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雪风
梅雪风

媒体人,曾经担任《看电影.午夜场》创刊主编、《电影世界》主编、《大众电影》副主编。

《刺客聂隐娘》:一部用惯性完成的电影

《聂隐娘》对于我来,更多的像是侯孝贤一部概念先行的电影。但他基本被掏空的生命体验无法适用于此,而影片的形式又无法支撑他过于明显的风格企图。于是最终他用惯性完成了这部电影。

0 Shares

吴宇森:带枪的绅士

吴宇森在银幕上贡献了最多的枪火与血浆,但私底下和他接触,却只能感到他的平和与善意。

0 Shares

香港动作片的病灶

香港的武侠动作片要想重振雄风,要么为以往他们架轻就熟的架空世界找到新的内核上的支撑点,要么就是要顺应时势,解决好动作和内核上的现实感问题。只有这样,香港动作电影才不会看起来像是一场滑稽的杂耍。

0 Shares

李安六十

他看透世事,却没有先知的武断,他透晓利害,却没有失去那点体谅和温婉。随着时间,他越发向那些禁忌挑战,表现出的却仍是人心的那点无助和悲悯。

0 Shares

许鞍华:过分夸我,我会不舒服

许鞍华在中国影坛,之所以越发显得珍贵,也在于此。在这个以浓烈强烈为美的世界,她表现出了清淡的魅力,在躁动的时代氛围里,她守护了安静的一隅。

0 Shares

《四大名捕》:市场大了,什么鸟都能长寿

陈嘉上现在看起来像个创作能力衰退又病急乱投医的病人,他想得越多,影片的窟窿越多,他越努力试图为影片注入点什么,影片越是混乱无章让人无所适从。但可怕的是,创作者本人却还丝毫不觉得。

0 Shares

未被绑架的韩寒

他不鄙视欲望,也不高看道德,不被人催眠或者自我催眠,是当代最不概念化的人物之一,看到他,或多或少会让人想到孙猴子,他那份潇洒不来自于不合作,而来自于最大限度地遵守了自己的心意,活出了自己。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