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基德谈《圣殇》:金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魔鬼(作者:Brandon Harris )

《圣殇》(Pieta,2012)

韩国多产导演金基德第18部电影《圣殇》(Pieta,2012)是一部令人时常不安的复仇故事,情绪多变,且挑战道德底线,近代电影中最黑暗的反英雄之一的救赎似乎只是遥不可及。李江道(李廷镇饰)是一个冷酷无情手段残忍的讨债人,他为一个同样残暴的放债人工作,专门逼迫穷困潦倒的借债人进行保险诈骗,以偿还欠他们的钱。江道和他的受害者一样,都在贫民窟里过着动荡不安、肮脏邋遢的生活,无亲无故,也无人关心他。影片中简短直接的片头段落,让我们立刻意识到事情不会有好的结局。江道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女人(赵敏秀饰),她开始跟踪他,并被发现是很久以前抛弃他的母亲,江道试图用强奸来证明,但随之引发了一系列事件,让江道开始质疑自己沉闷、暴力生活的所有存在。

荣获去年(2012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的《圣殇》,简直就是引发巨大争议的根源。继《阿里郎》(Arirang,2011)之后,这位导演以一部不折不扣的残酷电影重回叙事电影领域,然而,这部电影却让人感觉是对金基德长期以来的痴迷事业的一次完整反思,他以2003年的《春夏秋冬》(Spring,Summer,Fall,Winter……and Spring)首次在国际舞台上崭露头角,之后他的一系列电影虽然经常被人诟病,但却也奠定了他作为国际电影界最具挑衅性的导演之一的地位。

《圣殇》(Pieta,2012)

在你的上一部作品经历了明显的情绪动荡之后 《圣殇》无情凄凉的基调是否是对这一事件的某种回应??你的电影经常是凄凉的,但它又为我设置了一个新的标准。

金基德:我的上一部电影《阿里郎》是一部纪实性电影,描述了我作为电影人的信念是如何崩溃的,然后又是如何通过韩国传统民歌《阿里郎》恢复的。在拍摄《阿里郎》的过程中,我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陷入这样的困境,并意识到最大的问题是自己的贪婪。通过拍摄《圣殇》,我想问问我们所谓的信仰是否还有未来。《圣殇》是对我们所处的这个极度金钱化的社会现实的一个证明。同时这部电影也展示了这种极端资本主义的结果是多么的悲惨。如果说过去的战争是关于意识形态的碰撞,那么现代的战争似乎是源于贪婪。

在拍摄了令人心酸的个人化手工版纪录片《阿里郎》之后,重新回到叙事电影制作中有没有感觉到很困难?

金基德:《阿里郎》是我自己拍摄的一部纪录片,没有剧本,这在我的电影生涯中是第一次。它是一种日记,简单地揭示了我那段时间的思想和生活。然而,《圣殇》是另一部由我自编自导的故事片,就像我在《阿里郎》之前拍摄的其他16部故事片一样。所以,我算是又回到了自己的主场,没有遇到什么麻烦。原本,我打算在法国和日本拍摄《圣殇》,我们筹备了几个月。但是,我找不到合适的演员来扮演关键角色,所以决定在韩国拍摄。最后,我认为这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因为我觉得在韩国拍摄更舒适,更有效率。

《圣殇》(Pieta,2012)

你认为李江道是一个令人同情的人物吗?你对他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金基德:在我看来,江道是一个发育迟缓的孩子,这是因为他年幼时失去母亲造成的。这也是为什么江道会盲目地听从命令,不假思索地施以如此残忍的手段。从我的经验来看,很多暴力倾向的人对自己所遭受的暴力已经变得麻木不仁,因此对他人的痛苦普遍视而不见。我把江道设想成一种机器人,在这个社会上勉强运作,我很好奇,如果他的母亲再次出现,他会有什么表现。他的内心会不会感受到温暖,也就是那种孩童般的爱?我想通过《圣殇》来说明,创伤性的经历可以让人变成没有感情的机器人,但这个过程也是可以逆转的。我相信,对于施加残忍的行为,适当的惩罚不是把一个没有感情的犯罪者送进监狱或处决,而是融化他冰冷的心。

内疚是影片的核心主题,李江道是做为一个所谓“有罪之人”而受到惩罚的,只不过他是被自己的内疚感所压垮。施暴者的残酷报应是你主题的聚焦点吗?

金基德:我真的很惧怕暴力。暴力会成倍地产生暴力。《圣殇》是一部旨在通过将其母亲扣为人质来解冻这个暴力男孩的心的电影。江道不假思索地伤害别人的家庭,但我希望当他最终感受到自己的家人被伤害的滋味时,他能意识到自己的罪行。我们要知道,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暴力的时代,没有人可以免受暴力的伤害。暴力一旦扎根,就会像我们每天看到的那样,不断地生长、蔓延,越趋恶劣。就像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一样,暴力一如播种,最终像会人满为患的豆芽一样势不可挡。

《圣殇》(Pieta,2012)

《圣殇》并没有展示暴力,而是影射暴力,让观众回忆起已经熟悉的残酷画面,感受到那些遭受暴力的人的痛苦。影片中没有实际的身体伤害场景,但你可以感受到如果你被碾压机压碎的样子。在我看来,影片中的机器和导弹是一样的。每当想到世界上有多少核弹头时,我们都会不寒而栗。即使是那些创造和拥有它们的人,也害怕这种武器的威力。那么,为什么我们还在制造这种致命的武器呢?我们人类真的那么愚蠢吗?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政治领导人自诩聪明,却继续进行这种以核导弹为棋子的危险棋局。

你认为这个片子触及到了今天韩国什么具体的问题吗?

金基德:在韩国,无数人遭受着非法的民间借贷行为,很多情况下都以自杀告终。在拍摄过程中,我看到小巷里到处都是高利贷的名片。有人会捡到这样的名片,拨打号码,获得贷款,被迫支付高额利息,苦不堪言。金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魔鬼。钱已经成为考验人类的神。我拍这部电影就是为了控诉我们的这种悲剧,但一切都没有改变。金钱威胁着个人之间的关系,也威胁着国家之间的关系。如果不做任何改变,一些不可避免的灾难将降临到我们所有人身上。

《圣殇》(Pieta,2012)

你是怎么知道你已经准备好下一个场景的拍摄的?你是喜欢演员们临场发挥的那种混乱,还是喜欢将每一个细节都排练到万无一失再开始拍摄?

金基德:在每部作品开始之前,我都会和演员讨论几个小时的剧本,并解释为什么要写这个剧本。不过一旦开拍之后,我就很少干涉他们自己的发挥,会持续得进行拍摄。我总是会到某个点,就会对自己说:“这就够了!”虽然有摄影师,但我自己拍摄了一些《圣殇》的场景,也进行了剪辑。这样,我才能更好地表达自己的想法。

在后期制作中,你觉得最困难的是什么?

金基德:我想不出有什么。任何一部电影的关键要素都是胶皮和已经录制好的演员的声音。我在剪辑室地板上留下的场景很少,几乎所有的场景都能进入最终剪辑。我可以在后期制作中加强或取消某些东西,但仅此而已。音乐当然很重要,但它只对我已有的视频和声音起辅助作用。

《圣殇》海报插图(Pieta,2012)

观众要如何看待片名的基督教象征意义?

金基德:片名《圣殇》不能代表本片的一切,它是对金钱的危险和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或者人与人之间只存在暴力关系的警告。我特别想强调的是,当信任消失的时候,暴力就会爆发。在我看来,暴力指的是,小到个人之间的可怕行为,大到国家之间的战争。

2013年5月17日

Brandon Harris
Brandon Harris

美国影评人和制片人,《电影人》杂志(Filmmaker Magazine)特约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