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8 分

渴望、具争议性的电影、头戴纸袋的明星:回望柏林电影节圆满的历史。最长的参赛电影和最短的柏林电影节

美国演员希安·拉博夫(Shia LaBeouf)头戴棕色纸袋走过红毯 | 图片(局部)© Jörg Carstensen

1951年6月6日,柏林斯特克利茨区,替坦尼亚宫电影院。尤为隆重的开幕式:柏林爱乐乐团演奏音乐;柏林市长恩斯特·罗伊特(Ernst Reuter)亲自出席并发言。之后柏林电影节放映了历史上的第一部影片,希区柯克导演的《蝴蝶梦》(Rebecca),这部电影早在1940年就拍摄完毕,非常叫座,但当天却是在德国首映。整个柏林城沸腾了,女主演琼·芳登(Joan Fontaine)被花车相迎,数千人在街头驻足观看。

柏林这座被战争严重毁坏的城市终于又绽放出光芒和荣耀。尽管这座城市四分五裂,但柏林电影节从一开始就希望释放出“自由世界橱窗”的政治信号。东柏林对电影节颇有微词,因为社会主义国家的电影被排除在外(直至1974年)。但是电影节进展顺利大获成功,第二年就把电影放映转移到位于城中心的夏洛滕堡区。

1951年柏林影展,女演员Magda Kamel在选帝侯大街 | 图片(局部)© picture alliance/ullstein bild

▍电影节主席:谁在位时间最长?谁在位时间最短?

柏林电影节距今有70年历史,产生过五届电影节主席。现任的两位主席是夏特利安(Carlo Chatrian)、黎森贝克(Mariette Rissenbeek),之前考斯立克(Dieter Kosslick)担任了18年的主席。在他的领导下,柏林电影节作为观众电影节的盛誉得到了进一步巩固,德国电影在参赛影片中也占领了一席之地。1979年到2001年,哈德恩(Moritz de Hadeln)担任柏林电影节主席22年,并于2000年任职期间将电影节影片的放映搬至波茨坦广场。

任职最久的是阿尔弗雷德·鲍尔(Alfred Bauer),从1951年到1976年,整整四分之一个世纪,阿尔弗雷德鲍尔是法学家和电影史学家,他领导柏林电影节度过了冷战时期和之后的一段时间。但是不久前有消息透露,怀疑鲍尔是纳粹时期纳粹电影行业的一位高官,这是《时代周报》日前的调查结果。以他命名的阿尔弗雷德·鲍尔电影奖2020年将停止颁发。鲍尔离任以后将壮大起来的柏林电影节交给他的继任沃尔夫·多纳(Wolf Donner)掌管。多纳在短短的三年疾风暴雨一般席卷了柏林电影节:柏林电影节发展出儿童电影节(今天的“新世代单元”),电影节也被安排在了冬季!

▍绒线帽:为什么柏林电影节在冬天举行?

对今天的电影爱好者来说,围巾和大衣都是柏林影展不可缺少的行头。不过并非一直是这样。直到1978年,观众都是在夏天观看柏林电影节的电影,开始的时候甚至是在森林剧场里。为什么多纳要把电影节改在寒意料峭的二月?

他的主要理由就是电影交易会,电影业的主要交易场所。电影行业在冬季比较萧条,如果把柏林电影节安排在这个时候,就能把制片人、电影商、发行商吸引到柏林。多纳的想法完全兑现了:电影交易会有了蓬勃的发展,它的后续者——欧洲电影市场(EFM)——目前是电影业最重要的聚会之一。

Lav Diaz在2016年柏林电影节上 | 图片(局部)© dpa/David Heerde/Geisler-Fotopress

▍最长的参赛电影和最短的柏林电影节

拉夫·达兹(Lav Diaz)导演的《悲伤秘密的摇篮曲》(A Lullaby to the Sorrowful Mystery)长达8个小时,历时482分钟,2016年获得了柏林电影节的阿尔弗雷德·鲍尔奖。这部关于菲律宾革命的黑白史诗电影是迄今为止柏林电影节最长的参赛影片。

1970年柏林电影节经历了历时最短的一次。米夏尔·费尔霍芬(Michael Verhoeven)导演的影片《O.K.》讲述了美军强奸并杀害一位越南女孩的故事。题材敏感,引发了激烈的争议。以美国导演乔治·史蒂文斯(George Stevens)为主席的评审团随即退出电影节,阿尔弗雷德·鲍尔中断了比赛,奖杯留在了柜子里,这是柏林电影节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中断比赛。

感官世界 | 图片(局部)© dpa/United Archives/Impress

▍丑闻:这些影片引起了争议

影片《O.K.》自然不是电影节历史上唯一的政治丑闻:为了抗议迈克尔·西米诺(Michael Ciminos)导演的越战题材影片《猎鹿人》(The Deer Hunter),社会主义国家撤回了参赛影片和代表团。1986年莱因哈特·豪夫(Reinhard Hauff)的影片《斯塔姆海姆》放映时需要出动警察保护。当这部反映红军派恐怖活动的影片获得大奖时,评审团主席吉达·劳洛勃丽(Gina Lollobrigida)违背了自己的保密义务,公开与这部电影划清界线,她说:“我反对这部影片”。

有关性的题材也曾掀起了激烈的讨论。日本导演大岛渚拍摄的影片《感官世界》是一部关于性强迫症的故事,是迄今为止电影节最具争议性的性暴力影片。在1976年该片首映之际,检查机构因色情之由扣押了这部电影。

几十年后,开放对待身体和私密关系的影片依然会引起轩然大波,2001年巴提斯·谢侯导演的“亲密关系”参赛,影片中露骨的性爱镜头引起了激烈的争论,2018年阿蒂娜·品蒂利耶(Adina Pintilies)的半纪录片《别碰我》(Touch Me Not)也让评论者和观众感到惊慌不适。这两部电影都获得了金熊奖。

乔治·克鲁尼在2016年的开幕红毯上 | 图片(局部)© dpa/Eventpress Schulz

▍红毯:最闪亮的时刻

每一次的柏林电影节都有群星闪亮,都有热情的观众。1951年琼·芳登让观众沸腾,1996年茱莉娅·罗伯茨所到之处都引来无数欢呼,2000年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几乎不敢出门上街,因为一家柏林报纸悬赏了“亲吻金”,吻到他的人可以得到这笔奖金。2008年宝莱坞影星沙·鲁克·罕(Shah Rukh Khan)轰动了半个柏林城,2014年在电影节开始前的一个星期,街头小报就开始轮番报道克鲁尼。不过希安·拉博夫(Shia LaBeouf)还是短暂地盖住了克鲁尼的风头,他头戴一个棕色的纸袋走过红毯,纸袋上写着“我没有名气了”。

关于红毯:电影节期间面积大约为1500平方米的红毯会更换一至两次,2019年柏林电影节开始注重环保,柏林城中最闪耀的红毯是由可回收的渔网制成。

观众电影节,评审团和女导演

柏林电影节目前是世界上最多观众参与的电影节,没有任何一个电影节能卖出这么多电影票。据统计,2019年有来自135个国家共400部电影参展,观影数量共有487,504,卖出的电影票有331,637张——几乎是2002年的两倍。1952年至1955年期间,观众也能参与奖项的评选,这一点鲜为人知。

1956年的时候柏林电影节就已经达到了A级水准,有条件拥有国际的专业评审团。不过评审团把金熊奖颁发给女导演还是属于例外,这也是因为参赛的影片大多是男导演的作品。柏林电影节历史上共有6次将金熊奖颁给女导演,最后一次是在2018年,罗马尼亚女导演阿蒂娜·品蒂利耶的《别碰我》获得金熊奖。如此看来女导演获奖还有很大的进步的空间。

翻译:高虹


版权说明:本文以Creative Commons BY-SA 3.0 DE版权首发于歌德学院(中国)在线杂志

Ula Brunner
Ula Brunner

redaktion.brunner網站主編,柏林-勃蘭登堡廣播電臺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