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

魏君子:徐导演《黄飞鸿》、《新龙门客栈》,我总结一个词就是“旧瓶装新酒”。因为这几部都是经典的文本,用经典文本注入了时代精神,美学,内涵。那一阶段,包括《倩女幽魂》、《英雄本色》,都是已有的经典。

徐克:过去生活的记忆和感受,在电影创作里面有反映导演和电影人在不断把他们累计心目中的喜欢的呈现在银幕上。在成长过程里面经历过这个愤怒,经历过一种喜怒哀乐的经验,他会有一个时间而成为作品文本这样子。我进入电影圈头三年,我基本上作品观众用很奇怪眼光看,他不知道电影和他的关系在哪里。在电影圈同行我们都有比较正面的反映,也有负面的反映。所以在过程里面我一直找寻电影和观众的联系。把我以前喜欢的电影列了一个名单,这个名单就不断去找寻,我再重看这个电影感觉是什么。之后我一直不断创作过程里面找到一些可能性,有时候我就会想到,其实如果这个我一直深刻印象的作品本身,如果拿出来被我现在处理手法和现在价值观跟世界观的话,他的感受会怎么样。两个完全不改把它变个名字。跟以前电影有关系的话,我们也应该给当时启发的电影导演也好,用原来的名字,告诉观众这部电影源自那里面。

魏君子:因为说到旧瓶新酒。《黄飞鸿》有一张海报,那张海报让我眼前一亮,在一个海滩上,很悠然自得的,很像现在香港的感觉。徐克导演用经典文本用现代去演绎,其实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借古喻今,感觉都是他讲现代的现象,借古喻今,是不是想讲的太多,借古喻今口形跟台词对不上。

徐克:我最大感受,我们演员有讲普通话,有讲广东话,还有的演员讲英文,在拍摄过程中遇到很多口形问题,必须要通过配音解决很多问题。在对白修改过程里面也有,《黄飞鸿》也有修改对白的过程,有一帮人是专门抓口形改对白,我们配得好配得不好就漏馅。

魏君子:借古喻今想表达的。

徐克:有一段时间拍喜剧片,拍两部武侠片,武侠片成本高,票房也不是比我们看到的拍现实题材的电影收入好,投资者不投武侠片偏向喜剧片来走。拍完《蝶变》跟我第二部戏,开始投资者就不赞成我再拍武侠片。有人找我拍,我理所当然就要拍古装武侠片,因为机会不多。有一大段时间拍喜剧。做导演常常会因为一个作品本身的创作过程里边,会想到另一个作品创作的空间。拍喜剧就很想拍一些不是喜剧的题材。拍武侠就很想拍现代题材。当时拍喜剧的时候我一直很怀念有机会拍武侠题材会是怎么样子。当时我提出要拍《笑傲江湖》,他们想来想去,既然你想拍就拍吧!结果我就拍出《笑傲江湖》出来。

主持人杨洋:我听两位在聊有一种特别恍惚的感觉,两位在讲那些篇名都是我熟悉的,讲的内容是离我们很遥远,那样一个江湖那样一个时代里发生的故事,我们开放问题给观众之前,我想问徐克导演一个问题,放了三个影片,也是我们征求您的意见选的,为什么您选《刀》、《新龙门客栈》,您当初想放《倩女幽魂》的,跟我们一开始想象您的代表作是不一样的,您为什么觉得这三部影片,在这次影展上放呢?

徐克:讲刀,我在念书的时候我的风格是纪录片风格,写实派。后来我一直觉得我其实在学校里面拍的作品,都是记录性戏剧性的。我从美国回来我觉得我可能是纪录片的摄影师,所以我当时很怀念我在拍纪录片那时候那种感觉跟那种敏感度。我一直等待一个机会可以用纪录片手段去拍戏剧故事。结果一路拍电影武侠片,武侠片到《刀》之前,我应该可以把我一直很想用的一个手法去拍一种武侠片,我就用了纪录片形式去拍《刀》,拍完《刀》之后就没有第二个机会了,因为一直没有这个机会再去用这个手法去拍。《刀》之后我一直等待另一个有可能找到一个题材是用纪录片手法去拍。《新龙门客栈》原因因为有胡金铨导演的《侠女》,如果把《新龙门客栈》放出来的话,确实有它一定相关的意义所在。其实当时是想放胡金铨的《龙门客栈》的。放《龙门客栈》,就能看出两部《龙门客栈》的分别。到最后我们拍《新龙门客栈》跟《龙门客栈》比较,大家有更清楚纵深看法。第三部是《青蛇》。

主持人杨洋:之前有过一个乌龙事件,因为胶片保存有点问题,结果放映出来的时候《青蛇》里面的蛇竟然变成了“红蛇”。这次放映《青蛇》,一方面是我的心愿,借着影展的机会把《青蛇》给大家再看一遍。

徐克:其实在拍摄那个时间里面风雨之多想象不到,我记得拍法海去抓青蛇那场戏,拍那个戏当天下大雨,雨大到什么程度,我们差点被水淹了,机器都在水里。

主持人杨洋:下面时间,媒体朋友有问题可以问。(以下为现场观众提问)

问:徐导,您这么多部武侠作品,一个是武侠电影中的音乐,一个是特技,您这么多武侠电影,您最喜欢电影音乐是哪一部,为什么,还有您最欣赏自己武侠片的特技是什么,受到哪部之前电影武侠片的影响?

徐克:音乐跟特效是很重要的环节,我第一次感受到有一种东方人的文化的,一路上给我那种震撼力。我当时看《用心棒》的时候,音乐方面跟视觉效果都很好,那个时候我就衍生了想拍电影的情怀,之前没想说拍电影。之后我对电影音乐就很注意。在什么地方用什么音乐,音乐可以让一部电影感觉和它气质完全改变。特效方面,其实也一个狠,因为特效有两个难题,一个难题是当一个特效做得到的话,也许电影就能做得到,特效是设计,而不是技术。因为特效是技术的合,等于有个软件出来先做老虎。现在看电影很多庞大的千军万马,技术上所有电影的画面都看到千军万马,电视上也有,电影上也有,这块是值得注意的地方。特效来讲就跟音乐一样,就是要设计,在设计上想出这部特效重点在哪里,为什么有特效,特效用在哪里。我一直发现特效是一个,跟认识很久的朋友,很喜欢他找不到他毛病,说他好不是绝对完美的,可是他是必要的,我还举不出例子,哪部电影我觉得完美的。

问:您自己武侠片中音乐您自己欣赏的是哪个?您拍的武侠电影。

徐克:我自己感觉上《笑傲江湖》、《倩女幽魂》。《威虎山》配乐也很有创意,某种情况下不一定适合所有电影。胡大伟老师,他在加拿大停留过一段时间,他东西方都用。对中国方面一些情怀是相当重的。所以找他来做《威虎山》音乐。但是最有趣的还是黄霑,其实他很八卦,我拍电影他也过来看,拍摄过程他写音乐,跟我交流这个音乐这样写这样写。一开始不懂一个导演跟做音乐人有这么多交流,太多意见给那个配乐的老师,可是黄霑老师很特别,邀请我到他家里,钢琴我们一起弹这个钢琴的音乐。在他参与的电影里面他的音乐跟我很大关系。他给我们带来音乐上很多不同的感受。之后也许就没有。其他老师也是很用心去做,没有他那么特别。

问:中午看电影的时候我有注意到周围观众看《侠女》,大家都频频笑场,有一些镜头和台词,不知道您当年看电影的时候还记得,电影观众什么反映,笑场在哪里。

徐克:一半是学习,一半是很佩服的感觉,我也想了解笑在哪里。

主持人杨洋:最后看到佛祖的时候有人笑了。

徐克:幻觉。

问:首先我要提问的是我们这个主题非常有意思,叫“剑光幻影,叱咤江湖”,为什么您会起这样一个名字?一般都说刀光剑影,您来个剑光幻影,很有意思。希望当下观众看到武侠的本质,武侠的本质是什么?您拍的《龙门飞甲》是大中华区第一部3D电影,在您视角角度来看,未来中国武侠电影发展趋势是什么?

徐克:这三个问题可以写一本书了,这大问题啊。我先讲讲比较容易回答的问题,因为我在《狄仁杰通天帝国》,灾难大佛那个场面,3D拍完很过瘾,所以我想去找世界上有多少个3D公司,顾问指导可以让我们学习一下什么是3D,后来查了一下不多,5个手指数不出来。问题来了,我当时有几个导演在研究3D,这是技术上有改变的可能性。拍完《狄仁杰通天帝国》,我争取时间到处跑,不同时间去了解,到底3D这个技术到什么程度,我们可不可以用。我也发觉原来很多人不太认识。有时候他们有器材不会用。如果我们中国电影市场这么庞大市场,这么多观众,至少我们中国有人懂得做3D,这样将来我们技术分享给同业跟很多有兴趣人去做,所以一定决定把3D技术做好,就用了《龙门飞甲》这个题材做3D。经历过很多,也是好运气的事情,回想起来过程里面犯到的错误,现在看到很多第一次拍3D电影的导演,不是导演的问题,是技术团队犯的错误,我们犯的错误比较少,《龙门飞甲》我们紧急开会在里面犯的错误。我们讲为什么是本质的问题,武侠电影不仅是武侠的故事,反映在我们现实世界里面所追求某种情绪上的发泄跟它的疏放。这一块跟很多电影它的特点有点像,用不同方式去表达这种所谓跟社会有关的东西,它也许里面一点都没有跟现代社会有关。可是它的情怀方面,他的某种感情方面,相等甚至更激烈的程度。我认为我们武侠文化在我们电影的内心里面是很有特点。

好莱坞也在拍武侠片,《星球大战》也是武侠片,运用我们武侠技术去拍他们的科幻电影。这块已经不是我们一贯所认为武侠片是什么东西,可是武侠片跟我刚才讲很多,包含很多很复杂的元素在里面。武侠经常会出现医药药物、人体,虽然讲不到位,可是他提到我们有这么一个文化背景在里面,这么会显示我们电影里面比较扎实的。我们也不介意,本来就不是可以讲得好的技术。所以我们的武侠电影所谓的本质,就是不断在这几个方面来讲,把我们的文化从武侠片这个形式表现得更突出。我觉得我们在几十年历史里面,以后这块技术我们发展空间很大。剑光是武侠片可以用,电影里面剑光幻影,套用一下。

问:我想问在您拍片过程当中有没有遇到过很难进行下去,或者说剧本很难找到投资这样的情况,您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徐克:我告诉你电影圈就有这个问题,我其实有不少剧本是没有投资人的,比如说我一个剧本叫《双刀》,当时是想拍一个比较不同的武侠题材,成本很低,可是没有人投资。所以这个电影到现在都没拍。有些剧本也是因为投资方,主创的名气不够,没有保险,所以没有投资。电影人就有这个毛病。不过我觉得现在会好得很。既然市场这么火热,应该有很多有眼光的制作人对好的剧本有一定的空间让它拍出来。找捉妖记的老板,有可能让这个电影拍成。

问:想一下徐导演,其实我很喜欢您的《威虎山》,然后还是红色电影加3D,怎么会拍得这么好看。

徐克:《威虎山》当时我说我找出当年电影好看的一部,我喜欢这个电影的时候,我们没想过去拍电影,只是喜欢这个电影而已。有一段时间拍电影里面感受到为什么我们要拍电影,因为拍电影有时候会碰到很多人士问题,遇到生活经济上的问题,遇上一些不开心使人不开心的事情。拍电影永远跟农民一样看风雨天气,永远不在家,家里人觉得好像没有这个人存在一样,只是照片放在家里。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因为我喜欢电影,为什么会喜欢电影呢?所以就去找了一大堆名单,以前我喜欢的电影里面那些故事,名单里面我们再重看一次,再追忆一下,那种极度兴奋为什么,可以再出现吗?《威虎山》就是这样。

问:您拍过这么多电影,有哪部电影里面角色是你非常喜欢的,而且在这些角色里面有一些女性角色,您觉得比较有特点的,您也很喜欢的,是哪位女性角色。

徐克:其实我都喜欢,没有一个我不喜欢,除非不行的我讨厌的不再提的,不过基本上都是我喜欢的情况下塑造出来的,不分男女,都是一样。

主持人杨洋:说一个您觉得最特别的。会不会是《东方不败》?

徐克:其实我都喜欢,最我很难举出来。我在拍摄这个电影背后可能感受不一样,出来效果未必是同等的成功和失败。让我们对那个人物特别深刻。但是使我印象深刻的应该就是《上海之夜》的张艾嘉。我在拍的过程里面,也是第一部女性占据这么多部分的电影,这个女性角色这个戏里面很重分量的。

问:我从小是看徐导演武侠片长大的,我印象比较深刻,徐导以前的武侠片,像《青蛇》,《东方不败》,《新龙门客栈》,女性角色其实给人更大的影响力,比男性形象更深刻。现在的女演员不如当初的女演员给人留下深的印象,这是为什么?

徐克:在80年代的时候,我觉得当时很多好的演员,特别是女性演员,男性演员也有,很多比较有特点的演员就火了,很正常的演员就变成不被重用,女性演员是其中一个,范围列入不是很重要,不是被重用的。里面演员我都很喜欢,很可惜。演员有个年龄段,有个时间。这个时间你不去用他,过了之后就没有更好的利用空间去表现他。我就想一些题材多以女性为主,把女演员拿出来放到银幕上,发挥她的亮点。同时间也是因为当时很多人认为男导演拍女性可能是很多不一定是会处理的,我一直都很想去证明不是女性男性的问题,当我了解很多女性主义很多道理,创作者来讲更重要不要分性别也不要分国界,这才是好的电影。

第二个也是根据题材,《威虎山》更是放在男性身上。题材奠定你怎么处理女性人物。

主持人杨洋:今天这个座谈也到尾声了,今天最后一个话题,也就是说这些年来,有武打,有魔幻元素,包括很多好莱坞,《蜘蛛侠》这个侠那个侠,您觉得武侠电影到了今天,它的未来将会何去何从呢?

徐克:也是一本书。答案是没有的,我尽量来说我感受吧!拿出这个答案太难了,对未来我没有预知能力。武侠电影和武侠小说给我最深刻的触动,是因为它里面包含了很多我们自己跟文化根源跟我们关系,这种文化根源跟不是中国观众又是什么感觉,就跟我们现在某些人看别的国家的文化,给一些东西感动到。我在武侠小说武侠电影,文化我们有和没有的东西。我们还是很特别强大的题材可以发挥的。《超人》还是打功夫,电影圈子越来越小了,很多导演,很多制片人我们都认识,结果这个世界就变成我们交流时间多了,就变成大家用的工具,用的人才都重叠了。我们走下去其实我们有一个很有趣的文化背景,我们武术武功是很长的传统,从唐朝前唐朝后到现在,累计了很多,跟我们产生关系,有很多空间可以发展的。技术上来讲,我觉得我们越来越成熟,而且越来越可以接近一些我们想表达的技术上的难度。我们把我们现在状况、条件,我很多创作上一些想法是可以达到,做得到的。我觉得想法比技术更重要,因为有了一些比较让我们兴奋的想法,比我们兴奋的技术会让我们流传性比较长一点。技术某天大家都一样,这一块创作以我们思维方式来展示最重要。

Skærmbillede 2015-08-24 kl. 23.26.17
640-8

昨天武侠影展开幕式风风火火地展开了,大家还回味着老爷聊起的那些江湖轶事时,而今天《东方不败》和《新火烧红莲寺》的胶片就抵达了百老汇电影中心,《东方不败》预售已开启!《新火烧红莲寺》因影片调试还尚未开放售票,敬请关注官方微博,掌握最新售票讯息。

注:《东方不败》粤语原声 中文字幕
《新火烧红莲寺》国语 无字幕

北京排片信息一览表

640-4

武侠影展·上海站9月4日-9日的影片将提前预售!
购票途径:上海百美汇影城现场购票
官方合作售票平台:猫眼、格瓦拉、微票

上海站排片信息一览表

640-1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影迷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