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上海,那个已逝的时光,他们曾披着的罗曼蒂克

預計閱讀時間為: 17 分

「 只有30年代的老上海,才能够象征品位、格调、优雅、浪漫、摩登、经典。」

导演程耳所描绘的消亡史发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上海,那个被称为“远东巴黎”的旧上海,当时是仅次于日本东京的远东第二大城市。经常被加上一个“大”字,即“大上海”来形容当时上海在国际上的重要程度。据说当时好莱坞的电影,在美上线后三天之内就会出现在上海的各大影院。如今,当时浪漫的繁华却随着旧黄的时光一起消亡了。

“花痴”——小六
“我要的是一个有偏爱,有憎恨的男人。”

48129_1
身着羽毛丝绸的小六在问片中导演问题 | 图源网络

镜头慢慢推近,浓艳媚俗的小六(章子怡 饰)神情迷茫地坐起身来,卷发披散在有白色羽毛翻领的丝质华服上,肤如假面,眼睑上描绘着当时最为流行的妖治眼妆,完全遮盖了原本的眼形,只是粗鲁地将眼部轮廓扩大再扩大。

大明星赵先生(韩庚 饰)这样评价小六:“真想不到,你平时噶俗气,噶十三点,镜头前却噶精致,噶有气质,天生就是当演员的料” 这是打情骂俏也是肉麻的反话。正是如同陆先生(葛优 饰)说她:“别人都是装装新潮,装装时髦,就你是真花痴”。

她的“真花痴”是对于每一任男人的爱,每一段感情的全力以赴,这种荒唐才被称为“十三点”(吴语地区常以“十三点”隐指“痴”,据1922年的《上海指南,沪苏方言纪要》中释“痴”字共十三画。除了形容人做事没脑子或举止轻浮,也指口无遮拦、傻得可爱的人。但是当这个词在异性间跳出来时的意思就变得暧昧起来,表面上是骂人,实际上却不是真的怪罪,而是“嗔怪”)。

但花痴小六实则却是深谙世故的,是能吃准大佬们面子里子那些,做给别人看的门面哲学。不然她不会在饭桌上一边调动气氛地讲事,一边贴心地给王老板(倪大红 饰)剥虾。在出事后王老板则表示:“这不就是一个面子问题,为面子杀人没意思”。小六就是这样一个脂粉堆里纯真与放荡的结合体,使得各位大佬都舍不得真的“做掉”她。

48129_2
车上渡部与小六坐在后座,各自心事重重 | 图源网络

在被送出上海的路上,驱车在一片及腰高的荒野中,小六的侧颜在车灯暧昧地承托下闪着异样的光泽,虽然披有贵妇皮草,但是优雅的脖颈却难以让人忽略,一切都释放着诱人的信号。就连前排男性角色的懦弱也成了始作俑者,无论妹夫渡部(浅野忠信 饰)是被进城的日军部队激发出剥掠的动机,还是被小六的樱花耳坠所扰乱心神。遭此劫难,小六的华丽人生由此被推入深渊之中。

48129_3
面无表情的小六穿着日本和服 | 图源网络

性欲和食欲是人最基本的要求,而衣着则是人类从原始蜕变文明的遮羞布。被囚禁后小六原本时髦丰盈的卷发,变成头路清晰地束起;大胆奔放的华服,变成了日本装束。其中以小纹和服居多,该服装起源于日本江户川时代,采用纸型印染小花纹的技法染制而成。由于只有面料的底色与花纹的秀色,远看就如同一色一般。花纹纤细且碎小,花样越精致越高级 ,该服装作为日式常服(接近便服类)穿起来非常有女人味,具有古都特色的市井风情。和服专家常说:“了解小纹和服就等于了解和服”。

原本话痨的小六跪坐倒酒吃日料,默不作声地担当了原著里“ 吃完就是操,操完还要吃,日复一日 ” ,之后再没有一句台词。(据说由于渡部不喜欢小六说话,毒哑了她

48129_4
收容所内的小六 | 图源网络

战后在收容所,小六被找到时眼神皆是百感交集又欲言又止。头发随意盘起,身着灰色调棉质的翻领连衣裙,若不是因为姣好的面容,真的很难从一堆女相中突出。之后的她虽然好似洗尽铅华但又好似不那么简单,可怕的冷静贯穿着克制的肢体语言。

48129_5
与一切悲伤告别的举枪小六 | 图源网络

手刃仇人时,换回了旗袍,肃面如玉,素雅白底。不同于同时期京派旗袍的保守,上海旗袍更合身更精致,旗袍叉上的盘扣(一字扣)整齐排列在侧腰处,凸显出柔美曲线,与小六当下决毅表情形成完美对比。

本以为的她,只是个浮夸做作的小明星、交际花。要么拿粉面靓眸去勾魂引魄;要么用吴侬软语熨帖人心。结果命运给她开了个大玩笑,成一朵颠沛流离乱世里的海上花。

最后,“历经万千磨难,但是活了下来”。

“大明星” —— 吴小姐
“你是第一次见我,我不是第一次见你,你的电影我都看过。——陆先生”

48129_6
化妆间里的吴小姐(水绿色)| 图源网络

上海没有固化不变的传统,她擅长照搬友邦而不喜沿袭祖制。西化的上海像是一首异国的曲调,如同影片里的知名影星吴小姐(袁泉 饰),原型映射的是昔日在上海滩名噪一时的亚洲影后胡蝶(1908.3.23 -1989.4.23 原名胡瑞华)从默片到有声片,由国语片到粤语片,她风靡了整个中国影坛。影片中吴小姐本身有些欧化的五官,活色生香地出现在大荧幕上。她敢于和大导演叫板,也乐于面对柴米油盐,为的都是自己的丈夫(吕行 饰)。在诺大的化妆间里,镜前灯泡下,水绿色的戏服,秀着白色的钩花,显得格外小鸟依人,妆容精致浅浅一笑却得不到丈夫半点的体贴。

48129_7
救夫心切的吴小姐(灰蓝色)| 图源网络

在得知丈夫被捉奸后,即使在求助时也面目坚贞,话语得体。拜访陆先生时虽然泪眼蹒跚,衣着却是一丝不苟,刺绣旗袍搭配同款泡泡袖洋装外套,盘扣上镶嵌着雅致的珍珠纽,深沉的灰蓝色暗示着人物当下的内心情绪,是哀伤或许也是无奈。

48129_8
与丈夫摊牌的吴小姐(赭红色)| 图源网络

吴小姐从王妈(闫妮 饰)口中得知比与丈夫分道扬镳更寒心的消息。身着端庄的赭红色(咖啡色偏红,类似铁锈红)高领旗袍,刺绣图案是绽放的玫瑰,又像是一滩滩没有出口的漩涡。领口中间搭配黄金镶红宝石胸针,呼应旗袍的金线滚边。梳着当下最为风靡的手推波纹发型,该发型在老上海30年代随着西方造型文化的进入,并与旗袍搭配成为经典造型。(在完全没有加热工具和高效定型产品的1920年代,靠的完全是理发师的手艺技术)弯曲立体的刘海整齐地贴在前额上,发丝边缘呈现出艺术品般的美感。近景特写下的吴小姐表情层次丰富,耐人寻味。

48129_9
在重庆的吴小姐(深蓝色)| 图源网络

在重庆论吃饭闲聊间,吴小姐无意点醒了陆先生:“再在重庆待下去,饿也要饿死了。样样东西都难吃,大概是不喜欢这个地方所以不想吃,喜欢上海所以想吃上海菜,不喜欢重庆所以不喜欢吃重庆菜,大概是喜欢什么地方就会喜欢哪里的菜。” 在场景与对话中得知她与丈夫分开已经多年,深蓝色的钩花旗袍配以珠宝盘扣,发型与唇色的变化,透露的皆是华贵与成熟。大概是人物角色与人物情感的关系,除去之前与丈夫摊牌时着赭红色,其余都是冷色系服装,带着女性独有的坚贞,伴着的是经历波折后的妥协,还有那么一丝苟且吧。

“姨太太” —— 老五
“我怎么会生你的气。真的,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生你气的。”

48129_10
为陆先生宽衣的老五 | 图源网络

老五(钟欣桐 饰)出现的第一个镜头,是委身为陆先生宽衣解带,专注又温柔,好像在做一件最重要的事情。第二个镜头在大饭桌上,对比刚拍完戏的兴奋小六,她只是安静地细嚼慢咽,偶尔搭几句话。再后深夜里被电话吵醒,接到陆先生对她的嘱咐,安分地 “ 我晓得了,弄好伐啦?” 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陆先生挂了电话,此时的她满腔念想又手足无措。

48129_11
车站暗杀时的老五 | 图源网络

较之先前总是低眉顺眼,穿着规矩的修身旗袍,梳着平滑的发髻,画着素净的妆容。车站那一幕,她穿上了貂皮大衣,仔细涂抹了红唇,换了发型,指间也涂满蔻丹。她用戴着戒指的手为自己点了一根烟,还预言式地掰断了指甲。随后用软糯的上海话:“ 阿哥!二阿哥!” 换来一阵乱枪穿心,开出的朵朵血花也象征着她自己的香消玉殒。

陆先生遇难时能想到让老五帮忙,说明她必然不只是一个会伺候人的姨太太那么简单。虽然影片中对她的着笔有限,无法展示出她的八面玲珑,但下人张妈敢于替其说话就说明了一切,老五正是一个在乱世中用情至深至切的女人。

“管家” —— 王妈
“不要招惹王妈,被王妈盯上没有好下场 —— 陆先生”。

48129_12
王妈 车夫 | 图源网络

王妈(闫妮 饰)是那种喜欢调侃别人,又体面能干的中年妇女。在中枪后,断气前,也要好像平时一样妥帖,有始有终,克己奉公。她的衣着基色为大地色系,一直都是简朴严谨的长衫旗袍,没有多余的首饰,十分贴切的管家形象。王妈不仅有操办大小事务的能力,还是可以在台面上说得响话的人,经其引荐车夫(杜淳 饰)才得以任职。(导演更是透露过,王妈与车夫可能存在着某种关系)让人不禁怀疑,两人真实的身份。

老上海是一个美得参差不齐的时代,也是一个规矩得体的时代,不仅只是着装考究,就连行径也是端正而又坚毅。

“做皮肉生意的女子” —— 四马路三十八号二楼
“你好回去了,你伤也好了,还一直住在我这里干什么 ”。

48129_13
救济童子鸡的义气女子 | 图源网络

当时上海的时髦都是租界里青楼女子带起来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去的都是有钱人,所以打扮的质感绝对是当下最上乘的。影片中四马路三十八号二楼的那一位,从扮相上来看,的确是延续了当下摩登女郎的装束。浓烈妖艳的丝绸旗袍,紧贴手臂的中长袖,收腰开叉,戴着翡翠金饰。飞眉入鬓,樱桃小口,白而粉的底妆,卷曲的中长发落在肩头,柔美得淋漓尽致,入眼的皆是女性的风情万种。

48129_14
饭桌上的妓女与已经不是童子鸡的前马仔(十字架)| 图源网络

镜头一换同样是花哨图案的丝绸旗袍,换成了行动更为方便的短袖,浅底繁花,隐隐泛着柔光,在原本的蠢蠢欲动中添加了些许良家的感觉。区别于交际花小六、大明星吴小姐的华贵打扮,她则是碧玉小家女的类型。当她收留童子鸡(杜江 饰)之后画面中出现了十字架,她坏了行规(救赎并重生了童子鸡),却有了掌控自己命运的成就感。

与同时期各个地域的旗袍相比,上海旗袍更能凸显女性的曲线。这也与当时上海的环境有关,经济发展后思想势必会跟上,旗袍的出现打破了旧社会对女性的束缚。各种服饰、妆容、配饰的变化上,可以看出当时的中国女性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迈出了很大的一步。

长衫、日服、军装、西服

48129_15
马仔集体照 | 图源网络

三十年代的上海虽然是在一个被侵略的年代,但生活在上海的人还是存在优越感的。当时的黑社会并不是邋里邋遢的小瘪三(吴语词汇,意思为地痞流氓,无赖,游手好闲的混混,主要在上海和苏州等地使用),而是一个个身着长袍、戴礼帽(洋礼帽,也称爵士帽,清朝末年传入中国。民国初年常见于礼仪场合,因此称礼帽)、不流气,办事规矩的一群人。即使是初出茅庐的“童子鸡”,也是一样不落地戴着前进帽。

在一个看铜邸(三十年代上海话中对钱的音译)办事的时代,有钱人比官僚还要吃得开、讲得响。青帮,就是这群有钱人。上海“三大亨”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影片中分别影射王老板、陆先生、二哥)同盟会的陈其美、蒋中正,中共的汪寿华皆是青帮人士。这是自清初以来影响最深远的民间秘密结社之一,也是晚清民国时期民间三大帮会组织之一。起源于漕运制度,因此多流传于江南一带。后因海运兴起,漕运没落,大批青帮弟子进入上海在各种行业内生存,当时八成的上海工人都属于该秘密结社。由于上海的特殊性,租界和革命党经常需要借助青帮的力量,因此势力也愈加强大,很多革命党和洪门会员也投入青帮(影片中的王妈与车夫可能正是革命党成员)。

48129_16
渡部在自己的日本餐馆身着日装 | 图源网络

“尽管他终年身着质地考究的长衫,说着地道的上海话,跟沪上时髦的中产者一样又是喝茶又是泡澡堂子,经年累月,再看不出日本人的样子。”影片的第一个镜头,就是比上海人麻将还要打得好的妹夫渡部,他在自己的日本餐馆里脱去长衫,镜头给了他身边盒子里一个大特写,里面是整齐叠好的日本和服,秀的正是日本富士山。

作为一名日本间谍,他是成功的。完全融入大上海的氛围,开口也没有“洋泾浜”,甚至口口声声说会“打退日本人,保护上海”。他换上和服,做日料,与猫讲日语,正是蜕掉了伪装。菲律宾的战场上,着军装的他好似在交待后事,可镜头一转,却只有遍地的死尸陪伴孤独的他。最后在战俘营,虽然被俘但还是穿戴着完整的日本军装,即使灰头土脸,被收缴了枪支武器,但对于长期伪装自己的人(先前是伪装成上海人的日本间谍,之后是伪装成已经绝离上海血亲的日本人。除了自己的两个儿子,还包括对于小六的放过),也算是回归真我了。同一个场景,另一个人物,那个没有多余表情,办事利落,只收来回车费的神秘车夫也是一种回归吧。

48129_17
“回归”真实身份的车夫身着军装 | 图源网络

陆先生,他讲究、他腔势浓,“行头”跟“派头”一样不少。在影片刚开始的时候,陆先生有两套长衫雅致不俗,一套是黑底料浅色竖条纹,一套是白底料深色双条纹。可到了后面,他就只穿灰色的了。同样一尘不染,走路带风。即使在小空间里被埋伏,也是一样从容淡定,所谓“头丝要清桑,思路要清桑,桑活要清桑”,就像当年杜月笙说的:“上等人,有本事,没脾气 ”

48129_18
打着麻将的陆先生 | 图源网络

他的儿子,作为一个黑老大的接班人,却全然与之无关。镜头不多,全是大驳领西服套装搭配金丝边眼镜,一副摩登少爷的样子。吴小姐的丈夫与那位想开洋行的日本人也亦是如此。我猜西装里除了同系列的马甲背心,肯定还有当时最受公子哥们喜爱的巴黎吊裤带。

西服这个“舶来品”随着中西方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除了上海以外,经济较为发达的南京、广州、天津、北京等城市都逐渐兴起西式服装的潮流,上至达官贵人,商贾大亨、下至公职人员,教师学生都纷纷打起领带,真正开创了中国男士穿西服的先河。

48129_19
在香港海关,脱帽谢幕的陆先生 | 图源网络

在影片最后,第一次在长衫外套上了西服大衣的陆先生,在香港的海关摘掉了礼貌,低头谢幕,同时预示着一个罗曼蒂克的时代彻底结束了。

48129_20
一个和和气气的大圆桌,实则却是一场暗战 | 图源网络

时髦的三十年代大上海在中国历史的长河中,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塑造了独特的风尚印记。比起英雄红颜情感的消亡,那个十里洋场“东方巴黎”的远去才更加让人唏嘘不已。

CC
CC

命里带风,心中藏肉,吃吃的天枰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