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里曾经穷并快乐着的金基泽一家

对于不同出身的人来说在同一个空间生活绝非易事。

在这个悲惨的世界,基于共存或互利共生的人际关系越来越难以实现,一个群体总是会被迫与另一个群体沦为寄生关系。

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谁能够用手指戳向一个为求生计处境艰难的家庭,将他们称为“寄生虫”?

他们并非生来如此!他们是我们的邻居、朋友和同事,他们只是被推向悬崖边缘。

《寄生虫》讲述了一个普通的家庭最终陷入不可避免动乱的故事,这部电影是:

一部没有小丑的喜剧,一部没有恶人的悲剧(“无伶之喜,无恶之悲”),

一切都导向了一场暴力纠纷和一起蒙头栽下楼梯的事故。你们都将受邀参与这出无法停止的残酷的悲喜剧。

仓皇跑下曲折蜿蜒阶梯的兄妹
恳求之语:

现在,当人们等候观看期待已久的电影,他们避开自己心仪的电影网站,坐在影院大厅里戴着调高了音量的耳机。

当然,《寄生虫》不是一部仅有突如其来结局的电影。这和某部好莱坞电影截然不同,那部电影将久候的观众们引向了因恼羞成怒导致的激动,有人看完电影后在大厅里狂叫:“布鲁斯·威利斯是一个鬼!”

尽管如此,我相信所有的电影人都希望他们的观众在每个转折点都有喘息的机会,无论是大还是小,他们为之而惊讶,并激动不已地被电影的每一个瞬间吸引。

因此,怀着最为真挚的诚恳,我请求你——

当你为这部电影撰写评论时,请务必尽量避免透露兄妹二人开始担任私人家教之后的故事,这个事件已经在电影的预告片中有所提示。你体贴入微的克制可能是送给观众和制作这部电影的团队最好的礼物。

我低头再次恳求你:请避免剧透!

感谢你的 奉俊昊

|原文出自戛纳电影节官方PR资料 @迷影翻译

奉俊昊 Joon-ho Bong
奉俊昊 Joon-ho Bong

韩国著名导演和编剧,2019年因《寄生虫》(Paresite)获得了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