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5•译】“侯氏”武侠的诗意和华美

题目:“侯氏”武侠的诗意和华美
作者:Deborah Young
来源:http://www.hollywoodreporter.com/review/assassin-cannes-review-797267
译者:阿拉蕾
校对:掘地三尺

舒淇在侯孝贤的第一部武侠电影中扮演了一个内心柔软的神秘女刺客。

这是侯孝贤在2007年和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 合作《红气球的旅行》之后的第一部影片,艺术电影大师侯孝贤正面迎接台湾和中国式的传奇故事、景观和体裁。《刺客聂隐娘》( The Assassin (Nie Yinniang))是他的第一部武侠电影,斥资一千五百万美元,是迄今投资最大的一部影片。在熟悉他的影迷看来,这是一个奇特的,极度个人风格化的武侠片。快如闪电的剑术划开了寂静绵长并且雾月笼罩的景观,紧接着影片以纯粹的文学性的风格进行,而非人们所期待的流行的方式。精致的服装和艺术指导促成了精美绝伦的画面,颇具观赏价值。但它的精致可能会对它不利,那些渴望看到壮观中国功夫的观众恐怕要失望了。电影的故事情节和角色也很难把握,虽然对武侠题材来说这是常规标准。观众们需要从大量的含糊叙事中感受丰富、切实可感的诗意。不过艺术电影迷们倒是可能对这部影片抱以热烈欢迎。

这个故事发生在九世纪的中国,朝廷和强大的魏博军事地区在不稳定的休战期中共存。影片开场介绍了性格冷静的主角聂隐娘(舒淇饰)和被委托教育她的师傅“公主道姑”嘉信(许芳宜饰)。回到魏博的隐娘父母也许不知道,道姑逐渐把她培养成为一个举世无双的杀手,这在接下来的影片中一一展现。受到眼镜蛇敏捷的启发,她几乎能够在三秒之内割断一个骑马人的喉管。这是第一个迹象在表明侯孝贤刻意摆脱冗长而惊人的武打动作和令人激动的在绳索上打斗的场面,取而代之的是片子自有的形式逻辑,打斗的场面精简而切中要害。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侯孝贤并没有使用宽银幕,而是采用了近似正方形的画幅,这样就限制了进入取景框的角色数量。这是个巨大的赌博,他牺牲了画幅中大量的垂直空间,但也迫使他寻找最深情而自然的角度,去创造出能让人联想到中国山水画的影像。另一个让人惊讶的地方是,这部电影的杰出摄影师李屏宾(Mark Lee Ping-bing)以深邃的黑白色调拍摄,但是紧接着又在下一场切换为明亮的色彩。

作为刺客的聂隐娘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心软,它数次阻碍聂隐娘执行她的刺杀任务。偶然发现总督怀抱着他的孩子,于是撤回杀人的剑。(多么有意思的性别转换,这正呈现了一个女刺客内在的心理矛盾)。她的师傅嘉信道姑对此非常失望,派她回去刺杀曾经同她定亲的魏博节度使田季安(张震饰)。此时的田季安正在魏博同自己的妻妾和儿女们享受天伦之乐,但政治局势却令人堪忧。另外一个让人紧张的紧张因素是他总被一个美丽的黑衣女刺客频频造访,不久这个黑衣女刺客的身份就被辨认出来,她正是隐娘。

在逐个镜头之下,王室宫廷里明亮斑斓的丝绸服装和遍布图案的透明帘幕使在视觉效果上呈现东方式的美轮美奂。摄影机在里面几乎不移动。在这些迷人的画面中萦绕着一股情色的氛围,但保持固定姿态的演员又让这种情感疏远起来。因此,当节度使田季安大怒之下流放了一个年轻的朝臣,没有一个人情绪有所波动。这是电影中令人难以理解的情节之一,终于酿成桦木林中的伏击,隐娘在此与他们又有一次短暂的交手。

宫廷里,更多令人困惑的事情仍在发生,节度使田季安的宠妃(谢欣颖饰)隐瞒了自己怀孕的事情。一个白髯方士闻风而至,带来了本片唯一一处绝美的超自然时刻。但在所有的动作场面中,侯孝贤似乎都急于削弱其中的刺激感。(你可以想象徐克会怎么处理一个怒火中烧的宠妃。)

舒淇和张震都是土生土长的台湾影星,他们共同出演了侯孝贤2005年拍摄的三段式爱情电影《最好的时光》(Three Times)。在这部片子中,两人的角色更加风格化,少量的对话营造了很好的氛围,不仅仅是演员表演。而且角色和服装的设计都要求这两个年轻的演员举止庄重,在兵刃相接的打斗中表现得如同芭蕾舞者一般,其中有一幕交锋在夜晚的屋顶上。

在影片超高水准的制作里,主要功劳属于服装设计黄文英( Hwarng Wern-ying)和作曲林强(Lim Giong),在影片的原创音乐中,使用鼓声和其他元素来传达一种惶惑不安的现代情绪。

(编辑:果仁)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影迷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