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阳在2017年凭借短片《小城二月》荣获金棕榈的颁奖现场|©️AP

青年导演邱阳2017年在戛纳以《小城二月》获得短片金棕榈奖,是中国第一个获此殊荣的人。他目前正在筹备长片处女作,今年也参加了Berlinale Talents。


我在其他访谈里看到你因为家学渊源的关系,本来是学画画的,也可以从你电影中的构图和色彩调度上看到画家的思维。让你最开始想拍电影的契机是什么?

契机可能比较复杂或者随机。当时我得到一个出国留学的机会。我并不想选择一个太过学术的专业。学习电影是当时随机跳出的想法,当然这也可能跟我和我爸都喜欢看电影有关。绘画和电影也许在艺术形式上有所不同,但是我持有相同的态度,我都尽可能的把电影创作看做非常私人化的东西。

你是在澳洲维多利亚艺术学院学的电影导演专业,然后回家乡常州拍片。在澳洲生活的经验以及与其他中国年轻独立导演不一样的朋友圈是否给予你另一种看待故乡的眼光?

我觉得多少会有。不管是被动或者是主动的不同。一个人看待事物的角度更多是由个人的经历与知识所决定的。对于我来说,能尽可能从更多的角度来看待事物是一件对于我的创作跟生活非常有益的状态。

因为戛纳电影基石剧本工作坊(Cinéfondation Residence)的关系,你在法国待了五个月,能跟我们分享你的收获和启发吗?戛纳影展得奖之后,工作和生活产生了什么变化吗?

工作坊里我觉得最受益的其实是接触到全世界各地的年轻电影导演,跟他们在思想文化上的交流是我觉得最珍贵的东西。也时时刻刻激励我学习从不同角度思考问题。得奖之后一段时间变得更忙,但是现在更多的是尝试躲藏起来,能回到之前隐居创作的普通人状态。

《日光之下》剧照|©️邱阳

你觉得自己在拍片和生活上受了哪些导演和电影的影响?

我尽量不让自己在这两方面受到任何人的影响。

在Berlinale Talents你的页面上看到你对小成本、多方合作的电影制作有兴趣,也对人权议题感兴趣,能谈谈你在Berlinale Talents期待寻求的合作模式吗

我不会带着很强的目的性去,更多的是能结交可以聊得来,可以一起玩的朋友。然后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可以尝试合作。我现在合作的摄影师,灯光师,剪辑师,都是电影节结交到的朋友。

你的两部短片都触及家庭关系的主题,能跟我们谈谈为什么与家庭相关的主题特别吸引你吗?

我个人认为我们都是家庭教养和教育下的产物,今日的我们其实有很大部分是从家庭经验形塑而成的。而我们作为家庭环境下的产物,也共同形塑了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对我而言,要想了解我自己和我所生活的世界,一个很重要的方法就是往内探求家庭世界,然后试着了解。

我很喜欢你跟拍摄对象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摄影机移向拍摄对象的时候常用缓慢的行板。能跟我们分享你影像风格和拍摄主题之间搭配调度的想法吗?

更多是自己对节奏感的思考吧。什么时候觉得改拉远,什么时候该走近,是一个挺直觉性的东西,。这跟音乐的韵律类似。至于画面的构图取舍完全就是凭借自己的感觉了,其实我并没有一个比较严格的视觉系统,我也愿意不断尝试一些新的视觉语言。


版权合作©️歌德学院

wechatimg6

陈韵华
陈韵华

电影学者,影评人以及作者,以及播客节目Reel Chats的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