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3 分

《睡美人》(Sleeping Beauty,2011)

我对奇幻电影很感兴趣。我希望能拍出一部电影,让观众产生这样的疑问:“我真的看到了这个么?”“我真的听到了这个么?”“这样的事情真的存在么?”一部能让观众屏住呼吸、睁大双眼去看的电影。一种强烈的惊叹而不是震惊的反应。电影院就是一座珍奇屋(wonder-room)。

我对这个童话很是熟悉,我也听说过所罗门王在王国的各个角落派人去找年轻的处女侍寝的故事。我从网上了解了一些“睡美人”的故事,还读了两本小说,分别是川端康成和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ia Marquez)写的,讲述的都是老男人在妓院中花钱在被下药的女孩身边讲述自己人生的故事。在这部电影中也能找到这些故事的影子。我总在不停地反问自己,若将“睡美人”设定为主角的工作会是什么样子。

这个故事包含的元素有:一个红色浆果的线索、一件连帽绒大衣、一栋左侧门半开着的豪宅、一所奇怪的乡下房子、一所妓院、一个看似很邪恶的老鸨,下药让女孩睡着…若睡美人醒来后会发生什么…

我的小说《猎人》(The Hunter)成了畅销书后,我常会做噩梦,梦中一些不认识的人在我的梦中拍摄我。这个梦有一种“邪恶的天才 ”的完美性:睡觉者梦见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于是睡眠和梦境之间的界限消失了。那么他们在我睡着的时候做了些什么呢?

导演Julia Leigh

我大概花了十天就写了这个剧本的初稿。我在一位朋友过世几个月后开始写这个剧本。他并不是我生命中第一个离去的人。尽管我们都知道死亡早晚会到来,但当他自杀的时候,这是个意外,是个不可避免的意外,就像过量服用药物一样,也是个不可避免的意外。我可以隐隐约约感觉到他在银幕上的存在。在影片中,他并没有孤独地死去。

这部电影完全是围绕着它所关注的两个中心展开的:年龄与人生经历。妓院的老板娘克莱拉还有那些光顾这里的老男人们,都认为自己站在拯救露西青春的立场上。

在我二十多岁的那段时间,我并不想死,但如果我死了也不会介意。但有些时候我会想象这在我床的上方有个断头台,刀会在午夜的时候落下来。那时我对死亡很敏感。与其对抗它,我更加小心地去避免触及这个话题。

有些日子,我想上街去砸东西。我一如既往地克制着自己,但很庆幸自己还有这种冲动。我自己的这种“隐藏的冲动”间接地影响着电影的主角露西。她身上有种激进的被动性,并且她总带着一种对于世界很激进的观点:“让我变脸试试”。她准备让自己在这样的世界里走多远?她接下来将做什么?

对我来说,解释我的工作意义是很危险的。就像是挖出我的双眼,并强制着观众挖出他们的双眼。

|出自戛纳场刊|翻译:浪味仙 @迷影翻译

Julia Leigh
Julia Leigh

澳大利亚小说家、导演和编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