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appening (M. Night Shyamalan, 2008)

在好莱坞的导演中,他依旧还是那么特立独行,编剧、导演以及监制完全属于自己的电影,特别是将对于恐怖电影的理解和感受如此彻底得贯穿到自己的作品中。1999年的The Sixth Sense是他第一次锋芒绽露,尽管Lady in the Water(2006)让人有些失望,可还是让人对他的新作品保持强烈的期待。他有一种能够将需要的恐怖素材集中起来,让观众产生期待、猜疑以及最后豁然开朗的享受,而镜头之间的恐怖气氛总会从始至终弥漫着。

在The Sixth Sense里,影片中Bruce Willis发现自己只是个死人的结局将观众所有的观感全部清洗一遍,让人只能在必须重新回顾电影的基础上才会明白导演营造的恐怖。这是恐怖电影史的一个经典时刻,也就从那时开始,让我对他的每部电影总是充满无数期待。但是很显然,或许是M. Night Shyamalan觉得有义务在之后的每部电影里必须和自己之前的成功作一个竞赛,所以每每可见他煞费苦心却总是有些过犹不及。Unbreakable(2000)是一个关于自卫反击和超级英雄的寓言故事,最后被那些小把戏交织在一起直到电影结束,但不可否认,这依旧是一部杰作。

Signs(2002) 中Mel Gibson扮演了一个可悲的父亲角色,在真实世界的玉米圈事件里M. Night Shyamalan加入了“异形”,电影结局归根结底是对信仰的一种讽刺。The Village(2004)让神秘的恐怖气氛笼罩在一个封闭的清教徒世界,人们将自己深藏在树林里,恐惧着自己编织的谎言,而别处心裁的结局则将恐怖归源于孤立和人心。M. Night Shyamalan有很多好故事,不过可惜他总是倾向于要在电影里做过多的阐释。

The Happening有点像是Signs和Steven Spielberg的War of the World(2005)的联合体。电影里Elliot、Alma和失去了双亲的Jess组成了一个家庭,他们漫无目的得逃亡在野地里,面临来自无所不在却又难以名状的威胁,只是由于Elliot的职业本能,让他明白这是自然界的神秘力量。人们滥用了地球,对于人类而言,这本身就是一种致命的伤害。不过事实上电影里的恐怖来源早在电影的生物课上就已经得到解释:这是目前人类还无法了解的。自然界需要自我调整过于承载的负重,问题只在于,使用哪一种方法而已。人们很显然如往常一样在期待M. Night Shyamalan给出的最后解释,可惜这次未能如愿。

The Happening的故事像是一个关于当代环境学说的寓言,M. Night Shyamalan同样在电影里附上自己特别的声音,非常到位的、严肃的以及令人不安的。作为他最新的电影,我只能说他依旧在尽力却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The Sixth Sense的成功已经成了他的一个负担。The Happening的开头极具震撼力,与之相比结局过于浅薄无力,有些虎头蛇尾之嫌。电影中值得一道的还是James Newton Howard的配乐,在树枝和树叶们咆哮的那些瞬间,屏幕前只有声音,那种致命的声音。

看了电影的那个晚上,我突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一个大厦的建筑工地上,突然大门上面的一块水泥柱和玻璃砸下来,砸死了几个建筑工人,而此时我正在隔街对面,看着悲剧的发生……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

218 Comment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