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May 2012

【HKIFF2012】一命:三弟的悲剧

《一命》不断渲染天气变化,风吹雨打雪飘飘,大有暗示时代环境的悲剧影响。然而在注重环境空间的同时,人物本身的力量却被削弱。

0 Shares

《侠女》:意境武侠电影

《侠女》A Touch of Zen(1971),第一部在坎城影展获得技术大奖的华语武侠电影。需要指出的是,影片之所以能以完整版角逐金棕榈,当年,得益于胡金铨的法国友人皮耶•李思昂的帮忙。他在看过了《侠女》之后,惊为杰作,认为这部电影超越了当时花拳绣腿的港式武侠片,所以他和几位友人集资募款帮胡金铨重新整理底片,剪辑成完整版的《侠女》,参赛。

0 Shares

飞越老人院:透支的感动

《飞越老人院》是一部叫人“不忍”的片子。那不是说不忍批评它,而是不忍看到一个优秀的本子被搞砸了,不忍看到拍出来居然是这般效果。

0 Shares

【Cinephilia海上影话三人行】之《我11》:逝去的日常生活

《我11》的结构,或者说它的叙事模型,可以分成两块。一块是虚构的情节。一块是现实的影像。就故事情节而言,是虚构的,并不是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可能是根据作者记忆来的,根据同事、朋友的记忆融合到一起,必须有胖子有告密者啊等等。但力图制造的影像,是很现实的,包括道具、服装等等,把过去的世界非常现实的呈现在你面前。换言之,这里面有两个世界,一个是我们如今已经看不见的那个消失在过去的社会,是王小帅想让我们去看的那个社会;另外一个是,在当时事实成立的现实世界。

0 Shares

【译】大卫·林奇的另一面(作者:Violet Lucca)

《疯狂小丑时间》也并不完全是用沾满烧烤酱的手指拿着小啤酒瓶和烟草的粗暴男友。尽管如此,他的长篇歌词则表达了林奇对世界和平(以及静坐冥思)的承诺,就像舞曲风单曲“Good Day Today”或极度说教的“Strange and Unproductive Thinking.”一样。

0 Shares

【Cannes 2012】专访David CRONENBERG:资本主义侵蚀所有事物

如果说此前《大都会》宣传片花带给人动作片的紧张节奏的印象,现场看到的影片却并不完全一致。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内,我们紧紧追随坐在加长豪华车里的帕克,慢慢听他谈论资本金融,谈论生活、处世和生存准则,看不同种类的人从他的车里进进出出。 这个封闭在豪华车里的金融天才,因为错误的估计形式,投机人民币买卖而钱财荡然丧尽。在生命中的最后24小时内,也是他获得自我救赎的最后时刻。

0 Shares

【Cannes 2012】专访娄烨:中国电影审查制度终会被取消

娄烨解禁还是去年9月的事情,不到一年的时间,新作《浮城谜事》出现在第65届戛纳电影节的入围名单里,影片开头的龙标让人诧异:娄烨真的回来了。谈到这部电影的过审,娄烨表示“电影审查体制从技术操作上讲已经完全无法工作,这就是电影审查制度终会被取消的原因之一”。

0 Shares

【Cannes 2012】《大都市》:柯南柏格重口味不再

本来《大都市》应该是后半程值得期待之作,大卫·柯南柏格是否重口味回归?帕丁森是否能够凭借这部影片进阶实力派?可很显然《大都市》没有挽回这两天的颓势,大多数影评人对电影表示失望。尤其是碰上朱丽叶·比诺什、保罗·吉亚玛提这些戏骨,更是看出帕丁森的弱势。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