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都爱看的出轨情事——《男与女》

最近,在已婚妇女圈十分盛行的韩国电影《男与女》(남과 여,2016),一如之前的《昼颜》,让一众人妻看完后怔怔不已。

影片围绕全度妍和孔侑饰演的两个主人公以及他们各自的家庭展开。不同于以往的婚外恋题材,例如《密爱》(밀애,2002)、《爱的色放》(썸머타임,2001)、《外出》(외출,2005)等韩国影片,肉欲大于情感,感性胜于理性,《男与女》走的是干净的纯情路线。

他与她都在家庭、社会的框架下,分别作为父亲、母亲的角色,因为孩子有着相似的经历,从异国相遇到韩国相恋。这份隐忍、克制却又心动和纯情,发生在他和她两个中年人身上,更显难得。全度妍和孔侑都贡献了层次感丰富的演技。下面,会以图解的形式浅析两位主人公的情感发展脉络、演员表演及影像上的特点。

女性通常有两个角色,一个是家庭中的角色,一个是职场中的角色。影片的拍摄地从赫尔辛基到首尔,她的身份也从母亲到职场女人慢慢展开。

这是儿子第一次打她。她没有惊讶,也没有生气,而是弯下腰,耐心地和孩子解释,告诉他应当说,“妈妈,对不起。”这里也是第一次交代了儿子的情况和母子关系。

两人第一次同车,他载着她前往露营地。北欧的雪让整个色调都显得冰冷。大雪把一切都静音了。车外的安静延伸至车内,镜头拉近至车内,两个人的关系一如之间的距离,还很陌生。此时,两人只是心系自己孩子的母亲和父亲,他的少言寡语却让她感到安心,她在车上睡着了。

回到首尔后,他又一次载着她,第二次同车。首尔的阳光很好,路边一片枫红。她问他,为什么不刮胡子。他笑说,是因为没吃早饭吧。此时的镜头,相比于上一次同车,拉地远一些,将两人置于车的景框下,距离很近,显得亲昵。

回到两人第一次吃饭,不似正反打面对面那样地亲昵熟悉,而是选择侧面的视角,像用边框将两人分别框起来,暗示了此时关系的疏远。影片很多镜头是大光圈,背景都显模糊。他这边是朦胧美好的灯光,也许是他的心绪先起;她这边则是一个男人模糊的侧影,显得沉闷黯淡。

她说来了这里以后,有看手表的习惯,否则不知道白天黑夜。他说,我懂,我也是过来人。此时,第一次配乐响起。他和她对称的构图,四周背景都是明亮的灯光,暗示两人第一次卸下防备,有了沟通的意愿。与其说是心动,不如说是因为孩子处境的相似,开始有惺惺相惜的感觉,那种克制、淡然的相知。

两人在雪地散步,纯净、美好。一开始他走在前面,下一个镜头,她走在了前面。这场戏似乎是两人关系发展的预示。从他的主动、她的被动到她的义无反顾和他的放弃。好像男女之间的情感流动就是如此。当她慢慢敞开心扉,开始接纳她的他,他却退缩了或者说离开了。

桑拿房的第一次。也许还谈不上爱情,只是某种微弱的情感传导至身体,却觉得异常美好。画面处理地很干净。屋外的天寒地冻,屋内的热气氤氲。她依偎在他的身体里,寻找温暖。这场戏以近景和特写为主,尤其是脸部特写,欲望的表达直接、粗粝。

这是回到首尔后的酒店床戏。铺垫了不少镜头的前戏,从膝盖亲吻到大腿,再到两人身体的交缠。镜头角度丰富了许多,身体局部的特写增多,两人此时的状态,相比于第一次在桑拿房,更多地是情感的导入,因而画面细腻度和流畅度也增加了不少。

回到首尔,丈夫认为她不愿意把儿子送到特殊学校是虚荣。她垂下了头,不反驳。有着这样一位心理医生的丈夫,理性到任何事都可以分析说理,她也许活得很累。影片对丈夫的描摹很少,仍然可以揣测出她的不幸福,以及她对于沟通的渴望。

那是回到首尔后的第一次重逢。她又惊慌又开心,本以为再也见不到了。这家店名“Surreal but nice”, 可以译为“超现实但美好”,正如他与她之间的故事。此时的她,展现出女性的另一个角色——出色的职场女性,妆容、发型和服装都干练、优雅地恰到好处。

他拿起了一张她的名片,默默地记下了号码,避免再次询问遭拒的尴尬。他笑说,她看起来不像社长的样子呢。原来,他的她,是这样一个女性,成熟、独立。到此刻,她的形象完成了两种角色的合体。她的情感此时仍然是克制不外露的,而他的意外到访也开启了两人随后的情感脉络。

他的妻子出现了,却无故把杯子打碎了。他站起身,没有责怪,眼神里有一丝惊慌。这样的反应,是种小心翼翼,不是爱吧。他的女儿此刻跑来,躲在一角,他依旧是那样的眼神,惊慌又平静。

这是儿子第二次不小心撞了她。她忍着痛,摸了摸头,却对儿子笑了。相比于他,她对孩子的爱更多地是理解和包容,而不是承受和忍让。

在集装箱的天台上,他伸手帮她扣了扣子,拉一拉她的袖子。她笑了,一丝甜蜜的笑。他就是这样,会记得她说过的细节(胃不好,不喝咖啡,喜欢喝大酱汤),还有这样暖心的举动。

她主动拉了他的手,喘着气,既紧张又心动,手指来回摩擦。这是桑拿房那场戏之后,她终于慢慢打开了心扉,开始去接纳他。从这个节点开始,她真正爱上了这个男人,情感表达逐渐外露。

从门外涌入的工人,打破了沉默。她惊慌地缩回手,不自觉地放在了嘴唇上。那是害怕和自我保护的举动。

他的妻子因为受到刺激,站在高台上肆意跳舞,他却没有办法劝服。他发现女儿害怕地躲在门口,他的表情显得既惊讶又无力。妻子发现了女儿,欢脱地跳了下来,去拥抱女儿。似乎暗示出妻子和女儿的关系很好,交代了女儿的情况也许和妻子相似。

同样的场景发生在他的身上。他站在高台上,女儿走近他,他一如之前地惊慌,身体僵硬,随后将女儿抱住。他和女儿一直都有互相在意,但一直没有语言的沟通和身体的接触,直到这一次,真正地,和女儿达成了某种共鸣,他完成了父亲的角色。也是因为如此,他最终没有见她。

她逃离了商务宴会,奔回首尔,酒店的门口。并没有出现她的手,下一个镜头,她已经处于房间内。急切的心情省略了推门的动作。

第二次酒店相约,也是她抛弃一切之后。他在手停留在门把手边,迟迟没有行动。下一个镜头则是他哭泣低头的脸。她紧张地徘徊、等待。还是,错过了。两个门把手镜头的对比,也表明了两人一进一退的对比。

回到第一次酒店相约。镜头不断地在室内室外切换。室内很安静,没有任何环境音;室外,则是城市依旧的喧嚣。室内室外就像两个世界,室内是属于他们的世界,没有烦恼;室外依旧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家庭和社会。这种声音和环境的隔断,也暗示了两人婚外恋的处境和心境。

他开着车,载着她去寻找儿子。橙色的雨衣让儿子成为了这场戏的重点,她把自己的鞋扔向河中,再去拾起,帮助儿子完成了心里幻想的故事,是一种心灵的治愈。一如之前,儿子打她推她,她都站在儿子一边。他捏着伞,也并不撑开,从心里去体谅她与她儿子的感受。

海边的这场戏是全片色调最明亮的,也是她寻找温暖的终点,她完成了森林散步时走在他前面的旅程。某种意义上说,她为了心中的爱情,放弃了身上原本的角色感。也是为后来,面对丈夫,她能说出她不能没有那个男人的决绝做下的铺垫。

她到了芬兰去寻他,可是望见他们一家三口吃饭的场景。看似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妻子和女儿的头却被窗框阻隔了。他是被框住的,纵使心中再有任何波澜,他还是选择了家庭。

他发现了她,于是追了出去,可是回头瞥见了餐厅内女儿默默关注的眼神。此时,画面被框住的是他的女儿,点明框住他的原因。他犹豫了,于是就这样放弃了。

还记得初次相遇,他为她点了烟。现在,她和一个陌生人,站在依旧是天寒地冻的车外,抽着烟。这位芬兰的女司机,即使语言不通,却理解了同是女人、同是母亲的她。

他的车驶向远处,这个镜头和影片开头他载着她的车行镜头一样。正如两人在去往釜山的列车上,两边温暖的灯光,此时被林海雪原代替,他们之间的距离也如路两边的铲雪道,永远地平行下去……

Piggy
Piggy

「 爱电影又八卦的小猪猪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