【2011 Cannes】戛纳电影节名单公布 大师新人对唱中国缺席

对于众多的影迷、关注电影节的记者和导演制片发行,等待戛纳电影节公布官方选片名单的新闻发布会,总是格外难熬,吊人胃口,混杂着悬念、猜测和当事人的紧张。

4月14日,巴黎歌剧院一旁的大酒店内,戛纳电影节主席吉尔-雅各布、电影节总监迪耶里-弗雷茂共同主持 ,揭开了 64届戛纳电影节官方选片名单面纱。按照电影节总监迪耶里-弗雷茂的总结,64届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之争将是老将和新人的对决,在19部参赛影片中,明显的分为以达内兄弟、阿莫多瓦等为代表的世界级大师和一众以处女作亮相、或者首次来到戛纳的新人队伍。而中国在占有重要比例的亚洲电影的参与中,却成为另人失望的缺席者。

吉尔-雅各布: 天才不可以用票房衡量

电影节主席吉尔-雅各布依照惯例,在总监迪耶里-弗雷茂宣布正式选片名单前 ,对电影做方向性的总结发言。他表示今天的电影发展令人深思,对图像的探索,通过现代高技术和互联网等媒介传播越来越深入和先进。不过,他话锋一转,强调电影最重要的还是通过电影本身来讲述图像,这一本质,无论过去或者将来都不会改变。

戛纳电影节在对独立电影支持的灵魂上不会动摇 ,主席说, 独立电影如同电影发展的特洛伊战马,独立电影是促进电影文化发展的重要部分。他尤其重申,电影的天才不是可以用剧院里的票房来衡量的。戛纳电影节对那些充满灵感创新的独立电影尤其关注。独立作家电影重要,而对他们最好的鼓励,是让最多的电影专业人士可以看到他们的作品。这也正是电影节要做的工作,挖掘展示独立电影的价值。

选片和世界现实时事新闻紧密联系

此外 ,电影和现实不可分离。在各种国际事件不断涌现的今天,戛纳尤其关注艺术和现实生活的链接。在埃及、突尼斯等阿拉伯世界变革、日本地震核危机等时事面前,电影节无法无动于衷。再一次表示对伊朗导演帕纳伊的支持后,吉尔-雅各布主席谈到戛纳电影节的外交策略,表示对上述国家的关注和声援,影展中可以看到和阿拉伯世界题材紧密相连的影片,以及日本导演河濑直美从哲学环保角度思索人类和外部关系的作品,它和今天的日本地震、核泄漏形成某种意义上的回应。

危机影响渐远,严卡选片数量

在经历了两年经济危机的影响后,今年的戛纳可谓先声夺人,势头旺盛。新闻发布会上,主席吉尔-雅格布介绍,在去年报名影片数量有所降低、跌到1665部后,今年再次增加到1715部作品报名。而且,随着技术不断进步,戛纳选片委员会表现出对现代科技的关注,它接纳各种形式的影片,从胶带、录像带、dvd,2011年还首次实现了观看网络传送的影片报名。影片的拍摄也从传统胶带到DV 高清,发展到手机拍摄的各种形式兼有。

此外,戛纳设立的国际电影村,从2010年设立初始仅有的十五家,发展到了2011年将有60多个国家参与。不同国家的国旗沿着戛纳地中海沿岸飘扬,成为每个国家宣传本国电影和文化的桥梁。

不过无论外界环境如何变化,近一两年来,戛纳却确立了更加严格的选片策略: 2011年1700多部影片中,最后进入官方名单的只有49部,其中包括竞赛单元的19部,一种关注单元的19部,4部特别展映片、4部非竞赛片和香港导演陈可辛导演的《武侠》在内的两部午夜场。伍迪-艾伦新片《午夜巴黎》作为非竞赛片为影展开幕。

能够进入主竞赛单元的寥寥无几,在戛纳负责人迪耶里-弗雷茂看来,保持戛纳选片的高质量,远远胜过数量考虑。目前竞赛单元仅有19部参赛片,在记者追问下,电影节总监迪耶里表示不会再有惊喜加入。

此外,今年可以让女士们欣慰的是,竟赛单元中将有4位女性导演出席,这在戛纳历史上还是首次。

地域广类型多,挖掘非洲潜力

49部影片名单中,44部属于全球首映。无论从地域、影片风格还是制片参与国家角度,在戛纳组织者看来, 2011年都是一个绝对多样化的年份。

19部参赛影片,来自33个不同国家制片。64届戛纳影展,在地缘上可谓触角深远,几乎遍布全球角落。从传统欧洲大陆上的法国、意大利、丹麦、芬兰、奥地利到不可获缺的美国,到亚洲的土耳其、韩国,日本,黎巴嫩再到澳大利亚、墨西哥。 一种关注单元里出现南非影片,这是戛纳历史上第二次有南非作品入选官方名单,迪耶里-弗雷茂解释这是组委会的刻意用心,希望挖掘非洲电影,同时也展示非洲电影的最新发展。

类型上亦是多样,除却传统剧情长片,官方选片名单中,纪录、三维,甚至还有意想不到的默片(《艺术家》, 非竞赛单元),以及将以三维展示的最新续集《加勒比海盗4》。

新人老将对峙,风险和惊喜共存

64届戛纳电影节选片的最大特色,恐怕要算主竞赛和一种关注单元的新老导演交织对峙。以往任何一届都很少有今年这样鲜明的对比。一方面,是以阿莫多瓦、达内兄弟、泰伦斯-马利克、拉斯-冯-提尔、锡兰等为代表的世界级大师、戛纳的常客 ,另一面, 墨西哥新人以处女作亮相、澳大利亚女作家朱丽亚-李的初试伸手,法国锋芒必露的年轻女导演第一次走上国际舞台⋯⋯这些恐怕连资深影评人都鲜有听过的名字,将带着灵感和创意首次踏上戛纳,挑战大师。

1979年泰伦斯-马利克凭借《天堂之日》在戛纳斩获最佳导演,新片 《生命之树》早在去年就已是热门,如今刚刚完成后期的导演在和总监迪耶里-弗雷茂通过长话后,用影片表现了对戛纳的忠诚。此外,拉斯-冯-提尔,古斯-冯-桑特这些戛纳系导演都带着力作重归戛纳。每一部每一人都是独立电影世界响当当的名字。观众对他们熟悉的成熟风格,和新人新作的粗砺交替。应该说,今年的选片名单显示出罕见的均衡,让影迷和记者们充满渴望,迫不及待要去电影圣殿见老友结新交。

戛纳电影节总监承认这样对峙的做法存在风险。不过,一片未知的空白却可能给人以意外惊喜。姜究竟是老的辣还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今年的戛纳,在正常的奖项猜测中,无疑又添加了一道有趣的命题。

亚洲和欧洲电影撑场,中国影片遗憾落水

今年戛纳的主唱, 将由欧洲和亚洲担起。亚洲有新加坡邱金海(《辰已》)、土耳其锡兰(《小亚细亚往事》),黎巴嫩的《现在我们做什么?》。韩国日本则毫无疑问是今年亚洲电影的有力代表。

2011年5月的戛纳一种关注单元今年成了韩国影人的大聚点,罗宏镇的《黄海》,去年凭借《夏夏夏》拿些大奖的洪尚秀,今年以《北村方向》卷土重来。原本多产的金基德,三年远离电影,在外界对他健康流言非起时,他带着一部DV 拍摄纪录自己的《阿里郎》,将会给出答案。他们将由埃米尔-库斯图里卡这位崇尚天才的大导的尖锐审视。另一位韩国电影人才奉俊浩则成为挖掘新人的金摄像机大奖评审主席,李沧东曾位国际影评人周评委主席。

日本影人两部影片角逐金棕榈,虽然在数量上输给韩国,分量却更重。而中国影人,官方名单中唯一看到的身影只有香港导演陈可辛执导的《武侠》出现在午夜场单元。在等待中国影人发起新一轮戛纳攻势前,今年来到戛纳,更多的,也只能是吆喝卖片外加做观摩观众了。

此文为新浪娱乐专稿

刘敏
刘敏

旅法记者,影评人,曾为《电影世界》驻法记者;十多年来,协助新浪娱乐报道欧洲三大电影节及其它重要影展,并受邀为《南方周末》,《周末画报》、《北青报》和《大众电影》等众多国内媒体撰写影评、电影节和文化报道。凭借在法国积累的多年经验人脉,近年来还致力于电影制作和宣传发行工作。

116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