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3 分

《小武》(贾樟柯,1998年) ©TOP CLEVER

柏林电影节到了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年头,电影的过去、现在、未来之间千丝万缕地拉扯着,时光在我们观影的日子里流逝,这些陪伴我们一起老去的电影也映照我们当年观影的自己。在柏林电影节七十年时间之流里,我们看到自己随着生物学法则消失的青春韶光,也看到电影导演当初无所畏惧的大胆创新,以及历经岁月淬炼之后在作者风格、类型、技术、媒介、心境上的转变。

纪念七十周年展映的特别单元“On Transmission”就打算刻印时间的传递性,艺术总监卡洛夏提安邀请了七位对柏林电影节影响重大的导演,让他们选择想要对话的对象,也重新放映他们具有代表性的作品。赢得两次金熊奖的李安(1993年《喜宴》和1996年《理性与感性 / Sense and Sensibility》),将与坎城电影节嫡系的是枝裕和对谈,是高手过招。 1998年以《小武》被青年论坛挖掘的贾樟柯则选择与两年前在平遥国际电影展获奖的新生代导演霍猛(《过昭关》)一起,是世代传承。

《日子》(蔡明亮,2020年)©Homegreen Films

竞赛单元中唯一华语电影《日子》的导演蔡明亮,也见证了近三十年来柏林电影节的更迭。他初生之犊之作《青少年哪吒》(1992)入选电影大观,去年电影大观四十年回顾时又重温了一次。之后第三部长片《河流》(1997)得了柏林评审团大奖,2005年又以《天边一朵云》拿下银熊奖,而上次来柏林是2014年再次回到电影大观的冥思之旅《西游》。这次的长片《日子》是他的第十一部电影,说的就是他的日子、小康的日子、拍电影的日子、有电影的日子,一种极简主义、更自由更个人、更手艺人的拍片模式,日子越过越恬适静好。

继去年华语电影在柏林影展丰收却也临时撤了两部片之后,今年入选的华语电影数量锐减,电影大观里只有《叔·叔》一枝独苗,青年论坛里只有由贾樟柯担任监制、宋方导演的《平静》。新世代项目里有两部短片:孙立军之前在新加坡电影节展映过的《秋实》和廖洁雯的《Comrades》。秋实结合水墨和皮影,用轻快又既白当黑的笔触讲一个蟋蟀的故事,《Comrades》则是一腔青年热血在街头。

山自山,水自水,时光轻轻催。电影和电影节就是我们的山河故人,只能陪我们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七十年前如是,七十年后亦如是。


版权说明:本文以Creative Commons BY-SA 3.0 DE版权首发于歌德学院(中国)在线杂志

陈韵华
陈韵华

电影学者,影评人以及作者,以及播客节目Reel Chats的主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