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10 分

德国最盛大、最受世人瞩目的电影节已经拉开序幕,在今年举办的第7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将会发生哪些特别重大的变化呢?

卡洛·夏特里安和玛丽埃特·李森比克 2020年柏林电影节两位总监 | 图片(局部)© Alexander Janetzko/Berlinale 2019

正如我们大家所熟知的那样,当去年的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拉上帷幕的时候,18年来,一直独自担任该电影节组委会主席的迪特·考斯里克(Dieter Kosslick)也完美地结束了他的任职;接下来,从2020年开始,柏林国际电影节将首次由两位总监共同带领。意大利籍卡洛·夏特里安(Carlo Chatrian)是洛迦诺电影节(Locarno)的前任主席,今年他将负责柏林国际电影节的艺术指导工作,而另一位出任的总监、来自荷兰的玛丽埃特·李森比克(Mariette Rissenbeek)则主要致力于商业运营。他们的前任一直独自履行着艺术与商业两方面的业务职责,当然,这种做法长久以来一直被批评家所诟病,认为是以牺牲电影节水平作为代价。

现在,对于夏特里安而言,他最大的期望就是让他主办的电影节能够有更加引人注目的表现。目前来看,他似乎能够通过在今年的电影节上的各种展映活动成功地实现他的愿望。德国的克里斯蒂安·佩佐尔德(Christian Petzold)、韩国的洪尚秀(Hong Sang-soo)、英国的萨莉·波特(Sally Potter)、美国的伊丽莎·希特曼(Eliza Hittman)和意大利的迪诺森佐兄弟(D’Innocenzo-Brüdern)等导演为本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带来了18部竞赛影片,这些或是成熟类型或是尝试新探索的影片构成了一个引人入胜的组合。早在为洛迦诺电影节工作的时候,这位充满激情的电影制片人兼出品人就开始将前卫的电影艺术带到了大银幕上。尽管如此,无论是夏特里安、还是李森比克,他们都需要把握艺术与商业之间的平衡,他们既要将锐意创新的影片带到柏林国际电影节上,同时也要关注在这个面向广大普通公众开放的嘉年华活动中电影票的销售情况。

▍竞争:将变得更加纯粹

作为柏林国际电影节重头戏的负责人卡洛·夏特里安早就开始着手落实一项重大的变革了:今后只有那些真正参加银熊奖和金熊奖角逐的电影才能入围竞赛影片单元,也就是说, 子目录“非竞赛单元”将从竞赛影片单元中取消。夏特里安认为在竞赛单元中包含着非竞争项目,看起来“总是那么自相矛盾”。

往年,即便可能并没有影片入围主竞赛单元,但是诸如凯瑟琳·德纳芙(Catherine Deneuve)、汤姆·汉克斯(Tom Hanks)、黛安·鲁格(Diane Kruger)和其他备受公众瞩目的国际巨星,也经常出现在柏林国际电影节的红地毯上。虽然夏特里安从本届电影节开始做出上述改革,但是这些赫赫有名的影业名流仍然会收到来自柏林的邀请,而且未来也将如此。这一次我们尤其可以期待与哈维尔·巴登(Javier Bardem)、西格妮·韦弗(Sigourney Weaver)、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凯特·布兰切特(Cate Blanchett)等影星相遇。当然,焦点和优先关注点显然应该首先落在影片上面,毕竟“柏林国际电影节不是个人魅力展现的工具”。

▍创新单元:“邂逅”

2020年的柏林国际电影节增设了一个与主竞赛单元平行的竞赛单元“邂逅”(Encounters),该单元将展现“由独立电影制片人制作的、在艺术和形式上更具有创新性的电影作品”。这个新增单元的开幕影片是导演克里斯提·普优(Cristi Puiu)的作品——《马尔姆克罗格庄园》(Malmkrog)。导演兼编剧普优来自罗马尼亚,他在这部影片中讲述了一位贵族在他豪华的庄园里招待客人庆祝圣诞节的故事。

在入选今年“邂逅单元”的15部故事片和纪录片中,包括德国导演梅兰妮·韦尔德(Melanie Waelde)的处女作《裸体动物》(Nackte Tiere)、美国导演约瑟芬·戴克(Josephine Decker)的《雪莉》(Shirley)和阿根廷导演马蒂亚斯·皮涅罗(Matías Piñeiro)的《伊莎贝拉》(Isabella)等。

本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通过为“非常规”的电影作品增设这样一个新的竞赛单元,从而将戛纳国际电影节(Cannes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和威尼斯国际电影节(Venice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早已设立的节目单元引入柏林电影节,即前者的“一种特别关注单元”(Un Certain Regard)和后者的“地平线单元”(Orrizonti)。而现在,我们迫切希望看到,这个新增单元将如何从同样进行了创新性改革的论坛单元、以及传统的主竞赛单元中脱颖而出。因为在传统的主竞赛单元中,也同样有非同寻常的艺术影片入选。

▍总选片委员会:设定国际化的“起跑线”

今年18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影片是第一次按照新程序遴选出来的。具体而言,在这一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上,一个国际化的总选片委员会取代了以往分别负责不同国家或地区的地方评选团,从而一改之前分地区挑选的做法,直接由总选片委员会统一确定入围影片。

卡洛·夏特里安为该委员会任命了七名委员。该委员会的主席,是到目前为止一直作为洛迦诺电影节总选片负责人而与夏特里安搭档的马克·培安森(Mark Peranson),而塞尔吉尔·范特(Sergio Fant)、洛伦佐·埃斯波西托(Lorenzo Esposito)和奥莱丽·戈狄特(Aurélie Godet)也同样是夏特里安从洛迦诺带到柏林电影节的。此外,薇瑞娜·冯·斯塔克尔伯格(Verena von Stackelberg)和芭芭拉·乌尔默(Barbara Wurm)也是这届电影节选片委员会的成员:2017年,斯塔克尔伯格与另外几位创办人及经理人在柏林开办了狼影院(Wolf Kino);乌尔默则是电影评论家、电影学研究者,她在多个电影节的影片遴选环节中都发挥着决定性的影响。最后还有派茨·拉扎罗(Paz Lázaro),全景单元(Panorama)的前任负责人。选片委员会今后不再负责指导论坛单元(Forum)和全景单元的工作了。

(从左至右)Anna Henckel-Donnersmarck (短片单元),Michael Stütz (全景单元),Cristina Nord (论坛单元),Julia Fidel(剧集单元) | 图片(局部)© Berlinale,Anjula Schaub,Ali Ghandtschi,Kathrin Windhorst

▍各单元的负责人:出现了新面孔

另外,在本届电影节各个单元的团队里也出现了一些人事变化。多年来一直负责论坛单元的克里斯托弗·泰尔西特 (Christoph Terhechte),从今年1月开始转到莱比锡国际纪录片和动画片电影节(Dokumentarfilmfest DOK Leipzig)任职,克里斯汀娜·诺德(Cristina Nord)接替了他的职位。朱丽叶·费德尔(Julia Fidel)是出现在本届电影节系列片单元(Berlinale Series)的新面孔。安娜·汉克尔-多诺斯马尔科(Anna Henckel-Donnersmarck)作为迈耶克·米阿·郝易恩(Maike Mia Höhne)的接任者负责短片单元(Berlinale Shorts)。令人惊讶的是,曾在2018年和2019年连续两年主管全景单元的派茨·拉扎罗离开了这个单元。全景单元的新领导是米歇埃尔·施图茨(Michael Stütz)。

▍美食电影单元:郑重道别

再现烹饪和饮食艺术的美食电影(Kulinarische Kino)一直热烈地追踪着世界各地美食家们的菜谱,这个单元是前主席迪特·考斯里克最喜欢的一个项目,不过在这一届电影节上,我们将不会再看到它的踪迹。同样,2013年新增添到柏林国际电影节中的原住民电影单元(NATIVe)也成为了历史。尽管乡土电影制作人拍摄的影片仍然会在电影节上展映,但是它们已经不属于某个固定的版块。

虽然卡洛·夏特里安和玛丽埃特·李森比克对本届柏林电影节做出了一系列推陈出新的改变,然而这并非意味着柏林国际电影节被“瘦身”了:新的主管团队在删掉两个单元后,又增加了一个新单元——邂逅。这样看来,最终夏特里安和李森比克所主持的电影节有13个单元,虽然不再是14个,但与欧洲三大电影节中另外两个——戛纳电影节和威尼斯电影节——相比,柏林国际电影节所设的单元数依旧是这两者的两倍之多。不过,至少在今年电影节上展映的影片,相比往年要更容易让人们“一目了然”:2020年的柏林电影节将放映340部影片,怎么说也比去年减少了60部。

▍波兹坦广场印象记:如同建筑工地一般热闹

与戛纳电影节和威尼斯电影节不同,在柏林举办的这个电影节没有正式专属它的聚会场所。当然,好在柏林国际电影节是以波兹坦广场(Potsdamer Platz)为中心的,而这里的电影院设置相当集中,聚集了多家风格各异、且容量可观的影片放映地。

对于一场公众广泛参与的嘉年华来说,其中心举办地、以及人们可以悠闲漫步的周围环境,往往是决定这类大型活动的气氛、确定其独一无二的身份定位的关键因素,而且在两场电影之间,影迷们或许还有机会在这里邂逅艺术名流和电影明星。但是,从今年开始,索尼中心(Sony Center)里面的多剧场影院(Multiplex)关门了,它一直是柏林电影节在波兹坦广场上首要、也是最大的电影院,那里曾经主要是论坛单元和全景单元影片的放映场地。现在入围这两个单元的影片将改在库比克斯电影院(Cubix)放映,这家电影院坐落在离索尼中心大概一公里之外的亚历山大广场(Alexanderplatz)。

除了电影放映受影响之外,那些开在波兹坦广场阿尔卡登购物中心(Arkaden-Shoppingcenter)里的商店和餐厅也大受“牵连”,因为现在前来参加电影节的人们,在观影之间会在新的电影院附近找小吃。另一方面,电影售票处和周边产品销售店铺还继续保留在原来的老地方。当然,过去人们因为穿行在电影节各种各样生机勃勃的活动中而形成的波兹坦广场印象,在今年可能会变得不那么浓烈了。

翻译: 董璐


版权说明:本文以Creative Commons BY-SA 3.0 DE版权首发于歌德学院(中国)在线杂志。

Ula Brunner
Ula Brunner

redaktion.brunner網站主編,柏林-勃蘭登堡廣播電臺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