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Cannes2015

【Cannes 2015】不是所有产品经理都叫贾樟柯

贾樟柯的新片《山河故人》已经在戛纳和媒体见面了。而在前几日,45岁的贾樟柯就已经获得了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的终身成就奖——金马车奖。五年前,当时只有40岁的贾樟柯拿到了洛迦诺电影节的终身成就奖,他也是这个奖项最年轻的获奖者。

0 Shares

南尼·莫莱蒂专访:每部电影都是我个人故事的篇章

意大利导演南尼·莫莱蒂多次参赛戛纳, 凭借《儿子的房间》获得金棕榈,还做过评审团主席,是戛纳当仁不让的嫡系亲属。今年再次角逐金棕榈的《我的母亲》,极有可能有是他再次收获大奖并进入双金俱乐部的一次有力冲刺。影片戛纳首映后获得极高的媒体反馈,截止目前,位列电影节官方日刊《法国电影》排名首位,《世界报》,《费加罗》报等多家权威媒体,已经正式将其列入金棕榈候选名单。 《我的母亲》围绕两个并列事件展开:医院里马格利塔的母亲病重,正在慢慢走向死亡,同时间她做为导演拍摄新片遇到各种困难,还要面对和男友分手、青春期的女儿等一系列问题。写实的现实生活和女主人公拍摄故事的虚构交织,一边是亲人离世和工作情感的各种挫折,另一边则是主人公拍摄电影过程中的各种滑稽调料,悲喜交替,观众们前一秒还在为主人公焦头烂额的现实生活揪心,下一秒却被有关拍摄电影的各种荒诞吐槽逗得哈哈大笑。 南尼-莫莱蒂探索中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情感和生活困境,对生活本质的思考并不乐观,却并没有沉迷于消沉的病态,而是在轻松幽默中带领观众一起感受生命的温情,尊严和希望。 影片中,观众可以一窥导演此前不曾有的新变化:镜头下的主人公经历焦虑、挫折和疲惫,依旧充满对自我和世界的探索和怀疑,然而在这里更多了一份平静坦然的面对,曾经电影中的那种攻击性和嘲讽淡了消失了,温情和释怀的冷静处理更见大师风范。对此,采访中谈到自己职业生涯的演变发展,南尼-莫莱蒂坦承:一个导演作品的演变永远不是因为技术和经验原因,而是导演本人的性格演变和成熟。 拍摄过程:通常我对自己很不满意,从小就这样 这一次,为什么你选择女演员马格利塔做你影片的主角? 莫莱蒂:我选择马格丽塔来扮演这个角色,赋予了她很多我个人的体验和感受,很多东西是和我本人或者我以前影片中的角色相连的。对我来说,最大的困难是证明我所做出的选择,我不知道如何解释我要选择一个女性角色来扮演这个人物的原因,但是我知道该如何去做它,首先是如何来表现母女的关系。我不是家庭关系问题专家,事实上,如果你问我母女关系和母子关系的区别是什么,我没有能力对此做出回答。总之,对我来说,我不知道选择这样做的原因,但是知道该怎样去做。 你对母亲去世这个主题有一些个人的体验吗? 莫莱蒂:是的,当时我在做《教皇诞生》的后期剪辑,这时我已经写完了这部剧本的第一稿,我打开一个抽屉,找到了一些自己曾经的日记,是在母亲重病期间写下的东西,重新找到这些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虽然很痛苦但同时对我也很用。对我来说,把日记中的一些内容真实展示出来,并且加入一些格外的东西很有意义。 做为一个导演,我不想被自己的个人感情所左右,重要的写出一个好剧本。不过,记得影片拍摄中有一个场面特别打动我,是当小女孩躺在床上,通过客厅穿来的电话对话,明白祖母已经去世了,因为这让我想到我不得不告诉自己儿子母亲去世的情景,当时我的儿子也正在床上睡觉。但是我不认为影片对演员也好、对导演也好可以起到心理理疗作用。如果有人问我是否想通过这部影片来表达某些遗憾或者怀念,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而且我想答案其实也是否定的。 为什么你本人没有扮演片中这个导演角色? 从一开始我就决定主角是一位女性,而且我要告诉你的真相是,同时做导演和扮演影片主角,对我来说变得越来越困难。影片中有三个女性,祖母,母亲和女儿。我觉得影片设置这三个不同性格的女性很有意思,我不希望马格利塔扮演的角色是人们通常定义中的女性,总是接受一切,正好相反,我想展示一个知道如何并且有能力处理困境的女人,我想让她具有坚硬的男性性格。角色的确有点冷酷,我对马格利塔这个角色并不温柔,因为事实上她有点像我自己的性格,通常我对自己都很不满意,我从小就这样,因此表现这个角色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难。 创作:每部影片都有我的影子,似乎就是我个人故事的一个篇章 拍摄一部这样的影片,你像主人公一样遇到很多困难或者很焦虑吗?…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