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殿堂|尼克·布鲁姆菲尔德回忆星空下的希腊露天影院:“那真是乱成一团”

Gardenia Open-Air Cinema, Hydra, Greece |© Illustration by Lucinda Rogers

《父亲和我》(My Father and Me,2019)和《玛丽安和莱昂纳德:情话》(Marianne & Leonard: Words of Love,2019)的导演尼克·布鲁姆菲尔德(Nick Broomfield)和我们分享了他在希腊伊兹拉岛(Hydra Island)栀子花露天电影院(The Gardenia open-air cinema)放映的美好回忆——沉浸在大自然的气味和声音里。

位于伊兹拉岛的栀子花露天电影院于1955年开业,不过我去那里是在1968年。影院就在一条小巷中,夹在两座稍高的建筑物之间。当你突然抬起头来时,映入眼帘的是整个山坡,随后你就可以看到满天繁星。

我第一次是和玛丽安·伊伦(Marianne Ihlen[1]1935年5月18日-2016年7月28日,挪威作家阿克塞尔·詹森(Axel … Continue reading)一起去的,那是一次很棒的活动。空气中弥漫着茉莉花和栀子花的馨香,伴随着来自海洋的轻拂微风飘入放映室。 你会听到所有驴子的叫声此起彼伏,发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噪杂声。然后,各种各样的小动物会沿着房顶的正脊互相追逐,它们的影子逐一穿过屏幕。

当时放映的都是意粉西部片,不过我记得看的电影是《冷血》(In Cold Blood,1967),一部非常精彩和几近冷酷的电影。它和周边田园式的浪漫环境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我还清楚地记得那个血泊的脚印,不禁想到在这里看这个脚印有种非常古怪的感觉,因为感觉几乎就像在另一个星球上。

Nick Broomfield

来这里的观众主要都是住在伊兹拉岛的本地人,他们在休息室里卖着羊肉串和爆米花,还有孩子和猫狗在放映时到处乱跑。那是相当混乱的状态,真的。晚上十点左右,随着微风袭来,变得有些微凉,希腊妇女们在看电影的时候就会将她们随着带的这些漂亮的披肩披上。

等我下一次回去的时候,最受欢迎的电影是《午夜快车》(Midnight Express,1978)。因为这部电影是非常反土耳其的。

我还在那里首映了我的电影《玛丽安和莱昂纳德:情话》。我想法设法召来了一大堆在电影里出演的人,还有那些我遇见过的住在岛上的人。而我的一个朋友,帕维乌·帕夫利科夫斯基(Pawel Pawlikowski[2]波兰电影导演,最新的作品是2018年的电影《冷战》(Cold War,2018))也已经在那里买了房子。所以他也来了。

《玛丽安和莱昂纳德:情话》(Marianne & Leonard: Words of Love,2019)|©️Nick Broomfield

而那场放映之所以令人难忘,是因为它放了20分钟之后就出故障了! 只有声音,没有图像。他们有一台大的老式35毫米放映机摆在那里。而我有一个现代化的电影链接。帕维乌和我一直在想办法,看能不能把它弄好,但都无济于事。电影院的老板拉基斯·克里斯蒂斯(Lakis Christidis)是个80高龄充满魅力的希腊人。他给我们提供了香烟和咖啡,但他对设备一无所知。但我记得观众们看到电影里那些伊兹拉岛的老档案都非常激动。

第二天晚上,我们再次放映,但还是出现了一些其它问题。

只到第三天晚上我们才把它全部顺利放完。即使是这样,现场也很疯狂,因为放映员找不到人照顾她的狗,所以把它带到了放映现场。在整个放映过程中,它一直在吠叫和嚎叫。我觉得这类似于一种禅宗修行:无为。帕维乌低声对我说:“我们该拿那条该死的狗怎么办?”它太吵了!于是我就带着狗去散了很久的步,直到电影结束。

|来自尼克·布鲁姆菲尔德(Nick Broomfield)和影评人詹姆斯·莫特伦(James Mottram)的对话
|翻译:Derek

References

References
1 1935年5月18日-2016年7月28日,挪威作家阿克塞尔·詹森(Axel Jensen)的妻子,两人曾一起居住在希腊伊兹拉岛。和詹森离婚后,在之后的很多年里,她都是莱昂纳德·科恩(Leonard Cohen)的女友与缪斯。
2 波兰电影导演,最新的作品是2018年的电影《冷战》(Cold War,2018)
Nick Broomfield

英国纪录片导演,作品范围从艺人研究到政治作品,电影作品里的自我反思风格被认为对许多后来的电影人有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