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毒天使》导演斯蒂芬妮·碧昂卡专访

©️Le Pacte

你怎么想到去改编让·特磊(Jean Teulé)的小说的?

我在改编《自杀专卖店》(Le magasin des suicides译者注:作家让·特磊的另一本小说)的时候见到了作家本人,但那个项目无疾而终。之后他把他的小说《施毒天使》(Fleur de Tonnerre)寄给了我。我被这个小女孩的故事打动,她度过了艰苦的童年,最终成为了罪犯,并眼睁睁看着自己坠入深渊。我想,“那就是我想做的,讲述这个女孩以及这个女人的故事。”

除了让·特磊的小说以外,我研究了所有关于她和她悲惨遭遇的出版物。就这样我从那本小说开始,一步步地让自己与小说分离开来,以便实现这个改编。

你能谈谈那个历史背景吗,是什么让你着迷?

这部影片讲述的是一个历经苦难的小女孩在一个恶劣的充满敌意的环境中努力成长的故事,那是19世纪被迷信、巫术和可怕的信念而笼罩的布列塔尼(译者注:法国东北部地区)。它还着重描绘自然的美丽,那些神秘的树林,那些密密麻麻的建筑,还有空荡而神秘、内部富丽堂皇的教堂。那个时代的布列塔尼和它的那些传统是这部影片的根基。

©️Le Pacte

你能跟我们多谈谈海伦娜·约戈度(Hélène Jégado)这个角色吗?

她体现了濒临绝望的孩子,她迷失了方向,缺乏照顾和关爱,到最后她做了无法挽回的事情以激怒别人并获得一些同情。这个通过喂养别人、给别人施毒以杀害别人的女人形象是我所感兴趣并想要探究的矛盾体。另外,从电影的角度来说一个施毒者是非常丰满的形象。我一直对施毒者的人生轨迹、他们的命运,以及这些使用毒药的罪犯令人费解的心理很感兴趣。为了准备这部影片,我需要追溯她的经历而环游英国。我跟随着她,一步一步的,持续了数周。她的存在引起了我强烈的共鸣。从她童年的村庄,到奥雷的女修道院,到盖恩,到巴布里,或者Séglien,她的脸庞从未离开过我的思绪。

我还想讲述女人在那个时候的状况,她们的被边缘化,这将我们引入一个永恒的、普世的话题。我不是在寻找借口,我是在试着去理解。我只是想展示爱的缺失会导致仇恨,坠落,黑暗……

为什么选择黛博拉·弗朗索瓦(Déborah François)呢?

©️Le Pacte

这个角色,就是真实的她,是为她量身打造的。她扮演角色时展现出一股惊人的力量!她让我惊喜,让我印象深刻。简直就是一把斯特拉迪瓦里琴(Stradivarius),跟她一起合作太愉悦了……她将我作为导演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在整个过程的每一步都是这样,这是很难得的。她是一位女性主义者,一位坚定的演员,一个有着强烈信仰的女人。

拍摄持续了多久?

我们是2015年11月2日开始的,持续了五周的时间。

影片是在哪个地区拍摄的?

我们是在Saint-Brieux,Loudéac和朗巴勒之间的Moncontour地区,以及奥雷地区拍摄的。这部影片在美学角度的饱满,是因为布列塔尼地区的大自然本色。那些峭壁边上的碎石路,布列塔尼的壮观风景,都是引人入胜的拍摄地。

拍摄过程中你遇到了哪些困难?

维持预算平衡是很困难的。在电影世界里讲述一个女人的故事是很复杂的,而讲述一个女杀手的故事就更难了。而在这之上你又将它设置在19世纪里,这对于那些想要制作便宜又成功的影片的人来说是不可能的。

布列塔尼对你来说代表着什么?

我的丈夫古斯塔夫·科文(Gustave Kervern)和我一起创作了影片的剧本,他就是来自布列塔尼的。我们对这个区域很熟悉,我们有很多年在那里穿行、走路、探索。我们尽可能的去那里,对它惊人的自然景观、它的文化和传统已经习以为常了。布列塔尼的灵魂对我们意味着很多,并永远让我们保持惊叹。

导演STÉPHANIE PILLONCA|©️DR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第一品牌。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