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达幻视》主创雅克·舍费尔(Jac Schaeffer)谈剧集创作过程(作者:Dave Itzkoff)

Jac Schaeffer|©️Joyce Ki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当《旺达幻视》(WandaVision,2021,Marvel/Disney)这个项目第一次公开时,看上去似乎是一个很奇怪的提案。这部Disney+出品的剧集据说会继续漫威女英雄旺达·马克西莫夫(Wanda Maximoff,伊丽莎白·奥尔森[Elizabeth Olsen]饰)和她已经死去的机器情人幻视(Vision,保罗·贝坦尼[Paul Bettany]饰)之间的传奇故事,而且同时也会向几十年以来的情景喜剧历史致敬。

《旺达幻视》这一季的大结局在3月5日已经发布,它做到了上面所说的一切,甚至还给了我们更多的东西:它讲述了旺达在哀悼幻视的过程中,是如何利用她的能力在新泽西的一个小镇上复活了幻视,并且还强迫这个小镇变成了她自己的电视剧。它让我们重新认识了一些角色,比如足智多谋的FBI特工吉米·吴(兰道尔·朴[Randall Park]饰)和喜欢挖苦讽刺的科学家达西·刘易斯(凯特·戴琳斯[Kat Dennings]饰);让我们有了拥护的新角色,比如不屈不挠的情报人员莫妮卡·兰博(泰柔娜·派丽丝[Teyonah Parris]饰);还提供了一个令人难忘的反派角色:操控人心的女巫阿加莎·哈克尼丝(凯瑟琳·哈恩[Kathryn Hahn]饰)。

而最终,它还让旺达拥有了与幻视正式告别的一次机会。

这些创新和出人意料的转折都是建立在《旺达幻视》的主创和总编剧雅克·舍费尔(Jac Schaeffer)打下的基础之上,她在漫威电影宇宙的电影和漫画书的基础上,创造了一个关于创伤和哀悼的故事,同时致敬了各个老片。

正如舍费尔在视频采访中所解释的那样,她的目标一直是探索旺达精神创伤的起源,而这种创伤在剧中被包装为对老式电视的神秘痴迷。

“整个一季中,观众都在想,她是怎么做到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舍费尔说,她还参与创作了《惊奇队长》(Captain Marvel)和即将上映的《黑寡妇》(Black Widow)。

她继续说道:“其实问题应该是:为什么?她怎样的人格和怎样的过去才导致了这一刻?我们来探索这个问题,揭开面纱,看看眼前的这个完整的人。当然,整个剧还是要有娱乐性,但所有花里胡哨的东西最后都是为了揭开这一件事。”

在以下的采访中,我们和舍费尔聊了聊《旺达幻视》的制作过程,以及这个故事背后的多层含义。

《旺达幻视》|©️Marvel/Disney

Dave Itzkoff(以下简称“DI”):最开始是什么让你对制作一部关于旺达和幻视的剧集感到兴奋?

Jac Schaeffer(以下简称“JS”):第一个让我兴奋的是这个概念,我要怎么把情景喜剧和旺达和幻视结合起来?这两个角色在漫威宇宙中其实是比较正经严肃的,而且他们的故事中充满了太多的悲伤,并不有趣。那么要怎么结合呢?我是《迷失》的忠实粉丝,《轮回派对》(Russian Doll)《不死法医》(Forever)还有《归途》(Homecoming)等剧都给我很大启发。我很享受这种慢热的机会,似乎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出其不意的方式,有一点像社会评论,也是一个关于人物和他们的悲伤的大故事。

DI:你加入的时候,漫威对此剧有了多少想法呢?

JS:无论是漫威宇宙电影还是漫画中,故事的重心都是旺达和幻视以及人人都知道的幻视的死去。当时有很多想法:旺达创造了一个虚假的现实,但真的是假的吗?或者说是真实的吗?她是怎样控制的?她的超能力的本质是什么?她有帮手吗?又有对手吗?所有这些都悬而未决。

DI:你是如何决定要向哪些情景喜剧的年代和哪些节目致敬的?

JS:我一开始的方案里,“倒带”那一集其实是《犯罪现场调查》的情节。我当时想,要是我们一直做情景喜剧,然后突然打破常规,换个类型,这会有多意思。但是后来编剧们还是围绕家庭情景喜剧以及那些更积极乐观的情景喜剧展开,因为这一切都是旺达的幻想。所以我们选了《全家福》(All in the Family)和《罗斯安家庭生活》(Roseanne)这一类的剧。有一集是致敬《玛丽·泰勒·摩尔秀》(The Mary Tyler Moore Show),是关于旺达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这些以前的剧集都非常精彩,都是关于我们的文化和自身。我们停留在了理想的家庭情景喜剧的范畴内,这让我们找到了此剧的重点。

DI:在《旺达幻视》中你用了漫威合作过的有经验演员,也用了新演员,比如兰道尔·朴和凯特·戴琳斯,是什么让你对他们有兴趣?是不是因为他们之前有参演情景喜剧的经历?

JS:我也很喜欢他们俩演过的情景喜剧和其它作品。我也很有兴趣把传统上存在感较低的配角带到前面来。虽然他们在这部剧中仍然是配角,但我想感受他们存在的作用、他们的盟友关系以及他们在各自领域的卓越表现。

DI:这个剧也让我们看到了长大后的莫妮卡·兰博。你是否想让她个人失去母亲的故事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旺达的故事?

JS:早期就有一个概念,就是希望有一个角色能发挥这样的作用,那就是她能够在六边形结界之外起到带头作用,能够清楚地明白发生了什么——她会被旺达打得遍体鳞伤,但却能穿越结界。我曾参与创作了《惊奇队长》,因此对那里面的角色很亲近,因此当我们想要加入莫妮卡的想法被认可之后,我们有了很多想法。我们很想让她和旺达是一条战线的,因为这部剧就是关于哀伤的,但也是关于同理心和接受。对我来说重要的是,对旺达成功的干预是来自于其它女性。

凯瑟琳·哈恩扮演阿加莎·哈克尼斯|©️Marvel/Disney

DI:当然,让凯瑟琳·哈恩来扮演阿加莎·哈克尼斯是这部剧的选角大手笔。在你接触这个角色的时候,她已经定了多少?

JS:之所以有阿加莎这个角色,是因为她和旺达在漫画中的故事息息相关。一开始她的功能是魔法专家,随着我们的深入,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对抗力量。我们在写她的时候,她的形象就跃然而出了,她有那种很明显的喜剧的特点,也有变态的感觉。我们在想找谁来演,然后凯瑟琳就来参加了漫威的一个大会,我们听说她在楼里。我想地球上的任何编剧都很喜欢凯瑟琳·哈恩,都希望她加入。然后晚上就祈祷,给我凯瑟琳·哈恩吧。接下来,她就真的来了,我们把她写入了整部剧。

DI:你觉得阿加莎用她自己奇怪的方式反而帮助到了旺达吗?

JS:绝对如此。阿加莎理论上更多是在反派的一端,但她实际上是治愈旺达的最重要的人,而且她强烈想要与旺达产生联系,想去指导她,或者向她学习。阿加莎受到的伤害太严重了,而她这么久以来一直是一个人,所以那些伤害早就僵化了。问题的关键是,能不能把她从这个非常自私、渴望权力的地方拉出来?我认为她完全可以,只要有合适的故事线。在编剧室里,我们一直在说的一件事是,阿加莎分析旺达正处于否认幻视死亡的状态,这并没错,但她有点太苛刻了,她或许可以温柔一点,但她帮助旺达做了快刀斩乱麻的决定。

DI:你是否从一开始就决定阿加莎会在剧集的某个阶段拥有自己的主题曲?

JS:在编剧室里,我们为剧集写了主题曲。我们知道这些歌曲不会真的成为歌曲——只是为了自娱自乐。那一集的编剧是卡梅隆·斯奎尔斯(Cameron Squires),他的歌叫《这很阿加莎》(That’s So Agatha)。然后作曲家Kristen Anderson-Lopez和Bobby Lopez来了,做了一首主题曲,这首歌在iTunes上是第一热门歌曲。用她的歌来结束这一集,不仅是最终的转折,而且是她征服了我们所看到的一切。我想说的是,她并没有掌控这个世界。这其实是旺达和阿加莎的综合体。“从头到尾都是阿加莎搞的鬼(Agatha All Along)”这个想法倒是很契合不想对一切负责的旺达。

DI:你在创作时是否有把握能让《X战警》电影中扮演快银的埃文·彼得斯(Evan Peters)来扮演剧中的假彼得罗(Pietro)?

JS: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完全不确定的,花了一段时间才弄清楚是否有可能,很晚才最终确认可以让他来参演。但我们之前一直都在写这个角色,埃文像一个变色龙,可以成为一个混合版的杰西叔叔(《欢乐满屋Full House》)+尼克(《亲情纽带Family Ties >)+乔伊(《老友记Friends》),他可以玩出这些层次。

DI:如果用不了他的话,你有备用计划吗?

JS:计划经常发生变动,有时候奇妙的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有几个场景我写的时候觉得“我简直是天才”,但后来又觉得不行,又想了一个新的更适合剧集的写法,但那不算是备用计划,只是我有非常非常强烈的希望和梦想,然后恰好都实现了。

DI:第8集中幻视说了这样一句话:“若爱不固执坚定,又怎会感到悲伤?”这句话真的很受观众欢迎。在写那一集的时候,对你来说这句话是否也很有力量?

JS:在编剧室里,我们就哀伤和失去进行了激烈的讨论。我们请了一位哀伤咨询师来和我们谈话。我最初的稿子里,剧情的结构映射了哀伤的阶段。我不知道那句话会引起轰动,但当时确实觉得这句话是这部剧的完美提炼。劳拉·唐尼(Laura Donney)写了非同寻常的一集,当我们在现场拍摄的时候,保罗真的很想知道,幻视能说出什么话来给旺达带来安慰?他想要一句台词,以一种非常幻视的方式,完美地概括了哀伤的定义,就像《奥创纪元》(Age of Ultron)里他说的那样:“事物的美并不在于能否持久。”

所以我想出了一句台词 “若爱没有幸存下来,又怎会感到悲伤?” 我们都觉得好像不完全对,于是想了很久,我那才华洋溢的助手劳拉·蒙蒂(Laura Monti)想到了“固执坚定”。我们都觉得那句台词诞生于全体编剧对于这部剧的庞大团结的合作,特别是这么多有才华的女性编剧,我们一起想出了这句台词。

伊丽莎白·奥尔森饰演的旺达·马克西莫夫|©️Marvel/Disney

DI:你觉得旺达在剧集的结局中得到了她应有的命运吗?

JS:我不知道她是否得到了她应得的命运,她以自己的方式告别了,这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她所经历的一切都被强加在她身上,她的一切都被剥夺了,这一切都出于一个对于整个宇宙的生命的疯狂赌注。她必须在没有时间消化一切的基础上做出非常重大的决定,这个告别的时刻是她的选择,她得用自己的方式来完成,这是她用来消化经历过的一切最终接受所必须的方式。

DI:这部剧的最后一幕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JS:[停顿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 没有太多我可以说的。我只能说,我喜欢它的双重性。我喜欢真实的旺达,坐在她的门廊上,泡一杯茶,去反思,去反省。而镜头一转,在后屋,她作为一个超级英雄,在进行星体投射,并在我们尚未理解的层面上工作着。我喜欢她的双重性。

DI:这部剧以我们在超英片中不常见的方式来讲述几个女人的故事,这种方式对你来说重要吗?

JS:对我来说,把真实的女性放在屏幕上是非常重要的。我想看到我自己、我的朋友、我的姐妹、我的妈妈和我的阿姨。我想看到她们外表和内心生活的细微刻画。对我个人来说,这是我第一次管理一个编剧团队,要当一个领导角色是很吓人的。但我发现自己能够迎接挑战,而且我非常享受这种感觉。每个人都非常积极地推动女性和有色人种的代表性和可见性。我对此感到非常自豪,感觉很重要,也很有必要。

DI:其他把女性放在前面和中心的超英片总会吸引很多反对的人,他们想要毁掉或驳回这些项目。你认为《旺达幻视》是如何避免这种情况的?

JS:我认为有时候有的项目非常“女强人”,我们就这么做,很厉害。这部片子,我们的做法是,这是一部双人物的剧,这是一个爱情故事,保罗这个演员也给了幻视这个角色很多细微之处。是的,这是旺达的故事,但这是一个真正的关于全体的剧——是很多女人和很多其它人的故事。我并不是想让女性主义变得平易近人,那不是我想做的,我是想让女性主义成为故事的众多基础之一。你可以通过把角色放在银幕上并把他们写好,来实现对女性拥有代表性的渴望。

这是我的计划。我希望在未来,这只是不言而喻的,你在一个故事中拥有的视角越多,无论是在银幕上还是在镜头后,一切都会变得更好。我们都同意这一点,所以就这么做了。

DI:是否有《旺达幻视》第二季的计划?

JS:这是我绝对不能谈的事情之一。我只想重申一下漫威影业总裁凯文·费奇(Kevin Feige)说的话。我们的目标是制作一部非常完整和令人满意的剧集。对于漫威宇宙这样的庞大系列来说,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

|翻译:小双,业余迷影人,自由译者,翻译电影文章数十万字
|中译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壹影誌”(ID:iCine_Magazine)


头像
Dave Itzkoff

美国《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负责报道电影、电视与喜剧的文化记者,也是一名作家,出版作品包括《可卡因之子》(Cocaine's Son)是关于与他与滥用毒品的父亲一起成长的回忆录,和最近出版的罗宾·威廉姆斯(Robin Williams)传记《罗宾》(Ro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