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索菲亚·科波拉畅谈关于电影的未来(作者:Pamela Hutchinson)

%title插图%num
Sofia Coppola |© Photography by Robin Galiegue

索菲亚·科波拉(Sofia Coppola)以其1999年的处女作《处女之死》(The Virgin Suicides)一鸣惊人,之后又以2003年的《迷失东京》(Lost in Translation)奠定了自己在美国电影中的地位。但随着和Apple TV+合作的根据伊迪丝·华顿(Edith Wharton)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电影《乡村习俗》(The Custom of the Country)将要上线,她是如何看待电影的未来,小屏幕?还是大银幕?

Pamela Hutchinson(以下简称“PH”): 电影需要被拯救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么?

Sofia Coppola(以下简称“SC”): 在电影院里看电影与在家里看电影是截然不同的体验——你正襟危坐,聚精会神,沉浸在别人的世界里。我希望我们不要失去这一些。很多孩子习惯于在笔记本电脑上看东西,我确信这种观赏模式将对电影制作产生有趣的影响,但我仍然希望他们有一天能找到重返电影院的道路。

我永远不会忘记在漆黑一片的电影院里看着大银幕上的《花样年华》(In the Mood for Love,2000年)的感觉,以及它对我产生的深远影响。还有我和我的家人、我的孩子们一起看的《大地之歌》(Pather Panchali,1955年),它是如此卓越不凡。当我拍电影时,我想的是在电影院的大银幕上看到它们。它可能会在手机上被人看到,但我真心希望不要用这种方式。我知道孩子们现在都用手机的垂直镜头拍摄,但我不认为电影画面应该是垂直的。当然这会是一个不断进化的过程,但电影院是我长大的地方,所以当我计划一个镜头时,我想的就是它的存在。

PH:是什么或是谁让你对电影的未来抱有希望?

SC:对电影制作和艺术充满热情并愿意进行尝试的年轻人——而不仅仅只是有当一个导演的想法。我总是对那些真诚地想要表达某种东西并努力找到新方法来实现自己目标的人更感兴趣。

此外,与我当初刚开始导演工作时相比,现在有更多的女性电影人出现了。不像当时似乎是件出格的事情。那时的世界是如此封闭,我很高兴看到它更为开放了。总的来说,现在女性导演拍电影的氛围更好了。

PH:如果你能带回在你年轻时代电影文化的一件事,你会带回什么呢?

SC:我喜欢放映老电影的地方。它们重新将我们与电影联接起来。在美国还能找到这样的一些地方:我们去Quad电影院看“电影论坛”的选片;在洛杉矶,还有昆汀·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经营的新贝弗利电影院(New Beverly)。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传统,但我觉得现在孩子们在网上能看到几乎所有的东西。

有一部偶然看到的的电影《青涩的季节》(Year of the Jellyfish,克里斯托弗·弗兰克 [Christopher Frank]导演,1984年),我丈夫托马斯·马斯(Thomas Mars)和他的朋友都很喜欢。他们在Quad放映,在电影院里看它的体验真的很有趣,里面有尼娜·哈根(Nina Hagen[1]尼娜·哈根是一名国际知名的德国歌手与演员。有人甚至称她为“朋克之母”)的原声带,电影背景则是80年代的圣特罗佩。它有些奇怪,但是我很喜欢它。这些就是属于你可遇不可求的电影。

昆汀在新贝弗利做了很好的双片联映,他挑选了一些很酷的电影。我了解新贝弗利进行的电影片单并且都很喜欢,不过它们大多是数字放映,我认为他们完全可以做得很好。我喜欢看胶片放映,但现在很难了。

还有就是电影的修复版本。几年前,我在林肯中心的一个大银幕上看到了《豹》(The Leopard,卢基诺·维斯康蒂[Luchino Visconti], 1963年)。当我看到这个修复版中那惊为天人的舞会场景时,它真的激发了我从事现在正在做的项目(为Apple TV+改编伊迪丝·华顿的《乡村风俗》)。我喜欢维斯康蒂的美丽和宏伟,所以我很想去尝试做一些奢华的事情。

PH:你如何看待电影和小屏幕之间关系的发展趋向?

SC:我认为独立电影正在影响着电视内容,但在我看来,不管它做何改变它仍然还是电视。我不想贬低电视——我不像其他人那样过于激动,但我也不想说自己不愿意支持这种变化。

我仍然认为电影与电视是不同的。只是,我觉得它们属于不同的表达方式。我的新项目分为五部分,但我把它当作一部长片电影来处理。我喜欢这本书,要把它浓缩成两小时剧情太难了。我很想为电视做一些有美感和奢华的东西,因为那是我想看的东西。

PH:需要做些什么来提高人们对电影史财富的认识?

SC:支持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为电影保存而创立的电影基金会。 我最近才加入董事会,我认为修复丢失宝藏的工作非常重要。

我们还应该向学生提供“标准电影频道”(Criterion Channel)。不仅仅是对电影学生,应该是开放给任何有兴趣的人。对我来说,标准电影频道是一个让人们看到那些伟大电影的很好的方式;如果你不知道去哪里找,它们还可以为你做好选择。我感到自己非常很幸运,我父亲陪伴着我成长,他一直在看那些老的、伟大的电影,让我也能有机会沾光。应该让更多的年轻人有机会看到这些老电影。

我喜欢胶片电影,也喜欢用胶片拍摄,但我也认为现在的拍摄技术已经非常先进,它带来了一些新的优势,希望我们可以兼容两者的有点。

PH:电影经典(the film canon)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SC:这是我们的历史,一种令人兴奋的艺术形式,也是我们与其它不同文化之间的联系方式。这里有一些伟大电影的片单。斯科塞斯做了意大利电影的历史,还有标准公司、电影基金会、美国电影学会等等。

如果你有一个欣赏的的电影人,那么了解他的片单是很有帮助的。你会看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是如此丰富,然后你觉得你是属于其中的一部分。你想为这个作品体系添砖加瓦,让人们表达自己,分享不同的文化。

PH:2031年的电影将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SC:TikTok?我只知道这就是我的孩子们看到的而一切。我是半开玩笑地,但我确信这真的会影响人们表达自己的方式。也许是因为我们习惯了每个人分享他们生活的现实。我想知道那些被制造出来的、不属于我们现实的东西是否还会继续保持着吸引力?它属于由某个人的想象所构建出来的另一个世界。

我希望这种趋势和现在最主要的区别是,你将会看到越来越多不同类型的声音被表达出来。如果你回顾以下电影圈,很显然那仍然是一个男性为主的群体。我总是惊喜那些前所未见的东西并为之兴奋不已,所以拭目以待吧。

References

References
1 尼娜·哈根是一名国际知名的德国歌手与演员。有人甚至称她为“朋克之母”
Pamela Hutchinson

英国自由影评人、历史学家和策展人

Warning: error_log(/customers/e/2/9/cinephilia.net/httpd.www/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log/log-0804.txt): Failed to open stream: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customers/e/2/9/cinephilia.net/httpd.www/wp-content/plugins/spider-analyser/spider.class.php on line 2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