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linale 2012】《只是风》(Just the Wind)

文章来源:电影节媒体宣传资料
翻译:一下片 / 校对:小双【CINEPHILIA『迷影网』翻译小组】

剧情概要

马瑞和残疾的父亲以及自己两个孩子住在城外一间简陋的木屋里,他们居住的环境如同其他罗马尼亚的邻居那样普通。几个世纪以来,外人称他们“这一类人”为吉普赛人,最近,他们更觉得应该过得隐蔽点,因为这个小镇里有五户人家被凶手用枪支谋杀。

这个部落的罗马尼亚人在种族谋杀的嫌疑之下努力维持着正常生活。马瑞的两个小孩,青少年安娜试图完成学校的功课和素描,但年轻的瑞奥思忖着做其他的事,他正准备……

灵感来自于真实故事。

导演阐述

一系列的暴力

2008年至2009年的匈牙利,犯罪分子对罗马尼亚人实施暴力侵害行为。当时有16个家庭被莫洛托夫汽油瓶攻击受伤,并中了63发散弹枪和步枪子弹,此次犯罪共导致55人遇害,其中5人不同程度受伤,6人死亡,嫌疑犯们按刑事诉讼程序受理。虽然影片基于这次犯罪事件,但本片的资料并非来自官方消息。

受害者

那些凶手都是每天会遇到的普通人:他们听商业电台、去大卖场购物、浏览商店橱窗、支付抵押贷款、甚至可能是个小孩,谋杀只是他们生活中的插曲,却给他们自己和身边的其他人带来了伤害。这群人是生活中的失败者,至少这个结论是我在和几个定罪犯人深入交谈后得出来的。于我而言,执导《只是风》的期间,觉得和潜在的受害者一起交流是尤为重要的,要让观众体会受害者的遇害经历是个极大的挑战,片中的主角都是当地的罗马尼亚人:抚养孩子的中年母亲、一个11岁的男孩以及一位花季少女。那个妇女又要照顾她那身患残疾的父亲,又要做着清洁女工的工作,与此同时她的女儿还在上学,儿子则在家附近闲逛。他们的生活在一天之间就要分道扬镳,问题是:他们将何时再次相见?

当罗马尼亚人独居时

我试着不去描述罗马尼亚人用木桶击鼓,玩提琴或跳舞,但如果那样就会使影片枯燥,从这个角度而言,关于影片《只是风》,我很好奇想知道罗马尼亚人一个人的时候会做些什么,这是个令人兴奋的问题,因为罗马尼亚人的生活是原生态的,正如大家所认为的,他们经常手拉着手唱歌,事实上我们见到的罗马尼亚人的形象永远是在喧闹的大群体中出现。这和所有的刻板印象一样,与现实相差太远,若这就是这群人的一切的话那就太歪曲他们的形象了。试想下当罗马尼亚人独自收集木头时会发生什么?如果他独自在家会怎样呢?独自工作又会怎样?当一个罗马尼亚人不想受来访者的既定印象生活会怎么样?

不可告人的动机=白痴行为

我写剧本的时候,仍然觉得凶手的杀人动机是个谜团,是什么促使他们这么做?他们杀的是那些努力工作的罗马尼亚人,不是“寄生虫”,按照种族主义的逻辑也不该这样,毕竟那些种族主义尤其喜欢强调并不是所有的罗马尼亚人都该杀,他们只是针对那些有盗窃、说谎、谋杀、不工作等行为的吉普寨人,他们觉得那些住在贫民区的罗马尼亚人才是不合群的,而不是其他人。我认为在此案中,罪犯是故意谋杀“诚实的吉普寨人”。他们认为唯一的解决方法是血腥地复仇,最后导致内战爆发,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计划,法律上称之为不可告人的动机,我把它看作是愚蠢行为,种族主义尽是些明目张胆的错误,也可以称之为无意义的行为。

孩子们如何悸动

不得不说我对青少年束手无策,他们非常极端、天真、情绪化,自身还有悲剧性格,因为这一时期是长大成人前最后的纯真时刻。本片中他们在种族主义、贫困的环境下如何悸动也很有看点,小男孩的扮演者Lajos Sárkány有点像马克吐温笔下的哈克贝利•费恩历(Huckleberry Finn),在遭受威胁的状况下渴望着来段冒险,他出生的比较晚,无法意识到周围坏境多么险峻,由于年幼无知他不清楚周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并试图以自己的方式笨拙地解决问题,所以他不像母亲(由Katalin Toldi扮演)那样能身临其境地感受此事。在拍戏时大部分的剧组人员都很担心孩子们,但很快这种担忧转变为重写他们的台词。总而言之,不管怎样我很高兴能和他们待在一起工作,因为这能让你保持警惕性。

角色和调查

我和别人上了一辆车然后一起去学校以及当地的居民那选角及搜集资料,过程真是度秒如年。分配角色是段有趣的过程,一开始有某种无法解释的现象:是什么影响两人之间的工作状况?同样重要的是怎么控制节奏以及专心致志的能力。但最后发现,最重要的部分是如何享受彼此的配合,这对那些主演尤为重要。拍电影的过程很是漫长,以至于生活显得太过短暂……我们工作之余把重点放在殖民地找演员和拍摄地,尽可能想象逼真的情景,感受真实的经历。

和罗马尼亚人的冒险

我曾经和罗马尼亚人有很多次冒险,小学时代我最好的朋友就是一个罗马尼亚男孩,之后我喜欢上了一位罗马尼亚女孩,还有一次,我被一个罗马尼亚家伙揍了以至于一只眼睛几近瞎了。几年后我和吉普寨人失去联络,我很担心某些不妙的事可能发生。在过去的两年里我结交了许多罗马尼亚朋友,当我告诉他们我的拍片计划时,他们有点失去兴致,因为我们不是来自商业电视台的。在这个小镇几乎每个人都知道那次谋杀,并且还心有余悸,我对此也深感压抑,因为他们在无助的情况下试图做徒劳的反抗。种族问题当然也在罗马尼亚人之间蔓延,但方式比别的地方更令人恐惧,大多数是自我仇恨的心理。我认为罗马尼亚的这种社会状况其实是国家自身的悲喜剧。

本尼德克•菲利格夫(Bence Fliegauf)——导演兼编剧

菲利格夫是匈牙利享有全球知名度的年轻导演之一,他为了第五部故事片《只是风》回到家乡。之前的作品《子宫》(Womb, 2010)是部由伊娃•格林(Eva Green)(代表作《007皇家赌场》、《戏梦巴黎》)和马特•史密斯(Matt Smith)(代表作BBC的《神秘博士》)主演的英语电影,《子宫》讲了女人无法忍受失去丈夫的悲哀而用克隆技术使丈夫重生,然后她把爱人当孩子一样抚养。该片被英国电影权威杂志《国际银幕》(Screen International)誉为“年度最具观赏性的电影之一” 并在2010年洛迦诺国际电影节首映。

菲利格夫2007年的剧情片《银河》(Milky Way, 2007)一举揽获洛迦诺金豹奖、巴塞罗那电影节最佳电影。

《迷幻天堂》(Dealer, 2004)荣获2004年柏林电影节观众选择奖以及一些最佳的导演奖(阿根廷马塔布拉塔、威斯巴登、莱切电影节)。

处女作《森林》(Forest, 2003)获得2003年柏林电影节沃尔夫冈•斯道特奖。

菲利格夫于1974年生于布达佩斯,没有进修学习过电影,一直做电视导演助理,如今他仍继续着拍电影、撰写剧本、布景设计、录音技师的道路。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编辑部、专栏作者群以及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读者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28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