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nes 2015·译】《麦克白》:卡司强劲、风格黑暗的精彩之作

作者:Leslie Felperin
来源:http://www.hollywoodreporter.com/review/macbeth-cannes-review-797690
翻译:杨沛
校对:二道贩子

在贾斯汀·库泽尔(Justin Kurzel)执导的《麦克白》(莎翁戏剧原著背景在苏格兰)中,迈克尔·法斯宾德(Michael Fassbender)饰演主角“麦克白”,而玛丽昂·歌迪亚(Marion Cotillard)饰演他野心勃勃的妻子。
  
  文娱界人士或许会过分迷恋地将《麦克白》只称作“苏格兰戏剧”,但是最近这部电影版本的主创们凭借集结优秀卡司和建立剧组打造了一部非常迷人的作品,而因此幸运地逃过此劫。尽管原著背景是设置在黑暗的基督教早期,实际上也只在苏格兰拍过一次(不同于罗曼·波兰斯基1971年的版本),在大多数其他方面,澳大利亚导演贾斯汀·库泽尔坚持用某种现代感弱化了莎翁这部讲述凶残野心的悲剧故事。虽然影片不可避免地被拿来与《权利的游戏》(Game of Thrones)相比,即便不是为了讨好,但是二者并没有可比性。
  
  影片强调阶级冲突,气氛又如恐怖片般毛骨悚然,而且最重要的是,使用野蛮暴力的元素,这对于莎士比亚的改编作品来说是一次更好的尝试,因为大多数的莎翁改编作品是在艺术院线以外盈利的。这部影片的商业市场应该是会有所保证的,不仅因为这部戏剧一直是高中课本中的固定课文,而且性感又极富魅力的迈克尔·法斯宾德本身的票房号召力也在持续增长,再加上后来他在主角名单中被忽略的事件更引起了效果。出人意料却在情理之中的搭档玛丽昂·歌迪亚饰演其控制力极强的妻子。
  
  唯一让人不满意的地方可能在于,严格的莎士比亚死忠粉会嘲笑为何这三个人(托德·路易斯[Todd Louiso],雅各布·科斯科夫[Jacob Koskoff],迈克尔·莱斯利[Michael Lesslie])可以冠名这部戏剧,甚至没有提及莎士比亚的名字。(人们猜测,他们大概是合作缩减了对话,并编排了一些原著中没有的无对白场景。)习惯于莎士比亚戏剧版本的观众可能对此也不会留下深刻印象。一个有着良好专业素养的演员应当将每一个词语,不管有多么古老,都能演绎得掷地有声。尽管在该片发布会上主创指出,不管整个剧组如何同尼尔·斯温(Neil Swain)合作来更好地传达剧本的意思,总会存在很多含糊不清的地方。而且,尽管演员脸上的表情是可以辨识的,可总觉得台词是飘飘然的,不像是从演员嘴里说出的话。有时候,我们宁愿背电话簿中的名字,而不愿说出这种自由诗体形式的对白。
  
  这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库泽尔初次执导的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连环杀手剧情片《雪镇狂魔》(Snowtown),就很依赖于低调的表演和咒骂式的丰富台词,使得影片成为了半记录式的自然主义作品。《麦克白》的演员剧组也与此类似,对话都趋于简洁。这种风格始于开篇——麦克白和其夫人埋葬死去的孩子,以及三个女巫的会面。女巫们站在薄雾中,带着苏格兰口音,唱响着转世轮回的三重唱。她们用扁平干哑的声音讨论着麦克白的命运,像是家庭主妇们在分享着邓迪蛋糕的做法。抛开对话,你唯一知道的就是“她们是女巫”,因为她们的眉毛间有着诡异的装饰,像退化的鱼鳃,又像第三只眼被移除后留下的伤疤。
  
  整个开场带着强烈的库泽尔风格,而且剪辑师克里斯·迪肯斯(Chris Dickens,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僵尸肖恩》)非常熟练地将关键场景剪辑在一起,构成了一整段连续镜头,以此充实了故事。比如战役的那场戏,麦克白、他的得力助手班柯(派迪·康斯丁[Paddy Considine]饰演),和他们的士兵击败了北欧人和叛逆者麦克唐纳,所有的场景都是慢动作和落幅镜头的结合,强调着中世纪战争的屠杀和混乱。一个年轻的男人,可能是谁的儿子,也可能是即将升迁的格兰斯王的侍从,躺在战场上。他的鬼魂黑漆漆的浑身是血,却也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就如同其他所有的超自然元素一样合情合理。这个鬼魂握住麦克白的短剑,说道,“在我面前的是一把短剑吗?”这就发生在国王邓肯被谋杀之前。(大卫·泽尔利斯[David Thewlis]饰演,你能辨别出他是国王是因为,引用巨蟒与圣杯[Monty Python and the Holy Grail]的一句话,他“身上没有粪便”。)
  
  大多数情况下,库泽尔和编剧增添的文字就如同上面所提,是恰到好处的,但有一些东西可能有点过于准确了,比如让麦克白和妻子在桌子上争吵,进行“把你的勇气用在该用的地方”的对话,虽然我们不能否认两位演员在一起确实产生了令人兴奋的化学反应。
  
  另外,大量文本外的内容充实了麦克白妻子这个人物角色,让她看起来并不那么像一个诡计多端的恶女,而是一个被挫败、伤痛和贪婪所驱动的女人,这样更能被观众理解。歌迪亚的法式口音强化了她的差异性,而美杜莎式的辫子和亚当·安特风格的蓝色眼影,都表明她与一个中世纪的“邮购新娘”并无两样。她喜欢过更好的生活而不愿待在破旧的帐篷里,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去。让她见证麦克德夫夫人的死亡也是本片一个讨巧的安排,因为这样才能为她因罪恶感而爆发埋下伏笔。歌迪亚在这个角色的最后一幕中说到,“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这是一段内心破碎的独白,定能让这位已经得到认可的演员获得更大的赞美。

  法斯宾德的出现可能不会那么让人印象深刻,因为观众知道英语本来就是他的母语,即便众所周知他对于他的另一门母语德语也很熟练。他的苏格兰口音在某些地方有些不稳,但是当你考虑到他已经赋予了这个角色很多时——招摇自大的做派、军人般威严的风采、自我怀疑的表现,以及抓住皇冠后又一步步瓦解这个自大残暴的形象,口音的挑剔完全是吹毛求疵。但他尚存着一丝讥讽式的残暴,抹去了他在困境时的高尚感,这算是处理不当的一处地方。他简直就是一个受恶魔般野心蛊惑的男人了,如同电影《鬼影实录》(Paranormal Activity)中某处滑稽的片段,使人印象深刻。

(编辑:一个Delpy)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影迷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