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施奈德解释“导演剪辑版《正义联盟》”那个神秘的结局(作者:Anthony Breznican)

《正义联盟》拍摄现场|©️CLAY ENOS

扎克·施奈德(Zack Snyder)原本打算在《正义联盟》(Justice League,2017)之后拍摄更多的DC电影。但在紧张而痛苦的情况下离开这个项目后,他已经与这个想法和平相处了,他可能永远不会再进入“施奈德世界”(Snyderverse)冒险。

不过他还是有计划的。现在他能够透露这些计划是什么了。

“当我最初制作这部电影时,它是五部曲的一部分,”施奈德告诉我说。他的新版《正义联盟》(Zack Snyder’s Justice League,2021),今天(3月18日)在HBO Max上首播,其实应该是原定故事线的中间部分,前面是《超人:钢铁之躯》(Man of Steel,2013)和《蝙蝠侠大战超人》(Batman v Superman,2016),“后面还有两集《正义联盟》要拍。”

施奈德知道让他讲这些事情本不太可能的。不过正如他所指出的,“我没想到我会在这里谈论[恢复的]《正义联盟》,所以永远不要说永远。”

他甚至邀请了DC漫画的传奇艺术家吉姆·李(Jim Lee)来帮助画了所有的故事,因为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将这些都收录成一本书。“吉姆·李曾为我画了几乎所有的画,包括整个万神殿一直到蝙蝠侠死后的新蝙蝠侠。”施奈德说。

他急忙补充道:“好吧,这算是有点剧透了。”

©️HBO

▍蝙蝠侠会做什么?

是的。在施奈德没有拍成的后续电影里,本·阿弗莱克(Ben Affleck)饰演的蝙蝠侠会死。在透露更多信息之前,先让我们分解下电影中两个故意混淆视听的连续镜头,这两个镜头在“施奈德剪辑版”(#SnyderCut)中的中间和结尾部分出现。

如果你想保留这份惊喜,可以于此止步!

“施奈德剪辑版”的结局是一个布鲁斯·韦恩(Bruce Wayne)的奇异梦境,那是作为施奈德接下来两部电影的前奏——这部分新内容是于去年秋天补拍的。

这位电影人说,最初华纳兄弟是抵制这一做法的:“他们不希望我预示后续有更多的系列电影。他们希望我尽可能地把终结掉。”他说,“我当时就想,‘喂,听我说,这不是这种类型该有的风格。’不管我们是否还要继续制作[另一部]电影,漫画书体裁都不是这样来结束故事的。”

布鲁斯·韦恩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也做过类似的世界末日梦。在那部电影里,一个身穿风衣的斗篷十字军徘徊在被宇宙暴君达克赛德(Darkseid)昆虫一样的天启魔(Parademons)部队围困的地狱景象中。

这个被毁灭的未来展示了如果达克赛德的军队在征服地球的过程中取得胜利会发生什么。他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寻找DC传说中被称为“反生命方程式 ”(the Anti-Life Equation)的东西–一个隐藏在我们这个世界某处的神秘“公式”,它将赋予达克赛德夺取任何有生命的生物的控制权,从而消除自由意志的力量,让他统治宇宙。

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这个“梦”在布鲁斯·韦恩接到埃兹拉·米勒(Ezra Miller)饰演的闪电侠的拜访时发生,闪电侠正在用他的超速能力传递来自这个未来的警告。“布鲁斯,听我说!是露易丝! 是露易丝·莱恩(Lois Lane)。”他说,“她是关键人物。”

然后他消失了。在施奈德的《正义联盟》里,我们会得到更多关于那个梦的提示。

©️HBO

▍电影中间那段令人不快的闪回是关于什么的?

简而言之,闪电侠不仅仅是跑得快,他的能力还能打破了物理定律,用弯曲时空的方式打开连接过去和未来的窗口。

“当我接近光速时,时间就会发生疯狂的事情。”米勒的角色在“施奈德剪辑版”中说。请记住这句话。它在之后会变得很重要。困扰韦恩的预感似乎是闪电侠造成干扰的某种副作用。

在“施奈德剪辑版”中,他的能力使雷·费舍尔(Ray Fisher)的钢骨(Cyborg)经历了类似噩梦般的幻觉。无论是随便看看的观众还是施奈德的铁杆粉丝,都可能会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死去的神奇女侠双眼盖着硬币,躺在熊熊燃烧的火堆里;达克赛德用海王自己的三叉戟残忍地刺向杰森·莫玛(Jason Momoa)的海王,同时从眼睛里发射曲折的红色“欧米茄光束(Omega beams)”来消灭蜂拥而上的亚特兰蒂斯人,对于长期翻阅DC的读者来说应该很熟悉这种超能力。

然后我们看到亨利·卡维尔(Henry Cavill)的超人,对着一具被烧焦的尸体悲痛欲绝,达克赛德走近并将一只巨手放在他的肩膀上,几乎是在安慰他。下一个镜头低空俯冲过一些户外瓦砾,其中包括一个绿灯军团(Green Lantern Corps)成员的尸体,他看起来很像被称为基洛沃格(Kilowog)的外星人角色。(已故的迈克·克拉克·邓肯[Michael Clarke Duncan]曾在2011年的瑞恩·雷诺兹[Ryan Reynolds]主演的电影中为这个角色配音,不过这并不是这部电影剧情的一部分)。

在背景中,超人飘落到一个印有“正义联盟”字样的破石拱门前。他的眼睛发着和达克赛德相似的红色火苗–这表明他正被反派通过反生命方程式控制了。他拿着蝙蝠侠的头罩,就像提着被杀的敌人的头颅。

所有这些都是“施奈德剪辑版”结束时更广阔的梦境场景的序幕,但即使如此还是有了两个需要说明的场景。

©️HBO

▍“施奈德剪辑版”结局解密

其实就是结局,不过应该是复数的,因为确实有很多结局。

在电影最后的最终结局,哈里·伦尼克斯(Harry Lennix)扮演的作为外星观察人的火星猎人(Martian Manhunter)出现,他从天而降,与刚刚睡醒的布鲁斯·韦恩见面。他祝贺蝙蝠侠团结了地球上的英雄们。施奈德说,火星猎人原本应该是一个不同的角色。

“我们原来是用绿灯侠拍摄了这个场景的版本,但电影公司真的和我干了起来,他们说:‘我们真的不想让来你拍《绿灯侠》’,”施奈德说,“所以我和他们做了一个交易,他们让我用火星猎人来[代替]。”

好吧,但施奈德会想用哪个绿灯侠呢?“会是约翰·斯图尔特(John Stewart[1]或称作绿灯侠,是一名DC漫画旗下的虚构超级英雄,最初登场于《绿灯侠》#87(1971年12月/1972年1月),由丹尼斯·欧尼尔和尼尔·亚当斯创作。),”施奈德说,约翰·斯图尔特(是带字母“H”)是上世纪70年代接过绿灯侠衣钵的人物,也是DC历史上第一位黑人超级英雄。雷诺兹的“绿灯侠”是另一个角色,被称为“哈尔·乔丹(Hal Jordan[2]另一名绿灯侠,是DC漫画旗下的虚构超级英雄,最初登场于《陈列橱》#22(1959年10月),由约翰·布鲁姆和吉尔·凯恩创作。)”。

施奈德对电影公司阻止他用如此的方式将斯图尔特首次搬上银幕表示很遗憾。“他们就像,‘我们对约翰·斯图尔特有自己的计划,我们需要做自己的宣告’。所以我说好吧,那我就让给你们。所以[火星猎手]是最后妥协的结果。”他说。

伦尼克斯此前在《蝙蝠侠大战超人》和《钢铁侠》中都出现过,饰演一位被称为斯万维克将军(General Swanwick)的美国军事指挥官。在“施奈德剪辑版”中,这个军事角色被揭穿是这个来自外星球强大人物的伪装。“设计的目的就是想说明斯万维克一直都是火星猎人。”施奈德说。如果这次他获准让绿灯侠担任客串,那么斯万维克的揭秘大概会在他未来的正义联盟故事中出现。

在这个揭秘之前还有一个简短的场景,感觉像是另一个尾声。杰西·艾森伯格(Jesse Eisenberg)饰演的莱克斯·卢瑟(Lex Luthor)从疯人院逃出,并与乔·曼根尼罗(Joe Manganiello)饰演的蒙面杀手丧钟(Deathstroke)取得了联系。他正在与蝙蝠侠展开一场战争,艾森伯格给了他一个关键信息,即蝙蝠侠是布鲁斯·韦恩的另一个自我。

这一幕原本是计划作为片尾字幕,为阿弗莱克计划中的独立电影中的关键反派“丧钟”做铺垫,曼根尼罗向《名利场》详细解释了这一点。但即使在《正义联盟》完成拍摄之前,那部蝙蝠侠电影就因为阿弗莱克退出项目而告吹。

现在,它的作用只是为最后那个梦境片段做铺垫,它揭示了丧钟和蝙蝠侠在天启中结成了联盟。

©️HBO

▍解读布鲁斯·韦恩最后的梦

就在他与火星猎人接触之前,以下是蝙蝠侠经历的梦境(预言):

《海王》女主角湄拉(艾梅柏·希尔德[Amber Heard]饰)、生化人、闪电侠(与他在穿越时空的《蝙蝠侠大战超人》中的服装相同)和丧钟(现在留着白色莫霍克发型[3] … Continue reading)与另一个意想不到的盟友一起穿越到未来的堕落世界:杰瑞德·莱托(Jared Leto)饰的小丑。阿弗莱克的蝙蝠侠此时还活着。然后钢骨警告说,如果他们的行踪被发现,一个未被明确定义的“他”会来找他们。

但“他”到底是谁–是达克赛德还是超人?“让那个混蛋来吧。”湄拉边说边用三叉戟底部撞击混凝土地,“我要为他对亚瑟[也就是海王]的所作所为刺穿他的心脏”。

这时莱托的小丑反复提及复仇如何扭曲和削弱了蝙蝠侠。他不仅提到了蝙蝠侠父母的死亡,还提到了韦恩的“养子”,也就是罗宾(Robin)。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就曾提到过他死于小丑之手。

“这一幕很酷的地方是,这是小丑直接和蝙蝠侠谈论蝙蝠侠,”施奈德说,“这是小丑在分析蝙蝠侠他是谁、他是什么。这也是我觉得粉丝们应该从DC宇宙中得到的东西。也就是说,杰瑞德·莱托的小丑和本·阿弗莱克的蝙蝠侠,他们从来没有真正交手过。”

小丑问蝙蝠侠:“在你内心死去之前,你还想看多少双死人的眼睛?”

当蝙蝠侠恶狠狠得威胁要攻击他时,小丑又说:“你需要我……来帮你毁灭这个你让她死掉所创造的世界。”

好吧,这是一个提示。让谁死了呢?

©️HBO

▍第二部《正义联盟》的剧情介绍

正如闪电侠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对布鲁斯·韦恩所说的“关键人物”,就是艾米·亚当斯(Amy Adams)饰演的露易丝·莱恩。或者就像小丑在“施奈德剪辑版”中的嘲讽唱词一样。“可怜的露易丝!她是多么的痛苦啊!”

露易丝正是电影中钢骨看到的超人泪流满面怀抱着的焦尸。

施奈德解释说,这预示着他正在酝酿的下两部《正义联盟》电影。“达克赛德入侵地球,超人对蝙蝠侠说:‘请帮我保护好露易丝。这是我和达克赛德之间的战争。如果你是我的朋友,请帮我保护露易丝的安全。”

在外星人攻击地球时,卢瑟与入侵者结盟。“莱克斯告诉达克德赛,攻击超人弱点的关键就是杀死露易丝·莱恩,”施奈德说。“不管什么原因,蝙蝠侠失败了。达克赛德回来杀死了露易丝。蝙蝠侠失败了,他犹豫了。他们发生了争执。”

换句话说,蝙蝠侠分心了,露易丝因此而死。

那么露易丝和布鲁斯发生了什么争执呢?施奈德没有具体说,但他被华纳兄弟毙掉的原本的计划中,就是让布鲁斯·韦恩和露易丝·莱恩在超人死亡的这段时间里,弥生了一段情愫。

“我们的打算是,布鲁斯爱上了露易丝,然后意识到拯救世界的唯一方法是让超人复活,”施奈德说,“所以他有这种疯狂的内心冲突,因为露易丝很显然还爱着超人。我们还有一段美丽的说辞,[布鲁斯]对阿尔弗雷德说:‘我从来没有享受过洞外的生活。我从来没有想象过除此之外的世界。但这个女人让我觉得,如果我能够把这群神灵召集起来,那么我的工作就完成了。我可以不干了。我可以停下来了’。当然,他并没有成功。”

施奈德说,即使没有这条浪漫关系的副线,蝙蝠侠也会一直陷于因为没有在爆炸杀死露易丝之前保护她的内疚。露易丝死后,超人伤心欲绝,失去了战斗意志。达克赛德利用这一刻的脆弱夺取了他的控制权,超人的陨落导致神奇女侠、海王等无数人的死亡。

“世界的沦陷是因为超人屈服于反生命方程式,仅此而已。”施奈德说,“这就是末世的世界:超人一直想寻找蝙蝠侠并杀了他,为露易丝的死报仇。”

在“施奈德剪辑版”中,布鲁斯·韦恩的梦结束前,“他找到我们了。”钢骨说。

“他”原来就是超人,他带着燃烧的红色反生命的眼睛降落在附近。他被达克赛德控制了。现在他要与他的一帮超级英雄朋友们殊死搏斗了。

这是一件令人沮丧的事情,即使是对于一个有时被描述为“暗黑”的系列电影。当然,这并不是真正的结束。就像漫威《无限之战》(Infinity War,2018)中让半数生物都灰飞烟灭一样的灭霸(Thano)响指,这本来就是一个扣人心弦的悬念,而后再导向终篇的救赎。

©️HBO

▍第三部《正义联盟》电影的剧情简介

出现在布鲁斯·韦恩梦境中的人物似乎意识到了多元宇宙–以及潜在的更幸福的结局。

“我常常在想,在多少个备用时间线中,坦率地说,你会因为没有勇气牺牲自己而毁灭了世界呢?”小丑在“施奈德剪辑版”中问蝙蝠侠。

闪电侠补充道:“时间就会发生疯狂的事情。”你可以看到这是怎么回事了:解决方案就是重做。

施奈德解释说,“施奈德剪辑版”中的麦高芬–存在着的被称为母盒(Mother Boxes)全能机器–将有助于在他系列电影的最后一部中逆转历史。“在末世中发生的事情是,钢骨利用一个方程式,激活母盒将闪电侠送回过去,以警告布鲁斯那个足以扭转乾坤的时刻,当时他没有勇气牺牲自己去拯救露易丝,”施奈德说。

其实我们已经看到了那个时刻:就是闪电侠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通过奇怪的传送门出现。

一旦过去的布鲁斯意识到自己要做什么,当露易丝遇到危险时,他就不会失败。“所以在那一刻,他做了正确的事情,牺牲了自己。”施奈德解释说。

这扭转了一切:“超人没有屈服于反生命方程式,”斯奈德说,“然后在最后一部电影中,海王领导亚特兰蒂斯的部队、戴安娜(神奇女侠)带着天堂岛(Themyscira)的亚马逊女战士,超人和闪电侠领导[人类]的力量一起对抗达克赛德的终极战争。”

显而易见,好人最终还是赢了。不过还会有更多的故事……

©️HBO

▍新蝙蝠侠的诞生

达克赛德的入侵、地球的沦陷、悲剧的反转,都发生在正义联盟事件之后相当快的时间–比如说,几个月之内。长到足以让一个孩子在此后不久出生。

这是“施奈德剪辑版”中的另一个重大剧透。施奈德说:“露易丝在电影结尾时怀孕了。” 在她的床头柜里可以看到验孕棒–上面有一个来自虚构品牌Force Majeure的标签,这是一个法语短语,基本翻译为“不能预见其不可避免之事”。

她的怀孕是华纳兄弟想要从施奈德电影中删掉的另一个故事情节,他说,原本在2017年他离开这个项目之前,“这一直是我的希望,但他们根本让我不要这么做。但我还是把它放进去了。”

据推测,这个孩子是在《蝙蝠侠大战超人》中超人死前怀上的。(他们确实有那场浪漫的浴缸戏,它可能比观众能意识到的更为重要)。

还记得在这一切的开始,施奈德说会有一个新的蝙蝠侠将取代阿弗莱克的布鲁斯·韦恩吗?“这将是露易丝和超人的儿子,”施奈德说,“他没有任何超能力,然后他最终会成为一个新的蝙蝠侠。”

“施奈德世界”里会有一个闪回场景,克拉克·肯特和露易丝·莱恩带着他们已经长大的儿子去参观一个熟悉的地点。在那里,他们要求他继续担负起他们那位死去朋友发起的运动”。20年后,在[蝙蝠侠]死亡的周年纪念日,他们带着年轻的布鲁斯·肯特去了蝙蝠洞,他们说,‘如果你这样做,你的叔叔布鲁斯会感到很骄傲’。”施奈德说。

“总之,”导演补充道,“就是这样类似的东西。”

|翻译:Derek

References

References
1 或称作绿灯侠,是一名DC漫画旗下的虚构超级英雄,最初登场于《绿灯侠》#87(1971年12月/1972年1月),由丹尼斯·欧尼尔和尼尔·亚当斯创作。
2 另一名绿灯侠,是DC漫画旗下的虚构超级英雄,最初登场于《陈列橱》#22(1959年10月),由约翰·布鲁姆和吉尔·凯恩创作。
3 莫霍克发型这个名称源于莫霍克人,他们是纽约州北部莫霍克谷的原住民。莫霍克人与该发型的联系因1939年亨利·方达主演的好莱坞电影《铁血金戈》而流行起来。
头像
Anthony Breznican

美国记者和小说家,《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特约撰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