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迪潘》将镜头对准斯里兰卡战争难民,与前几部作品是完全不一样的故事

法国导演雅克-欧迪亚每次来到戛纳必受关注,一是因为作品好,二是因为运气差。2009年《预言者》斩获戛纳评委会大奖在国际影坛受到瞩目,2012年《锈与骨》再次受到评论界肯定,然而第一次惜败迈克尔-哈内克的《白丝带》,第二次输给《爱》,还是哈内克!终于今年没有了这位老对手,又加上竞赛单元质量平平,戛纳或许会给欧迪亚一个亏欠多年的金棕榈。而实际上,《流浪的迪潘》终于在刚刚落下为帷幕的68届戛纳电影节夺得了最高奖项——金棕榈大奖。

欧迪亚这位量少质优的导演从来不拍同一个题材,这次新片《流浪的迪潘》将镜头对准斯里兰卡战争难民,与前几部作品是完全不一样的故事,但其每部作品的故事又冥冥中有神秘的相似,《流浪的迪潘》中能体味到《预言者》里善恶之间模糊的界限和分寸感,亦能看到《锈与骨》里绝境中生出希望的人性光芒。

影片讲述在斯里兰卡,内战已经快要结束,无数难民等待着离开这片被战火摧残的土地。为了更容易申请政治庇护,年轻的女人雅丽妮、曾经效力泰米尔猛虎组织的战士迪潘和9岁的失去父母的小女孩伊莱娅冒充一家人,来到法国巴黎近郊le pre开始了新生活。迪潘在这片贫民聚集的郊区找到了一个公寓管理员的工作,不会法语的雅丽妮也在一户人家做家政,“女儿”伊莱娅则进了附近的学校。生活看起来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充斥着暴力、毒品、犯罪的巴黎郊区,注定不会是他们平静生活的净土,当命运不可逆抗,迪潘只好用自己最熟悉的手段,守护这个由三个陌生人组成的相依为命的“家庭”。

在这个残酷又悲悯的故事中,人性感情之复杂被表现的尤其好。抛开故事背景,仅仅三个性别、年龄不同的陌生人,在绝境中犹疑着试探着彼此靠近的刻画就极为精彩。从开始几人对彼此一无所知到被命运栓到一起,主人公之间从动物性的依存到有了人性情感牵绊,这个过程并没有被刻意描写,而是在对几个人融入法国社会生活的细腻表现中自然流露出来。

导演对三人日常生活细致铺陈,一则将法国社会的移民问题表现的淋漓尽致,同时没有丢掉导演想让观众看到的主线。当“一家三口”关系变得越来越亲近,一切似乎在变得好起来的时候,导演始终控制着节奏和气氛,让你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从小区的枪战开始,故事进入不可挽回的悲剧。迪潘在社区画的那条免战区域界限没有任何用处。也预示着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真正的和平。

欧迪亚的电影,不能规避的话题是暴力,他每次都能将暴力拍出复杂的层次和不同的质感。《预言者》里暴力由恐惧而生,《锈与骨》为生活和自我而战,《流浪的迪潘》中的暴力是命运无可奈何的强加。但仔细观察,每个故事里的暴力都与生存有关,与爱有关。有的时候是爱的缺失,有的时候是对爱的保护。正因为如此,欧迪亚的暴力表象下总有一点温柔温暖能戳中人心。

欧迪亚用镜头讲故事的能力依然非常棒。开篇寥寥几个场景就将战争中家国残破的景象和调子定了出来,而后也不拖泥带水,用了一个漂亮转场就交代了时空变化。那个出色的过渡场景是这样的:前一个镜头迪潘“一家人”挤在难民登船的人流中,下一个镜头便是迪潘头戴闪亮的米奇头饰,在巴黎街头贩卖饰品。这个转场镜头从虚焦变实,闪亮的米奇头饰让人印象深刻,有一种穿越的离奇和滑稽之感,和迪潘脸上的一脸茫然共同营造出主人公与新的生存环境完全脱离无法融入的伤感氛围。

影片结局受到了些争议,在暴力街区也无法得到安宁生活的一家人终于来到片中女主人公心心念念想去的英国,在那里迪潘与雅丽妮有了自己的孩子、家人和朋友,美丽的庭院与温馨的聚会……有人认为这样充满光明希望的结局给影片的暴力镀上了一层诗意的色彩,也有人认为破坏了影片的力量。事实上比起《锈与骨》很明确的励志结局,《流浪的迪潘》可以有另一种解读。如果注意到摄影师艾波宁-莫曼苏在这部分的调色用光,和尼古拉斯-贾尔用的圣歌般的音乐,可以意识到这个场景或许并不是真实的,那种视听语言营造出的天堂般感觉,也许只是在告诉我们这是巴黎郊区那场火拼中,男女主人公最后相拥在一起时,两双饱含光芒的眼睛所憧憬的美好世界。

本文原载于搜狐娱乐

(编辑:一个Delpy)

帼杰
帼杰

旅法影评人,曾经应邀为国内多家门户网站担任国际三大电影节特邀影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