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市值得拥有一位桂冠导演。纽约有斯科塞斯,巴黎有特吕弗,马德里有阿莫多瓦,我觉得奥马哈也有了亚历山大·佩恩。

洛杉矶有塔伦蒂诺。

《落水狗》(Reservoir Dogs)、《低俗小说》(Pulp Fiction)和《危险关系》(Jackie Brown)这几部电影的诞生标志的不仅仅是摇滚电影的来临。每一部都是洛杉矶的图景,观众就像是在录像带货架上出生、在高速公路上成长起来的洛杉矶人坐在车里透过挡风玻璃看外面一样。如果在显微镜下观察,我们只能推测塔伦蒂诺的DNA分子链上就有电影胶片的齿轮。

而《好莱坞往事》又是导演献给洛杉矶的一部精心创作的杰作。就像他所有其它电影一样,这部片节奏缓慢却能带来热烈的火花,时而搞笑时而惊悚,既遵从电影既定形式又可以说是完全的创新。鬼才塔伦蒂诺的创意简直不可估量,他在极小空间内转变电影调性的本领无人比拟,他对配乐的绝妙使用简直让人迷恋又羡慕。

塔伦蒂诺为好莱坞带来了诸多杰作,也让那些追梦者不愿放弃理想。这些杰作带给我们许多希望,把我们从那些让灵魂沉睡的烂片中拯救出来。尤其是近年来我们一直在质疑电影到底是什么,以及电影应该在哪里被观看。《好莱坞往事》是对电影本身的爱的宣言。

看得出这部杰作花费了很多精力去深入了解轮架场务和替身演员的工作,甚至真实还原了小卖部店员和爆米花铲,以及橱窗内的电影海报、日落之时高耸入云的广告牌。在电影里的那个年代,Mann Village剧院和街对面的Mann Bruin剧院在针锋相对,而Spahn电影牧场也刚刚开始出现邪教派别,花花公子大厦仍然光芒闪耀。而看着布拉德·皮特(Brad Pitt)午夜时分在好莱坞大道上带着枪开车,不禁让人肾上腺素上升。

昆汀·塔伦蒂诺的作品一向都充斥着暴力和血腥,在这部重述历史的电影中也不例外,然而令人惊讶的是,《好莱坞往事》还给我们带来了一丝希望。这种希望是我们可以给陌生人搭车;也是希望夜晚的喧嚣总会结束,虽然断了几根骨头但生命没有大碍;更是希望电影就像塔伦蒂诺作品里所描述的那么生机勃勃。他带我们走到记忆的大门口,然后让我们进去体验。

Jason Reitman
Jason Reitman

加拿大/美国导演,编剧和制片人,曾多次获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