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09 从地狱里发现真爱

上路的人都有自我放逐的倾向,
甚至自我毁灭的倾向。

《我心狂野》剧照 | 来自网络

和电影生活在一起 第109天


2017年3月21日 星期二
片名:我心狂野 Wild at Heart (1990),大卫·林奇
南京,家

其实把大卫·林奇的《我心狂野》放到自己的排片里,还是有点心惊胆战的。我不算林奇的拥趸,虽然《穆赫兰道》(Mulholland Dr.,2001)让我很迷恋,但其它影片我并不熟悉,有点敬而远之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太惊悚、太怪异的缘故吧。

在我看来,林奇热衷于将“美国梦”拍成“美国噩梦”。就像我们在《我心狂野》里遭遇的人物,都像是从噩梦里爬出来的——杀手、暴徒、路人、巫婆,都以丑陋、怪异、神经质的造型出现。要想用语言形容这些人真的不容易,但只要你看过一眼就会毕生难忘。

没有什么人比尼古拉斯·凯奇更适合扮演主人公西勒了,也没有人那么合适穿蛇皮夹克(据说那是凯奇自己的衣服)。从80年代后期到整个90年代,凯奇凭借他的癫狂、暴躁、颓废在好莱坞占据一席之地,他所演出的浪漫爱情片和惊悚动作片,都能独树一帜。最近十年(也许更久),他主演的电影再也没有获得过好评,几乎都是烂片。反过来说,近年来的好莱坞,确实再也没有那种随时会爆发诡异激情的电影了。

《我心狂野》剧照 | 来自网络

《我心狂野》一上来就嗨了,暴力、血浆、凯奇式的歇斯底里。现在看来,这部电影也预示着奥利弗·斯通的《天生杀人狂》以及塔伦蒂诺更多的电影。看林奇拍的那些超现实画面,以及具有强烈心理性的闪回镜头,会误认为他拍片时嗑了药。不过据他的同学回忆,林奇是他就读的宾夕法尼亚大学里唯一不碰毒品的。

据说林奇也是当时极少不穿牛仔裤和黑色高领衫的人,他藐视时尚。但显然他在1990年前后就成为时尚的“决定者”。在一年当中,电影《我心狂野》获得戛纳金棕榈,电视剧《双峰镇》掀起全球收视热潮,还执导音乐剧,开画展,并且受到大量广告邀约。他和伊莎贝拉·罗西里尼的“亲密关系”也成为话题,他为她拍了部漂亮的《蓝丝绒》(Blue Velvet,1987)。

但是大卫·林奇从来不属于大众,他自己说《我心狂野》某场试映,350位观众陆续走了300个人。今天再看这部电影,你还是会同情那些观众的。

《我心狂野》剧照 | 来自网络

《我心狂野》是部公路片,爱情片,恐怖片,混合着红色血浆、黑色幽默的音乐剧。林奇就是这样,喜欢把各种类型元素拧在一起,用上象征主义、表现主义的方法,核心是一个童话,尽管它那么令人毛骨悚然。

想想看,公路片的主人公们是永远不能回头的,不然就太孬了。上路的人都有自我放逐的倾向,甚至自我毁灭的倾向。这就是为什么经典公路片到最后,难免会迎来一场死亡。不过大卫·林奇没有那么弄,他有胆量让男女主人公跳到车顶,唱一首Love Me Tender,用最俗的镜头围绕两人旋转,字幕升起,成就浪漫。按照大卫·林奇本人的说法,电影就是一副在地狱里发现真爱的图景。

我对血污里成长的爱情一向没有太多感想。但是在乏味的夜晚看一场大卫·林奇有时也是很好的选择,像面对一张晦暗的拼图,不永远想象不到缺少的那块有多么俗丽、阴森,让你瞠目结舌。一边看一边WTF,真是不错的乐子。更何况,你看得还是一部时尚艺术片。

卫西谛
卫西谛

电影文化工作者,专栏作家,影评人。先后在《看电影》、《纽约时报中文网》、《生活月刊》等数十家刊物撰写专栏。历任多届华语电影传媒大奖、中国独立影像展、上海国际电影节等多个影展奖项的选片与评委。第49届金马奖评审。出版有十部电影书籍。2015年,独立出版个人摄影集《Way Away:66号公路》。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