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顺风》剧照

虽说钟孟宏早就取代其他同辈导演而成为最受期待的导演,不过一次入围八项的《一路顺风》仍像是平地一声雷,引发媒体、评论纷纷问:这《一路顺风》是什么片子啊?

入围的八项包括:最佳剧情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摄影、最佳美术、最佳造型与最佳原创电影音乐

故事的主体很简单,是讲纳豆(在片中似乎没有听过谁叫他名字)为了替老板大宝送毒品到台南给庹哥,被半推半就地拉上了老许的破出租车上,这趟从例行公务变成奇遇就是影片的主体。

开场时是大宝讲述他在泰国受到的严刑,因为他被怀疑为叛徒,这段讲述的过程为影片埋下一个重要伏笔,或者说,埋下一个气氛,把背叛这个总体气氛给建立起来,否则寻常事务就没有变质的理由了。而正因为这段变质的公务造成了几个人的死亡,同时也让老司机(老许)跟小老板(纳豆)一起从不同的角度切入对人生的思考。

光是想到让许冠文在片中的角色名为许英杰,就大概知道钟孟宏的幽默感在什么水平了,这使得大宝与庹哥之间想搞笑又不好笑的对话不免尴尬,倒是老司机和小老板在出租车上的互动充满了某种自然的韵味:一个木讷、板着一张脸,一个多话腔调重、表情丰富又经常不合逻辑。

许冠文的演出确实增色不少,但也相对地对比出那些钟孟宏常用的所谓“通告艺人”依然在表演上相当见拙,庹宗华也不例外,差点让人误以为是庹宗康了!(后者在钟孟宏的前作《失魂》表现还不俗。)同样地,纳豆仅只是克制了表演的成分,很难说是否能因此获得更多的赞赏,但许冠文的表演虽格格不入却相当抢眼。

事实上,梳妆人员也努力要将这些原本在屏幕上搞笑形象的艺人们转化成具说服力的黑道或地痞流氓,可能是有鉴于此才让它入围了最佳造型。不过这个部分我非专业不好说;倒是本来还在疑惑到底这部片要在什么地方看到美术组的功力,后来想了想,那张奇怪的15年为拆封的沙发、残破的保龄球场、用来剪脖子的大剪刀、被锯成两半佐上头皮血肉的安全帽……混合了黑道、公路与喜剧的跨类型片估计让美术吃尽了苦头,就这点来说,最佳美术也是极有可能夺下的

《一路顺风》剧照
骤变的影调当然也考验了配乐的功力,当然,没有人要求音乐要无处不在,不过钟孟宏在这部片中还是安排了不少音乐。考虑到不到24小时,影片没有一段旋律或者情调还被记住,我个人就不在这个奖项上多做猜测。笔记本上划了一个叉,估计够呛。

照惯例,钟孟宏再次化身为中岛长雄挂名了摄影,且也再次入围了。本以为按影像质地看来,貌似势在必得,这回还用上了几次空拍镜头,且拍得极出色不说,使用时机还恰到好处。但就在那场切安全帽的刑求戏看到令人困惑的处理,像是突然被赋予生命的摄影机,在目睹这场残酷、血腥的场面时,一边为了引入耀眼的阳光来反衬这场戏的阴暗,却反而给人一种很不确定的感觉,以为摄影师在此犯了很大的失误;事实上,刚刚也只是我们试着找借口给它台阶下,这颗镜头仍有可能存在很大的问题。但无论如何,我们总不能因为一两颗镜头或一场戏拍坏了就全盘推翻它。

看在多数台湾电影不是寻求一种尽可能亮的日光灯效果,不然就是追求偶像剧式的梦幻小调,中岛长雄的影像至少都还能拍出韩国电影的质感,但成本可能是人家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就这点来说,还是很值得鼓励的了。

《一路顺风》剧照
但是在最佳导演最佳影片这两个大奖项来看,如果赢面大,可能也是基于某种“面子”使然。

从影片整体结构看来无疑是混乱的,特别是时序上,还有角色逻辑上,除了出租车上最纯净的两人之外,其他人物仅只是为了公式化地完成一个黑吃黑与复仇的肌理,好让纳豆跟老许经历那一场恶梦般但最终是快乐结局的旅程,这些人甚至还称不上是类型的功能性人物。因此一部本来应该可以轻易入围最佳剧本的片却无法在这个部分占任何便宜,自然暗示了它存在一定程度的问题。

正如前述提到关于结构的问题,还有开场戏的瑕疵,钟孟宏在前作犯的毛病还是没改,许多戏不够细腻,以致于就像是纯粹为了做做效果,却不考虑这些细节与整体之间可能存在的有机性。老实说,对于人们对他抱有期望这件事,至今仍保持非常大的质疑;而《一路顺风》继续加深我这方面的忧虑。

肥内
肥内

台湾著名影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