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entin Tarantino and Margot Robbie,July 11, 2019 in Los Angeles, California. (Photo by Jean Baptiste Lacroix/WireImage)

凭借她在《华尔街之狼》(The Wolf of Wall Street,2012),《自杀小队》(Suicide Squad,2016)以及最近的《我,花样女王》(I, Tonya,2017,同时为制作人)的出色表演,29岁的玛格特·罗比(Margot Robbie)已成为银幕上大放异彩的女星。而她新近的角色、出演在1969年“曼森惨案”中不幸遇害的60年代女演员莎朗·塔特(Sharon Tate,当时导演罗曼·波兰斯基的妻子),则将她的银幕生涯推向了新的高度。在昆丁·塔伦蒂诺(Quentin Tarantino)的第九部也是他的倒数第二部电影《好莱坞往事》(Once Upon A Time in … Hollywood,2019)中,相对于过气的电影明星邻居里克·道尔顿(Rick Dalto,由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Leonardo DiCaprio 扮演)和他的替身卡莱夫·伯茨(Cliff Booth,由布拉德·皮特 Brad Pitt扮演)紧抓着电影黄金时期尾巴的模样,罗比更是光芒四射并活力十足的。

在近期洛杉矶的某个周五,塔伦蒂诺、这位曾经获得奥斯卡、金球奖和英国电影电视学院奖的著名导演与罗比面对面讨论了她的好莱坞童话以及命运是如何将他们两人联系到一起。

Vogue 澳大利亚2019年9月份杂志封面|©️Vogue

昆丁·塔伦蒂诺(以下简称QT):那么玛格特,出于好奇并期望得到启发的原因,我想知道,已经在澳大利亚拥有了很不错的演员生涯后,一个人又是如何想到要去美国好莱坞工作呢?因为这真的很难。你是美国公民吗?

玛格特·罗比(以下简称MR):我有工作签证并且我也是美国居民。但这个情况䉯实也让我犹豫不决。去好莱坞工作并不是我曾追求的,毕竟看起来太不现实了。

QT: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是我的话,当我知道自己能在好莱坞勉强的靠写作过活的时候,我就觉得天呐,梦想成真了啊!(大笑)

MR:绝对是那么想的啊!当年在澳大利亚我拿到电视剧《邻居》(Neighbours)的角色时,我就想能得到这个工作大概就是我能取得的最大成就了。当时我环顾绿房子里30个面试的演员,然后在随后的几周内问他们是否有别的工作,他们都回答说:‘这是我能有的唯一的工作’。我就想,“但是你有孩子了,对吧,你可以把他们放在学校然后只要靠做演员就能买个房子了吧?”那是一个很关键的时刻,当我确定:“是的,我可以以此为生。”然后在《邻居》开拍后几个月,我目睹了一对和我同龄的演员情侣,在合同期结束后搬到了洛杉矶。我记得当时想:“好吧,现在状况下我有三个选择。一、因为不够好我会被开掉;二、我足够好了以至于可以在《邻居》剧组里呆个二十年,生活一切如意;要不就是三,我赌一把去美国,去好莱坞试试我的运气。所以在我做了决定之后的六个月里开始存钱,并学习美国口音。现在你已经领略过我的澳大利亚口音了,但是之前我的澳大利亚口音可是非常非常的澳大利亚。

QT:超超超超澳大利亚啊!(笑)

MR:我是昆士兰人,我的澳大利亚口音如此地道以至于《邻居》剧组给我配了个语音教练,让我少那么一点澳大利亚腔调。这就是我搬去美国的整个过程了。在有去好莱坞追梦的主意之前,我真的以为要想在好莱坞发展,要么是出生在美国,要么你得认识这个行业里的一些人。

《泛美航空》剧照,右一为玛格特·罗比|©️2011 Sony Pictures

QT:电视剧《泛美航空》(Pan Am, 2011)是不是让你觉得:“哇哦,现在我该有着落了呢?”

MR:是的。在《邻居》演出的三年里,我有了一个不错的经纪人,阿兰·米凯尔(Aran Michael),当我和他说我想去美国的时候,他就开始帮我。每一年,我都对他说“阿兰,我得去美国,再不去我就太老了。我会失去很多机会的。”那时我18岁。不知为何,在我脑子里达科塔·范宁 (Dakota Fanning)就是我的标准。我会说,“你知道达科塔·范宁已经出演多少部电影了吗?而且她比我还年轻!”然后他回答我:“别,我们有时间,你在试播季之前去美国,见见美国经理们,然后一月份回来就能一炮打响了。”成为新人只有一次机会,所以在10月22日《邻居》合同结束的第五天,我就来了。

QT:所以第一次是在试播集里演出吗?

MR:我还在这边与经理会面的时候,有人问我要一个简短的试镜,因为有人想重新制作《霹雳娇娃》的电视剧。一月之前我都没怎么准备好去试镜所以当时有点糟,不过我还是在回澳大利亚前完成了。一月份的时候他们让我飞回来做一个试演,我没得到那个角色。不过他们说另外一部电视剧《泛美航空》觉得我会很合适。

QT:所以,不夸张的说,你的第一个电视角色是从那个第一集试播,甚至早于那个试播,是从一个微不足道的试镜得到的?

MR:可以这么说。然后突然,我就来纽约试镜了。你该记得我以前住在黄金海岸吧,那时我认为我是住在城市里的。当我回去探望住在Dalby(昆士兰乡下)的家人时,他们会叫我城市小孩。当我搬到墨尔本拍《邻居》时,我觉得墨尔本才是个城市。然后我搬到了纽约,我就想:“以前的城市都不算啊,这个才是城市该有的样子!”

QT:你就像在纽约瞎转的小“鳄鱼邓迪”。

MR:对的。“那不是一把刀……”(译注:鳄鱼邓迪的经典台词)所有的事情都很疯狂。不知不觉《泛美航空》的试播集就已经拍完了,然后在时代广场放了海报。那个地方我六个月内都没怎么去过。

《华尔街之狼》剧照,从左到右:玛格特·罗比和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Paramount Pictures

QT:但这就是纽约。有些人需要12年才有点什么动作,有些人只要6个月。或者有些时候,一些人计划6个月却用了12年才到下一个地方。

MR:我猜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时间线吧,还有,你是对的,那就是好莱坞的魔力。所有的事情都改变的很快。人们经常问我哪个角色是最棒的。我不能说《华尔街之狼》比我在《邻居》里的角色要好,我也不能说《撒迦利亚》(Z for Zachariah, 2015)的角色不如《泰山归来:险战丛林》(The Legend of Tarzan, 2016)里的重要。所有的角色都很棒。

QT:我得琢磨一下怎么问才不会让人觉得这是恭维,情况是这样的——我一直在弄《好莱坞往事》的剧本,很久了。当时我快要完成剧本了,拼命想着谁是克莱夫,谁是里克(角色最后落到皮特和小李子身上),但我从没有去想过谁该出演莎朗,对我来说,这个角色不存在其他选择,就是你。你在许多方面都让我想起了莎朗,而且你在这个巨大的三角关系中去引导故事发展上表现了比我所想象的更为重要的影响力。但当时正是你如日中天的一年,现在也是好莱坞最受欢迎的女演员。当时就是差不多在两个星期内我就要完成剧本了,正努力码字着,突然之间我收到了一封来自你的信。我当时就懵了。一分钟前我还在想着这角色非你莫属,紧接着就收到你的来信了。在信中你说一直以来都是我的粉丝——你和你全家人——然后你说,“如果你有什么角色需要我来表演的话请务必告诉我。”那封信写得太棒了,近乎浪漫的感觉。这恰好是我想听到的。简直无法相信一切竟如此巧合。一周内我们就见面交流了。很想知道是什么促使你写了那封信的?

《好莱坞往事》的玛格特·罗比主题海报

MR:很多很多很多年前我就想写这封信给你了。我听说了你准备拍10部电影就收手,我无法忍受自己错失机会再也看不到你拍摄电影,我得赶紧想个办法参与到你的拍摄中,也许在某个场景中,我扶着门也行。(笑)但那是我还名不经传,无法直接写信给昆汀·塔伦蒂诺说“嗨,我叫玛格特,我可以去看下你的拍摄吗?”

QT:(大笑)

MR:所以我知道当时的我还是无名之辈,之后我的演员生涯每前进一步,我就觉得离我的这个目标又近了一步,我想:“OK,我感觉我更确定了,也许现在正是时候了。”不过直到《花滑女王》我才想:“现在我该满意自己的演技了。我感觉到我已经攀上这个舞台可以让我的躯体向观众展示我作为演员能做实现的了。现在我准备好和昆汀·塔伦蒂诺聊聊了,之后就写了这封信了。”我记得当时对一切都很烦恼——想着用什么纸什么笔,该怎么写——大,小的行间距。然后,我当然也觉得你可能不会收到这封信,我这么抓狂也毫无用处。于是我就写了那封该死的信,祈祷着也许你会收到。结果你真的收到了。我记着几周后收到一个电话,对我说:“昆丁收到你的信了,他很希望能和你见一面。”我并不想操之过急,但紧接着我们终于见面的时候——我记得你点了一杯加了糖精的冰茶——我觉得,这简直是我生命中最激动人心的会面了!我记得你说,“你知道谁是莎朗·塔特吗?”然后我说:“当然。因为,巧合的是在我刚搬到洛杉矶的时候,另外一个澳大利亚演员瑞斯·维克菲尔德(Rhys Wakefield)和我曾开车去西埃洛大道(Cielo Drive, 曼森惨案发生地),一起大声朗读《杀人王曼森》(Helter Skelter)(一本关于曼森惨案的书)。

QT:你没开玩笑吧!真的?

MR:是真的,那是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会在大半夜开到那,大声朗读,让自己吓个半死。

Once Upon A Time in … Hollywood

QT:你从没和我说过!

MR:我知道。那么多好莱坞故事,好莱坞历史上那么多原生的故事,那是其中特别突出的一个。那么我知道莎朗·塔特吗?好吧,关于她死亡的一切我都知道。但是我对她的生活从未曾关注,直到看到你的剧本的时候我才惊觉,“天呐,我只曾了解她的死亡。”我从未在丝毫瞬间想象过她的生活,而这一点恰恰是你剧本中尤为精彩和令人感动的部分。她在字里行间如此鲜活,她在我的想象中栩栩如生。我看到你让她做的所有事情,在街上游荡着,在浴室里跳着舞,还有其他事情。于是,我立刻安心开始研究她的资料,看她所有的电影,读她的访谈——能够沉浸在她的人生中真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QT:和你一起制作这部电影的过程非常令我着迷。皮特和小李在这个行业里工作的时间几乎几乎和我——我已经30年了。能拍这部电影依然让我很兴奋,但是你知道的,我们已经是有代沟的人了,这是事实,但是能与你一起工作真的很棒:毕竟还有人一点都不厌倦这些!你是疲倦不堪的反义词。你就像我墙上的插座,一次又一次给我充电。我觉得就像是:“我很享受这一切,但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像玛格特一样享受,但是我需要。”

MR:你是我在拍摄现场见过最开心的导演。你太激动了,我感觉就是那样的。

QT:哇哦,我就是那样的。但是你仍然是我的热情源泉。

MR:但是我去过那么多拍摄现场,只有这个是不一样的。并不需要太多的想象力,所有的场景都在那儿(就像在1969年),甚至到音乐演出——汽车,家具,在我们眼前的所有一切,都是触摸得到,都是真的。没有手机意味着我能够在2019年的一整天都不会被打扰——我们完全可以在另外的时代活着。我很难想象自己曾经在拍摄中在遇到过无需想象就能成功转换身份的场景。一切如手中探囊般自如。所有的一切来自于个人所处,就像接通了你自己的记忆一般。截然不同于我以前经历过的所有拍摄,整个经历都太棒了。

|翻译:Veronica @迷影翻译

Quentin Tarantino
Quentin Tarantino

美国电影导演、编剧和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