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6 分

嗨,我叫格雷戈。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嗨,我叫诺亚。我的电脑出了些问题。
什么问题,诺亚?
我的屏幕死机了。
好吧,诺亚,让我们试试这个。你看到“系统设置”了吗?
没有,它在哪里?
在“工具栏”里。
“工具栏”在哪里?
在“元素”条目下。
我看到叫一个“视图”的东西。
那应该是在“视图”下面的四个位置里。
好的。
找到了吗?
是的。
点击“苹果”的标志后下拉到“系统设置”。
好的。
有看到一个看起来像馅饼的东西?
这里什么都没有……

现在你照我说的做。你看到一把椅子吗?
我正坐着一张。
……
哈啰?
还有其它椅子吗?
是的,还有另一张椅子。
……
它有软垫,这样可以吗?
……
哈啰?
我想让你看看它的下面。
好的。
你在下面吗?
我在椅子下面。
为什么?
我以为这是我该做的……
🙂 让我们再试一下。那里有沙发吗?
是的。
恩……沙发的另一个方向是什么?
一扇窗户。
好吧,让我们试试其它的。你的“系统设置”打开了吗?
需要我回到椅子上吗?
原来的椅子。是的。
好的,我在了。
看到你桌面上的S.P.打开了吗?
S.P.?
……
哦,等一下,我才发现。
🙂
等一下。好了,它打开了。
……
哈啰?
好吧,你用的是什么操作系统?
我不知道。
好吧,诺亚,你看到前面的墙了吗?
是的。
到那边去。
……
你在吗?
是的,只是要回来拿下电脑。
不要担心。
我在墙上了。
它打开了吗?
墙?
🙂
没有开。
把你的手放在墙上。
好的,放上了。
现在说“芝麻开门”。
好的。
秘密入口打开了吗?
没有。
……
哈啰?
我在这里。好吧,我想让你更新你的系统。
我该怎么做呢?
你能舔你的电脑吗?
是的,但是……
舔屏幕。
只是,就像……舔?
是的。
好吧。
……
味道尝起来——
柑橘味?
不,像是一种——
现在,用力地推墙。
好的,我在推。
现在,踩住你的脚。
好的。
开了吗?
好像在动了,是的。
好的,现在你要做的就是走进去。
很窄啊。
……

哈啰?
你会爬吗?
我可以试一下。
等你进去墙里面了告诉我一下。
好的,我在墙里面了。
……
哈啰?
你现在在哪里?
就像我刚才说的——
那里应该有一根拉杆。
是的,让我拉下——
不要拉这个杠子!
我刚已经拉了拉杆了。
🙁

哈啰?
……
哈啰?
看到一个小矮人吗?
哦,我没有……让我看看……我想实际上……哦,是的,现在看到一个小矮人了。
不要让他带你去见独眼巨人。
请问……
别问!
哦,抱歉,我刚问他了。
他说什么了?
他正在考虑。
在这期间,滚动你的苹果菜单。
好的……
你还在吗?
是的。
你所有的更新都是最新的?:)
等一下,小矮人正想说什么……
别担心。
他想要一块金币。
好的,你有苹果支付吗?
我没有。
那滚动到——
他说,我想要通过的话必须回答一道谜题。
稍等一下……:)
哈啰?
……
哈啰?
好的,谜题是什么?
“什么东西有四个太阳,但只有一个月亮?”
哈啰“
……
他变得非常生气了。
我在这。
你知道这个谜题的答案吗?
这是一个字谜吗?
我不知道!
……
他边骂边冲我挥舞着镰刀。
让我们再试下……
好的。我手表给他了,这让他暂时平静下来了。
你看到菜单栏了吗?
哦,是的……
点击一下。
我试着让他冷静下来。
拿你的电脑砸他。
好的,我照做了。
有效吗?
他吓呆了,不过我担心不会太长久。
重新回到菜单栏。
好的
看到一个骷髅头图标了吗?
看到了。
点击它。
恩,点了。
他又拿着镰刀朝我走来了!
好的,在你右边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箱子?
看到了,就在人类骨架边上。
打开箱子。
好的。
看到一把腰刀了吗?
等下……是的。
把它捡起来。
好的。
……
哈啰?
用它杀死这个小矮人。
你能等一下吗?
当然可以。
我杀了小矮人了。
🙂 你确定他死了?因为他们很狡猾,有时候会装死然后突然从后面袭击你。
他突然迅速地衰老了。
那就意味着他死了。
好吧,我猜这该是好事?
不,这是厄运的开始。
哦,该死的。
这意味着独眼巨人很快就要来了。
好吧。
我想让你检查下矮子尸体的脖子。
找什么……
🙂
好吧。我正在看矮子的脖子。
他脖子上有个小盒子吗?
让我……是的。
打开它。
好像是某种药水?
恩,那就好。我想让你喝了它。
真得要喝吗?
……
是要真喝吗?
是的。
好吧。
……
味道太差了。
🙁
现在呢?
……

我没有任何感觉。
你会有的。
我看到一个旋转的球。
在你的屏幕上?
是在空中。
那就生效了。
那就生效了。
意大利面腿?
🙂
我等着。
c nag u aFegja”vk[[qrjAEI=
你缩身了吗?你可以用尽全力在Y键上跳来回答我。
y
好的,这就是我想让你做的。你现在可以用你的思想交流了吗?
不,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
你能听到吗?
是的。
我在和自己的思想交流!
现在你能看到电脑右边的耳机插孔吗?
是的。
钻进去。赶紧的。独眼巨人很快就要到了。
好的。
应该有很多金属和电线之类的东西?
是的。
现在,我要你转化成纯能量。
我该这么做呢?
你告诉我啊。:)
好吧。
你的肉体将会永远消失,但是你的灵魂和本质将会永存。
准备好了,格雷戈。
我准备好了,诺亚。
成功了,格雷戈
你的屏幕还没动吗?
我就是屏幕。
🙂
……
希望这对你有所帮助。
……
您是否介意做一个简短的调查,让我们知道我们是如何做到的?

|原文发表于《纽约客》(The New Yorker)2020年09月28日 P26-27|翻译:育凡

Noah Baumbach
Noah Baumbach

美国导演、编剧和制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