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dxw

22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在《模仿游戏》中饰演了艾伦·图灵,本片已经准备好角逐奥斯卡。本尼迪克特应该是电视剧行业中最忙的人了。

如果你想要阻止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那绝对是巨大的困难。

他永远在你想像不到的地方一直前进和改编,因为他现在比其他演员都要大红大紫。两个星期之前《帝国杂志》试着和他取得联系,但他在忙着拍《理查三世》,在绿幕工作室中拍摄《霍比特人》,给希瑞·坎配音,在动画的丛林中摸爬滚打,并在头脑中构思着哈姆雷特。在他要登上去往多伦多电影节的飞机之前,他终于能挤出时间在希思罗机场和《帝国杂志》的记者们说上几分钟的话。他将给多伦多的观众带来他的最新转型作品《模仿游戏》,他在其中饰演了二战中的电码议员艾伦·图灵。康伯巴奇忙的不可开交,我们的交谈差点让他错过飞机。

图灵是能让康伯巴奇所陶醉的那种角色。他喜欢那种用表面掩盖自己内心世界的角色。与其做表面功夫,不如深入角色的心灵内部。图灵看起来笨拙冷漠,比起去破译战争中的重要密码,这个天才更喜欢玩填字游戏。然而这个他的内心知道何之为爱,但是作为一名同性恋者,无论他拯救过多少生命他都可能会被关进监狱,所以他隐藏了自己的情感。他必须控制,否则真的很危险。这是个很难演的角色,但是康伯巴奇完全适应了,而且他已经得到了奖项的提名。

这种解开谜题的能力也是让康伯巴奇成为明星的原因。自从他饰演了聪明绝顶不为世俗的福尔摩斯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功成名就了。到现在为止的四年里,他出演过很多角色:军情六处的特工、全宇宙最危险的恶棍、朱利安•阿桑奇、梅丽尔·斯特里普的外甥、最佳影片中的奴隶、和一条龙。我们有太多可聊的,时间却太少。已经开始播放最后的登机广播了。

《帝国杂志》:在《模仿游戏》中很难找到平衡。一方面,它是一个关于解密使战争胜利的的故事;另一方面,它也是个悲剧,这个男人必须要隐藏自己的天性并且因为它而受到责罚。这真的需要平衡的表演。

康伯巴奇:确实是,但是这也是这部电影非比寻常的地方。剧本上就呈现了一切。图灵就像丘吉尔形容的俄国:它是个包在谜团里的迷中之谜。但是这部电影讲述了关于什么是沟通、什么是秘密,它们是如何通过爱、战争和性来影响我们的生活的。

《帝国杂志》:你对他了解多少?

康伯巴奇:相对来说很少。我知道只是知道那个人。我知道他是个破译专家,并且因为同性恋被举报,而事实上这是真事儿。我知道这些是因为我看过德里克·雅各比的《破译密码》,他十分吸引人,我记得我是和我的父母一起看的。所以我觉得我对他有点了解,但是剧本上的故事我有很多都不知道。我不知道破译者需要维护着如此深层的秘密,并且事情通过《官方保密法令》所曝光。一个男人需要保守他性向的秘密,去破解二战的密码,并且点亮他的生活,剧本使这些故事接连起来,我认为这是非常巧妙的。通过阅读剧本我真的了解了这个男人。我能明白为什么当权者当时很生气,但是我不认为他有任何反社会的行为或者认为他只是用另一种活法存世于身,而且我十分喜欢。

《帝国杂志》:在这部电影中有人描述图灵是个“格格不入的人”。你好像通常会被这种角色所吸引。你和这类人的关系如何?

康伯巴奇:嗯,我认为其实他们并没有那么奇怪。“格格不入”是图灵的母亲对他的说法,我不想就此变成一个业余的精神病专家,但是他的古怪看起来是无法避免的。因为在他四岁之前他都没有被好好的照顾和抚养。在他的生活中,没有获得正常家长的关爱,这会让成长停滞,也会让他变成现在的样子。他的语言都用文字的形式表达出来。当他上学的时候,他对班级上的一个男孩子产生了好感,但是他并没能表达出来,因为他没有理解,没有人教他做最自然的自己或者同性恋是可以被理解的。在孩童时期,他压抑里自己的情感,但是密码破译把这种热情点燃了。我认为这让他变成了他本来的样子。他并不是格格不入的。在我看来,站在他的角度上,他像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在他生活中的某些被孤立的情境其实会让他形成一种需要帮助大家拯救世界的想法。而对于其他角色来说,他们只是简单的维恩图解中的几个点。但是也有很好的人,有愚蠢可笑的衬托,和糟糕的情人;这里有英雄也有史诗般的情侣;有的人有着难以置信的热情和不可思议的聪慧,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智慧,比如梵高;有很聪明的反派,也有愚蠢的反派。还有很古怪的人。我试着让自己保持兴趣,也让其他人保持兴趣,所以我不认为你能让他们保持一致。就像总是去告诉迈克尔·法斯宾德去演一个性变态一样。他演过许多其他角色。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帝国杂志》:对不起,我并不是希望你去一次又一次的出演同样的角色。实际上是非常不希望。

康伯巴奇:不,不,不!我知道,而且我不是在为自己辩护。只是很想去评论一下这件事。我觉得可能很多人会这么认为我——不是,因为我觉得你不是这么认为的——但是我想会有很多人去比较我的角色。这很有趣,去演奇怪的人。我也非常喜欢去演那种贴近我生活经验的角色,而且我认为我必须要尝试与我自己本身完全不同的角色。

《帝国杂志》:过去几年你好像是接了很多戏。我曾经读到过,你小时候非常活泼,并且到处跑动。那么当你非常忙的时候你是不是最开心的?

康伯巴奇:(大笑)不不……我喜欢假期。我喜欢在房间的角落里安静的坐着思考。我喜欢就坐在那看着美景。我喜欢看着其他人工作。我喜欢和我爱的人在一起。我喜欢宅在家里。我喜欢的所有事情都和我现在的工作节奏完全相反。但是我的工作我也很热爱。我只是需要时不时的提醒我自己不要这么热衷于我的事业,偶尔也需要休息休息。我想去尽可能的多做一些事情,但是我也不想去改变我的职业,也许我会去做一名制作人、导演或者编剧,但是我也想做一个生活在这个世界中的人,有着自己的生活。这要比不停的工作重要的多。我的日程安排到2016年中期应该就差不多该结束了,实际上想到这会让我放松,因为这意味着到时候我可以计划我自己的生活了。在休息之前我会尽可能的利用所有时间。我认为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自大,但是我就是这样感觉的。

《帝国杂志》:回顾一下你出演过的角色,有什么是你不能拒绝的因素吗?

康伯巴奇:是。是有的。是有的。被那些我认为是偶像的人邀请合作是非常令我兴奋的,而且他们还可以启发我的灵感。所以你说的非常正确。

《帝国杂志》:在过去的这几年,哪个时刻让你觉得自己很出色,让你觉得“我不敢相信发生的一切”。

康伯巴奇:走在奥斯卡的舞台上,我参演了一部被提名最佳影片的电影。看着梅丽尔·斯特里普和丽贝卡·豪尔因为电影《八月:奥色治郡》和《队列之末》坐在她们的位置上。第一天出演《星际迷航》的打斗场景。彼得·杰克逊说,“嗯,你完成了。”当时我正在给史矛戈配音,但我希望再来一次。他说:“你想把最后那几句话再来一遍吗?”然后我说,“不,我想要整体重来一遍。”然后我们又重新拍了两三次。在完成《After the dance》舞台剧我坐上了辆车去酒吧玩了一会,然后睡了四个小时,然后我骑上了战马看着斯皮尔伯格拿着扩音器大喊“开始!”,然后在一战中我带领着80多人马组成的骑兵部队驰骋。我去见了彼得·方达和杰克·尼科尔森。跟朱迪·丹奇说希望她在《Hay-on-Wye》中扮演我的母亲。然后和巴兹·奥德林,比利·克里斯托和绝对终身成就的米基·鲁尼在名利场举办的奥斯卡派对上相聚。

《帝国杂志》:这几年过的不错,是吧?

康伯巴奇:简直棒极了。

《帝国杂志》:我们能聊聊……

康伯巴奇:哦!不好意思打断你,但是我听说大卫·鲍伊是《神探夏洛克》的影迷。这绝对是件大事儿。但是对于鲍伊来说,这是一个“好吧,我该退休了”的时刻。

《帝国杂志》:我们来聊聊《神探夏洛克》吧。现在看来,自从第一集起,你就马上红了。出演福尔摩斯的你是什么感受?

康伯巴奇:它的确在一夜之间改变了我。我从来不那么关注互联网,不是很关注电视剧或者电影。我不知道一个电视节目会在网上得到如此直接的反响。我以为制作电视剧的确会需要那些评论。但是我没意识到会有这种论坛,通过推特、脸书和其他各种社交媒体为这部电视剧聚集大量关注,在某种程度上达到了狂热的程度。我知道我们会得到关注,因为我们一直围绕着人物原型。我知道我们会因此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但是我完全没想到我们能马上获得如此追捧。我也完全没想到我们会深入人心并且被大家崇拜。这让我非常兴奋,而且是持续的兴奋。这让我们的野心远远比刚开始要大得多,它让我们毫无顾忌,因为铺天漫地全是我们的广告。我知道剧本有多么的好。我知道剧本里所描绘的现代福尔摩斯和华生是以原著为基准的,所以我们运用了正确的能量去创造我们的电视剧,但是由于推特……全世界开始知晓我的名字……我不理解。我以为人们会更喜欢我一直拿着的笔记本和钢笔!我以为他们只是会给我们拍拍照片!简直太棒了。举国都在讨论着我们,我只是在想,“妈的。全都改变了。太疯狂了。”

《帝国杂志》:你学会如何面对你的声望了吗?

康伯巴奇:不去在意它。继续你的生活,不去想它。我只让人们去记住我就是 我,而且会一直做我自己。我从我的父母身上学会去衡量我的道路是否脱轨或者让我持续对自己的生活保持警惕……如果我一直在娱乐圈,或者我被它所控制,或者我能试着去适应这种生活。无论如何你永远都不能让所有人满意。这条路上充满了疯狂。也会有很多奇怪的事情,但是我不想谈论这些,因为你去谈论它就给它以本不应该存在的生存机会。大家对我的爱我非常感激。

《帝国杂志》:我们知道你即将回到《神探夏洛克》剧组,我知道我问你剧情细节也没什么意义……

康伯巴奇:我不能透露半点风声,所以你想怎么问都可以。

《帝国杂志》:我非常想问的是:经过了三季,还有什么是仍然能在福尔摩斯身上探索到的?

康伯巴奇:哦,很多。非常多。我们还没见过他抑郁的样子,所以那会非常有趣。

《帝国杂志》:这是到现在为止你最短的回答。

康伯巴奇:是的。

《帝国杂志》:你的日程非常满,马丁·弗瑞曼和史蒂文·莫法特也一样,那么你觉得《神探夏洛克》会持续多久呢?

康伯巴奇:嗯,直到它不再精彩了。其实,我希望在它无趣之前结束。我希望我们能在最巅峰的时刻结束。但是我们会一直拍到我们不想再拍为止。只要那些想法还在,观众还想去看,只要我和马丁还没有老到我们记不住台词,或者走不动了。我很希望年老时也能去演这部戏,我真的希望。

《帝国杂志》:有什么是你职业生涯的试金石吗?有什么是能让你回头的或者让你知道你身在何处的吗?

康伯巴奇:没有。如果有的话,我会很无聊。我希望我们每次回来拍电视剧都像是重组一样。我刚才说了,我不能泄露任何细节,所以我不能告诉你会发生什么,但是这次的圣诞特辑和和正剧都是非凡的。我非常的兴奋。我实在是等不了了……所以我猜这就是试金石吧,但是每一次重组都非常难,因为每一次都是不同的,而去总会有更多的工作要去做。专业的说,那是试金石,因为它是我热爱并享受的事业,但是它仍然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它也应该是挑战。

《帝国杂志》:你为了《星际迷航:暗黑无界》献出了自己的处女好莱坞作品。你是如何作出决定的?

康伯巴奇:在拍摄现场是很难的,因为你要作出很大的努力,并且需要很放松,但是你要知道在一个重量级的电影当中要做到这些很难。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非常害怕。我花了很久才能说出:“其实,你介意我们在这拍吗?我能看看这一条吗?”你需要找到自己的位置。谢天谢地的是,刚刚开始我就找到感觉了,所以我可以早点找到存在感。但是这绝对是个有趣的体验。和像J·J·艾布拉姆斯这样的人在一起工作很愉快。你早上起来的时候会觉得有些紧张,不过他会让你感觉好像是在拍喜剧,然后我们做一些日常工作,或者让电影变得魔幻起来。他有时会给我们介绍其中一个临时演员刚好是世界上顶级的脑部外科医生。太不可思议了。他希望在拍摄现场有一种派对的氛围,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这非常有感染性。拍摄电影要度过的时间很难熬,所以很需要娱乐精神。

《帝国杂志》:然后你在《霍比特人》中出演了巨龙。史矛戈得最后一幕与你想象中的有什么不同?

康伯巴奇:截然不同,但是最奇怪的是,他们在你周围创造了一个世界,真的。在《星际迷航》里,我知道我在一座宇宙飞船里,因为布景就像是宇宙飞船。但是当你看到电影的时候我就身在另外一个空间里了。这是那部电影带给我的。但是回到史矛戈上,我从不在在屏幕上到看自己,因为看到所有自己演的不好会让我有一种可怕的自我意识。但是这绝对是让人开心的。我和一位老友一起在洛杉矶看了电影。我们小时候对这部小说都很着迷。我们坐在那就像上学时一样咯咯的笑着,然后他说,“天啊!太太太太酷了!”我记得我只是转过去看着他然后大喊,“我是那条巨龙!”

《帝国杂志》:接着你去为《丛林之书:起源》中的老虎谢可汗献声了?

康伯巴奇:是的。这是在动漫展之前我和安迪·瑟金斯就已经谈过的。当时我们见面是为了《霍比特人》的访谈,我们一起笑了起来,因为,“哦,我真希望我们能告诉他们!”

《帝国杂志》:所以那不仅仅是配音工作是吗?

康伯巴奇:与其说是动作捕捉不如说是面部识别。动作捕捉器记录老我们的面孔但是它也同时拍摄我们的身体动作,所以我们需要在布景范围内的具体地点去做动作,动作捕捉专家和特效人员会把我们所拍摄的动作嫁接起来。我花了很久去告诉大家我不只是给史矛戈或者死灵法师的配音,我是真的在演绎他们。死灵法师是下一部电影的重头戏。我知道巨龙在第二部中很抢镜,但是死灵法师就是索隆,基本上。我昨天也去拍摄了一部分(9月5日)。但可能是我最后的部分了。

《帝国杂志》:到目前为止我们只看到关于死灵法师的一点点小暗示,所以……

康伯巴奇:你期待些什么呢?我不知道我能透露什么,因为它实在是电影中很重要很重要的场景。但是他是个关键者。你会看到甘道夫在策划着什么,也会看到接着会有怎样的情节。这会带来一个毁灭性的结果。史矛戈在第一部分里面已经跑了出来。我不想为大家毁了这部片子,可是已经有小说了啊。

《帝国杂志》:最近你出演的电影都会有打斗场景。唯一没有的就是《危机解密》,你饰演朱利安·阿桑奇。在经历过如此的成果之后有点小失败会是什么感觉?

康伯巴奇:我不知道。很多人跟我说:“哦,我真的很想看那部电影。”所以可能人们还没意识到它不是很好?我不知道。我没有去做宣传或者去营销它。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那部电影让我非常高兴,而且我认为时间会证明的……但是我并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我也没有后悔。你不能希望自己其实没做过什么事儿。(康伯巴奇身后很吵,他意识到自己可能走丢了,很有可能赶不上飞机了。)

《帝国杂志》:看起来你必须要走了,但是我们最后快点谈一下《哈姆雷特》把。你要等到2015年年底才开始,但是它已经始一部制作大戏了,会不会对你是一种压力?

康伯巴奇:(笑)知道票已经卖光了?是的。好吧,其实还好,因为我已经和导演琳德赛·特纳讨论了很长时间了,而现在我们有了理想的时间和地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它需要如此。我们需要时间来沉淀这部戏剧。它也同样需要严谨的调查,就像它始一部新戏一样。这就是我们要一起致力于做的。(他对旁边的人说:“埃里克·菲尔纳在飞机上?哦,他肯定坐在最好的位子上。我要跟他换座位。”)不好意思!哈姆雷特。它带给我的只有开心。我们有很多时间去谋划,这很好。

《帝国杂志》:哈姆雷特是每个演员想加在自己名单上的重要角色。你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康伯巴奇:下一个?天啊,我不知道。我能先演好哈姆雷特然后再告诉你吗?其实,我还是最好先赶上这趟飞机。

注释:

1.1986年版在西区和百老汇都上演过,1996年BBC拍成了电影。YouTube上可以观看。
2.康伯巴奇的父母是演员蒂莫西·卡尔顿和万达·泛森。他们在《神探夏洛克》的《他最后的声音》一集中饰演福尔摩斯的父母。
3.丹奇会出演约克公爵夫人与康伯巴奇在《查理三世》中合作,这是BBC改编的第二部奢华莎士比亚大剧。
4.安迪·瑟金斯指导了一部关于拉迪亚德·吉卜林为故事主角的电影。克里斯蒂安·贝尔饰演巴格希拉,凯特·布兰切特饰演奥阿,安迪·瑟金斯则出演巴洛。
5.比尔·康顿的电影花费了大约2800万美元,全球票房只有850万美元。
6.这部戏将会在巴比肯艺术中心上演,2015年8月5日开始上演12周。票已售罄,将近10万张票几个小时就售完了。

“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自大,但是我就是这样感觉的。”

(编辑:果仁)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影迷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