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乐之城》成功背后的音乐推手,及导演访谈

“《爆裂鼓手》是告诉大家,我能拍电影,而《爱乐之城》对我而言,才是真正的实现梦想。”

maxresdefault-2
导演达米恩·沙泽勒(Damien Chazelle,左)和搭档贾斯汀·赫维茨(Justin Hurwitz,右)|来自网络

上一年年末到这一年年初,最最受各大颁奖礼追捧的影片,就数歌舞、爱情片《爱乐之城》了吧。八月在威尼斯电影节上以开幕片亮相,中文版海报和预告片里赫然写着“包揽全球百余项电影大奖”。在作为奥斯卡重要风向标的金球奖上豪获最佳音乐/喜剧片、最佳导演、编剧、音乐/喜剧片男女主角、最佳原创歌曲、原创配乐7项大奖。美国导演工会奖上获得最佳导演奖。本片冲奥之路已被很多重磅砝码加持。而本片的导演达米恩·沙泽勒(Damien Chazelle)仅32岁。

很多人好奇沙泽勒是如何缔造出这样一部延续好莱坞经典歌舞片的套路,同时又摆脱歌舞片的陈旧的《爱乐之城》。这要从导演沙泽勒的上一部同样备受嘉奖的电影《爆裂鼓手》说起,甚至要追溯到沙泽勒的青年时代。

沙泽勒85年出生,从小喜欢电影,之后着迷于音乐,高中时期梦想成为爵士乐鼓手,却无法在舞台上摆脱害羞,甚至因此而怀疑自己没有成为音乐家的天分。

沙泽勒在哈佛大学学习电影时,在学校的独立乐队与贾斯汀·赫维茨(Justin Hurwitz)相识。赫维茨专攻爵士乐,两人在音乐和电影上都有共鸣。在校期间,他们合作拍摄了沙泽勒的第一部黑白、16mm、音乐电影《公园长椅上的盖伊与玛德琳》,赫维茨负责影片的原创音乐创作。某种程度上,该片为《爱乐之城》埋下了伏笔,可以说沙泽勒在《公园》里已经开始了将米高梅经典歌舞片进行现代化的实验。

《爱乐之城》拍摄现场,
贾斯汀·赫维茨在《爱乐之城》拍摄现场指导高司令|©️Dale Robinette/Lionsgate

沙泽勒此后的两部导演作品都由赫维茨进行原创音乐创作。虽然《爱乐之城》的创作萌芽于6、7年前,《爆裂鼓手》却率先问世,沙泽勒凭此片名声大噪,从圣丹斯电影节最高奖一路走到奥斯卡5提3中。

《爆裂鼓手》最突出的元素之一就是无处不在的爵士音乐,虽然赫维茨未被大奖提名,沙泽勒也并未斩获导演大奖,他们一位负责爆裂,一位负责鼓手,一起创造了最佳影片奖(圣丹斯)。一路走到《爱乐之城》,沙泽勒和赫维茨一同被提名,一同获奖。沙泽勒说,“看到赫维茨得奖,是他最高兴的事,亦如他们一起在大学里玩音乐、聊电影”。

沙泽勒的三部影片都与爵士音乐有着迷之亲近的关系。两部音乐歌舞片自不必说,《爆裂鼓手》是一个离开音乐不成立的故事。沙泽勒拍片现场时刻不离音乐,甚至在剧本创作时就沉浸其中,他就快成为最会拍乐器演奏的导演了。他说“一直以来,我就是想找一种很酷的方式来拍爵士音乐”。是的,在他的电影里,音乐是无形的精神存在,更是有形的物质存在。

从《爆裂鼓手》到《爱乐之城》,导演对音乐的掌控登峰造极,故事本身也夯实有力。《爆裂鼓手》入戏极快,师生之间的关系层层推进、不断反转,结尾带来大爆发,关系产生巨大逆转,让人意想不到。沙泽勒凭此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剧本改编提名,编剧实力得到肯定。在《爱乐之城》里,沙泽勒怀着对爵士乐历史的崇敬,通过男主角来表达自己对老派爵士乐的怀恋。

据目前的评论来看,有人大赞《爱乐之城》灵动妩媚的长镜头,有人折服于故事结尾给整体叙事带来的大幅升华,有人痴迷高斯林和石头姐的神级演技。下面通过一篇访谈录来了解导演的影片阐述和创作细节。


damien-chazelle
导演达米恩·沙泽勒(Damien Chazelle)|©️Wally Skalij / Los Angeles Times

文:Tasha Robinson 、译:丁宇|摘自THE VERGE

记者: 这部歌舞片与好莱坞经典歌舞片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沙泽勒:我希望这个影片是不受时间影响的,因为我很注重情感,情感普适于任何时代。老歌舞片表达情感的方式只有唱歌和舞蹈,没有别的。这个片子打破了这一点。我对歌舞片的定位是,当人物处在一个很放松、愉悦的状态时,便会自然而然的起舞,很简单。而情感却要落地、要和歌舞密切关联。

记者: 这是男女主演瑞恩·高斯林和艾玛·斯通在《疯狂愚蠢的爱》、《匪帮传奇》之后第三次出演银幕情侣,为什么会再一次选择他们主演?

沙泽勒:这个想法来自传统好莱坞歌舞电影,经典的银幕搭档在不同电影里反复出现。高斯林和斯通大家已经非常熟悉,但是把他们放到不同的世界,对他们和对观众来说一样陌生的环境,将会是非常有趣的事。而且他们看起来就很登对,即使没看过他们之前的电影也会有这种感觉。传统好莱坞歌舞片也经常这样选角,在电影开头两个人并不是情侣,但是却能给观众一种音乐会把两人带到一起的感觉。

导演现场指导©️Lionsgate
导演现场和艾玛·斯通交流 |©️Lionsgate

记者: 你之前透露过《爱乐之城》是一部很私人化的电影,那么当处理那些需要严密排练、技术上很复杂的镜头时,你是如何把自己那些个人化的情感融入其中的呢?

沙泽勒:我从音乐之中得到了最大的帮助。影片的歌曲和旋律在拍摄之前就创作好了,甚至在我写剧本的阶段,那些音乐就伴随我。这帮助我及早确定影片的情感落脚点。在剪辑的一年里,赫维茨一直和剪辑师、我一起工作,为影片配乐。我们没有使用任何临时配乐,因此从剧本阶段、拍摄现场到后期,音乐保持了连贯性。而他的音乐具有独特的情感调性,像一种语言一样,表达出很多东西。

记者: 据我理解,你第一版剧本写于2010年,原创音乐在那时就已经创作完成了吗?

沙泽勒:我当时写完项目书便立即交给了赫维茨,他便开始为这个主题而创作,当他锁定了他的那些想法,我就开始写剧本,我写剧本的同时,他写旋律。过程中我们不断相互交换创作的内容,彼此激发出了很多火花。后来和影片的两位制片人也是这样的工作,像打乒乓球一样来回的交流想法,这样的方式持续了好几年,最终完成了故事和剧本的创作。

记者:《爆裂鼓手》是一部在技术上很谨慎的电影,《爱乐之城》感觉复杂度上似乎又提高了很大一步,在实现的过程中,有哪些困难吗?

沙泽勒:有趣的是,《爱乐》我们有了彩排的时间,《鼓手》实际上并没什么时间彩排。《爱乐》筹备的时间更充足,有4个月,但是《爱乐》像是在同时准备3个项目,电影本身、音乐专辑和芭蕾舞剧。因此每个部门的每个细节的变化都会扩展到所有人。每天都是和时间赛跑。另外,筹备期每一个技术细节都要在开拍前解决掉,因为影片有很多外景拍摄,要抢特定的时间来拍摄,总的拍摄时间就很短。

|《爱乐之城》内地定档2月14日,导演沙泽勒在北京宣传时表示,“《爆裂鼓手》是告诉大家,我能拍电影,而《爱乐之城》对我而言,才是真正的实现梦想。”


版权合作©️冬春电影(微信ID:DC_FILM)

dcfilm

Cinephilia
Cinephilia

迷影网(Cinephilia.net)创立于2010年,聚焦于创作和搜集最好的华语电影文字内容,翻译传播海外电影学术界和评论界的声音,用更为生活化的方式解读电影,结合所有愿意分享个体电影体验的影迷们,共同创造出中文世界里独具特色、质量兼备的电影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