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题目:The Secret to the Success of the Cannes Film Festival
作者:Eric Kohn
来源:http://www.indiewire.com/article/heres-the-secret-to-the-success-of-the-cannes-film-festival-20150514
译者:米若儿/校对:龙猫公子

fireworks-cannes-2015
2015年戛纳电影节隆重开幕,而盛大举行的高级开幕晚宴则为我们提供了某些剖析这场年度盛事背后运作的思路。

烟火表演开始时,那辆装满了身着无尾礼服的电影爱好者们的巴士停在了戛纳科鲁瓦塞特大道尽头的棕榈滩前。随着人群在白色高大的戛纳电影节开幕晚宴的帐篷前聚集,让人眼花缭乱的各种颜色使得空气都充满熙攘的一触即发感。通常在这个乱成一锅的典礼都会吸引千万影迷、老板、社交达人、名流和狂热的粉丝,不管是谁,只要踏足这夜的棕榈滩,必将融入吵杂的混乱中。但有那么一瞬间,这种沸腾的景象让整场晚宴停滞了,我们只能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因而戛纳盛会的背后仿佛潜藏着某种自相矛盾:这个盛典在迎合高端的文化感的同时,还需要满足大众对一个大型户外秀的幻想。然而再仔细看就会发现,那些看起来的矛盾事实上又相互补充得很好。

在派对的入场,人群散开,徐徐向前。同事们和朋友们在谈论对开幕影片看法的时候交换他们所知的细节信息,那是一位法国社会现实主义导演关于少年犯的作品《昂首挺胸》(Standing Tall)。有些人对这部电影被选为开幕作品疑惑不解,开幕影片一般会是更具噱头的作品,但也有人认为合情合理。“这部电影非常能代表法国,”前现代艺术博物馆的馆长Laurence Kardish说,他刚从柏林参加完法斯宾德回顾展。“所以选这部电影为开幕片是颇有道理的。”

《昂首挺胸》带有传奇色彩的法国明星女主演凯瑟琳·德纳芙(Catherine Deneuve)身袭紧身亮裙缓缓走过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眼光。虽然其他大家认识的面孔选择了更为低调的出场方式,比如携自己导演处女作、以色列题材电影《爱与黑暗的故事》(A Tale of Love and Darkness)亮相的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但显然不难被粉丝们发现。亮相的还有挤在桌边的评审团成员杰克·吉伦哈尔(Jake Gyllenhaal)和泽维尔·多兰(Xavier Dolan),评审团主席乔尔·科恩和伊桑·科恩(Joel and Ethan Cohen)以及乔尔的妻子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尽管如此,观众们即便错过了一些重量级嘉宾也不要紧,戛纳艺术总监蒂耶里·弗雷莫(Thierry Fremaus)稍后便用麦克风欢迎来宾并重点介绍几位重要嘉宾,每位名人都收获了观众的掌声观影,同时现场还会派发导览手册。因此戛纳不存在隐姓埋名的概念,明星才是这场秀必不可少的元素。

opening
但是他们并不是星期三晚宴的全部。坐在大厅桌边的是各个十分有影响力的发行人、管理者以及与这场盛事相关且必不可少的人物,来确保戛纳丰富的电影甄选能在世界范围内找到自己的大银幕。

在其中一桌,一位经验丰富的发行人正在探讨那些提前对买家展映的片目,他似乎对近期抢到的一个影片颇为得意,侃侃而谈。他不满于涉及家庭剧等公式化题材电影的泛滥,从开幕片《昂首挺胸》,到挪威导演约阿希姆·提尔(Joaquim Trier)的关于疏远了纽约亲戚故事的《猛于炮火》(Louder Than Bombs),再到意大利导演保罗·索伦蒂诺(Paolo Sorrentino)的《年轻气盛》(Youth)——影片中迈克尔·凯恩(Michael Caine)扮演了一位试图回顾自己一生的年迈作曲家——都难逃他的评论。“即使他们都很不错,”他说“但都是烂大街的题材,我很想看一些新鲜的东西。”

尽管如此,很多竞赛标题仍然是荧幕上的热门话题,其中包括新兴加拿大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Denis Villeneuve)的FBI故事片《边境杀手》(Sicario)在首映前就备受关注和期待。名气小一点的例如美国导演乔纳斯·卡皮纳诺(Jonas Carpignano)的移民题材电影《地中海》(Mediterranea,将在在影评人周单元展映)以及托德·海因斯(Todd Haynes)的女同性恋惊悚片《卡罗尔》(Carol),也让话题持续升温。

媒体的观片数量也在提升。第一天戛纳电影节就放映了两部参赛电影,分别是来自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海街日记》和来自意大利导演马提欧·加洛尼(Matteo Garrone)的 《故事的故事》(Tale of Tales)。两位导演都是影展的常客,这意味着新片将不可避免地被拿来与他们之前在影展获得成功的电影进行比较。马提欧·加洛尼的暗黑且奇怪的童话故事注定会分流观众,但是对《海街日记》的评价则一如是枝裕和电影一贯的评价:极其琐碎。

dairy
是枝裕和2013年的《如父如子》讲述了两对父母发现在小孩出生便抱错的故事。两年后,他的第十五部长片选择了改编一部日本漫画。《海街日记》讲述了另一个关于亲人间由于从前的错误而产生羁绊的故事:三胞胎姐妹参加了之前关系不太好的父亲的葬礼,并与父亲二婚所生小妹妹成为朋友相互照顾。小妹妹最初亲和地进入她们的生活,最终帮三姐妹消除心中曾被遗弃的芥蒂。

然而是枝裕和迷人又毫不夸张也不矫揉造作的能力使得《海街日记》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在电影进行过程中慢慢变化着,片中多场友善的交流戏底下角色们掩藏着的复杂心理活动也在慢慢发酵。换句话说,第一天展映并不是最理想的选择,很多睡眼惺忪的出席者此时正在倒时差和为未来几天规划行程。一位颇为赞赏的观众在推断这部电影的推广前景时说:“这是一部如果不在戛纳展映,喜欢的人会更多的电影。”(第二天便传来消息,这部电影将由索尼经典在美国负责发行)。

在一周时间内,今年的电影节的审片水平也必将被提升到一个崭新的高度。但是就现在而言,满是只想享受当下的兴奋并期待让这一时刻持续下去的人们。没有人看起来比评审团成员吉尔莫·德尔·托罗(Guillermo del Toro)更情绪高涨了,这个睁大眼睛的墨西哥导演和其他戛纳电影节的评审团成员一起整晚接受经过他桌边各种各样的问候。此时蒂耶里·弗雷莫请大家停下来,为这次晚宴的主厨报以掌声,德尔·托罗则往后靠看着这个喧闹的场面。“我得找蒂耶里来组建个该死的墨西哥乐队。”他说,心中盘算着他的评审团工作能允许多少派对时间。

对德尔·托罗幸运的是,他十天的戛纳影展包括了很多开幕式。“这次我们很幸运,”他说。有人想起去年的金棕榈奖得主《冬眠》(Winter Sleep),这部电影超过三小时,是时长较长的参赛电影之一。“今年的竞赛作品中最长的也不过两小时十一分钟。所以我们能做很多别的事。”

这也意味着他能观看比他行程安排更多的展映电影。他难掩自己对即将到来的周四的非竞赛展映电影《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Mad Max: Fury Road)的兴奋之情,这部影片在美国已经收获了如潮的好评,预计会相当卖座。“如果这个世界马上要末日了而我被困在某处,我会忘记所有那些让·雷诺阿(Renoir)或者布列松(Bresson)的电影,但我会牢牢记住《疯狂的麦克斯2》(The Road Warrior)。”他说道。

像德尔·托罗这种近乎歇斯底里的激情几乎每年都会在戛纳点燃。有低语交谈说稍后开幕的导演双周单元中会有更好的电影,同时一些同行在怀疑是否这次电影节的策划不再像以往那么着重于电影本身。然而,无论大家如何挑剔戛纳电影节的质量,都没有任何一个电影节能邀请到同等规模的评审了。最后,红毯环节多么疯狂,戛纳电影节在电影方面的交流始终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cannes-2015-party
然而,晚会后大多人并不了解那些。高端的晚宴结束后,在帐篷附近一个DJ用震天的俱乐部音乐点燃了整个夜晚,参加派对的人从另一个入口蜂拥而至。只需要走几步从一个区域走到另一个区域,大家就能进入到一个更不受束缚的世界,这便是戛纳电影节的成功的秘密。VIP贵宾们被挤向房间边,新游客抓起饮料便疯狂舞动起来。

对这个小团体而言,戛纳就是奢华游艇、昂贵名酒和半夜乱性的快乐王国。正是这种狂欢的热情大大增强了戛纳的时尚品牌知名度,同时也支撑着其作为电影平台的潜力。就像一位同事说的那样,戛纳可以“让书呆子把妹上床”,表明上确如字义,但同时也反映了戛纳用一场时尚主流的盛世来包装电影业那些保守顽固分子的实质。在戛纳电影节,一些边缘化的情感突然之间变成了一种风格(或者通过影展变成了一种“酷”)。

但这并不意味着戛纳就一定包含喧闹的夜生活。外头派对喧嚣,但有人会发现评委蒂耶里·弗雷莫就坐在一个几乎全空的帐篷里最偏僻的桌前,正在享受他的甜品,随后迅速坐上等在外面的车离开。这才是戛纳电影节的第一晚,更多的惊喜即将到来。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影迷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

71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