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4 分

The Housemaid, 1960

对《寄生虫》有着重要影响的电影是金绮泳(Ki-young Kim)导演的《下女》(The Housemaid, 1960))。它讲述了一个力争挤入上流社会的中产阶级家庭,和他们在接受一个女佣进入家庭时面临的恐惧。

我是在上世纪90年代才发现金绮泳导演的电影的。在韩国,直到1980年代末期军事统治结束之后,才开始设立了电影资料馆,让人有机会看到那些老电影。与此同时,韩国的迷影文化蓬勃发展起来,基于此金绮泳重新又被确认为韩国电影的标志性人物。1997年釜山国际电影节举办了他个人的电影回顾展,向来自全球各地的影评人和韩国年轻的影迷们推介他的电影。我也因此成了他的超级粉丝。当时我还只是一个助理导演,记得我淘遍了无数的音像店就希望能找到他的一些老电影。

令人震惊的是1998年他在家中的一次火灾中不幸丧生,这听起来有点疯狂,但确实即使他的去世也是那么具有戏剧性和电影性。

去世后,越来越多的人对他电影感兴趣。1998年的柏林电影节举办了他的回顾展,还有一次是我参与的于2006年在巴黎法国电影资料馆(Cinématheque française)举办的回顾展。从1990年代后期到2000年代,金绮泳导演在韩国电影史的不朽地位愈发得到认可。

金绮泳留给韩国电影人的是他视觉风格的独创性,那种独特的原始态度——真实得描绘人类欲望的需要,还有他在处理电影空间的怪异方式,这些都让我感到震惊——特别是他能够在军事政权期间拍摄出这些电影。当然,其他国家也有类似的电影人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来处理人的欲望,比如路易斯·布努埃尔(Luis Buñuel)和今村昌平(Imamura Shohei)。我痴迷于他们的作品,但是当我知道我们韩国也有类似的人物存在时还是非常惊喜。

金绮泳 Ki-young Kim

金绮泳的《高丽葬》(Goryeojang,英译:Burying Old Alive,1963)很像今村昌平的《楢山节考》(The Ballad of Narayama,1983),两者都提及到两个民族之间类似的传统。他和今村昌平在处理欲望和女性角色的方式上也很难区分彼此。金绮泳电影里的女性并不是你想象那种倾城美貌的类型,尽管她们总是比男性强势——比如《下女》里的女佣一角,就是一个非常强势的劳动阶级角色。他的男性角色一般都较为可怜、愚蠢和自命不凡的,这种影响你也可以在我的影片中看到。我认为他在描写男性角色方面和他本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视与听》杂志每十年会就影史最佳的电影举行投票。2012年杂志的投票结果是《迷魂记》(Vertigo,希区柯克,1958年)取代了《公民凯恩》(Citizen Kane,导演:奥逊·威尔斯,1941年)成为影史最佳,与此类似,在韩国过去几十年来的民意选举中一直是《误发弹》(The Aimless Bullet,1960)独占魁首,这是另一位韩国导演大师俞贤穆(Yoo Hyunmuk)拍摄的社会现实主义电影,但是从2000年代中期开始,特别是举办了金绮泳导演的电影回顾展之后,现在的评选结果一般都是《下女》位居榜首。

韩国电影资料馆正在修复金泳的电影,并发行了部分的蓝光版本。我希望箭牌电影(Arrow Film)、动力屋(Powerhouse Films,发行Indicator经典系列DVD)、标准公司或者英国电影学院(BFI)能够发行一个关于他个人电作品蓝光套装。我一直向所有遇见的电影人推荐金泳导演,因为他真的是一位大师。

|原文发表于《视与听》杂志2020年3月份刊 P37 |翻译:@迷影翻译

奉俊昊 Joon-ho Bong
奉俊昊 Joon-ho Bong

韩国著名导演和编剧,2019年因《寄生虫》(Paresite)获得了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