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Luchino Visconti

维斯康蒂——追寻贵族法西斯之血(五·完结篇)

发酵腐败的美好时代-《无辜》(The Innocent,1976) 维斯康蒂死了。 《世界日报》记者法兰斯瓦于1976年衣香鬓影的戛纳电影节,从《无辜》的首映会出场,回忆起两个月前,从电视新闻听到导演死讯,心头一震- “这么快…”法兰斯瓦当时第一念头,“他的电影都还没剪完…”他知道导演在六十五岁拍《诸神的黄昏》(Ludwig,1972,又名《路德维希》)时中风,身体就每况愈下,却还是以意志力完成这部几近不可能的浩大电影;接着奇迹般恢复,一年后马上完成一部得奖长片,《暴力与激情》(Conversation Piece,1974,又名《家族的肖像》);后来在家不小心,摔断骨头,自此健康又加速恶化;记者法兰斯瓦就是在此时,特地飞到意大利,至科莫湖畔、维斯康蒂休养的家族城堡,拜访老导演。法兰斯瓦永远记得,导演如何坐在轮椅上,跟他开玩笑说:“医生说,我如果敢再拍一部电影,就会死掉!”没想到短短三个月后,《无辜》就开拍了,仿佛是他预先设想好的遗言,而导演甚至还没等到定剪,就愕然过世… “拍这样电影有什么必要?”《电影手册》(Cahiers du Cinéma)王牌影评人赛吉一走出首映,和所有电影界有头有脸的人士,开头就讲这句话。法兰斯瓦心想,《电影手册》自从六八学运后,被毛派掌持,对维斯康蒂一直改编经典文学的电影,从来没什么好话。 “现在到底还有谁,敢胆改编邓南遮的小说?一个他妈的法西斯作家!维斯康蒂是那壶不开提那壶,晚节不保啊!”《解放报》首席影评人尚皮耶唱合道。左派的媒体对这样一部讲述贵族美好年代、爱情风花雪月的故事,当然会有很多意见。然而法兰斯瓦讶异,连右派报纸也补上一刀-“这样揭开菁英阶级伤疤、攻讦愉悦的上层生活,只是一个共党同路人的意识形态挂帅!”《费加洛报》影评人保罗难得和左派媒体一致,给出负评。法兰斯瓦却在众报影评人面前,力排众议,喃喃说道:“这部电影不但总结了导演的一生艺术,还总结了我们一个世纪的历史…” 丛林法则的美好时代 当维斯康蒂在轮椅上跟他说,他要拍一部美好时代Belle Époque的电影,法兰斯瓦马上欣喜回应:“导演准备要拍筹画十几年、剧本已经写好几版的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维斯康蒂如老兽的坚毅脸庞,不自禁笑了起来:“我没这个钱,也没这个时间了…”维斯康蒂一时陷入了沉思:“不能拍《追忆似水年华》,或许是我终身的遗憾,当时条件不足,时不我予,而现在我快死了!”导演自己又笑了起来,“我想要在人生最后,拍一部总结我自己出生时代的作品… 我要改编邓南遮(Gabriele d’Annunzio)的小说。”法兰斯瓦讶异反射回应:“那个恶名昭彰的法西斯作家?……

0 Shares

维斯康蒂——追寻贵族法西斯之血(三)

因为“米兰女王”卡拉对法西斯的暧昧,维斯康蒂电影中的母亲形象可说往两极化发展,一方面如罗密、克劳迪娅和西尔瓦娜诠释的最优雅女神,另一方面,却可能转变成来自最深地狱、最可怕的悲剧,宛如美狄亚还是麦克白夫人二十世纪复活。

0 Shares

维斯康蒂——追寻贵族法西斯之血(一)

“« Le Crépuscule des dieux » (《诸神的黄昏》),很漂亮的选择,不仅相应同时代的华格纳歌剧,更呼应当时的时代精神,也就是像我这样的贵族步入黄昏,中产阶级、资本主义完全统治的时代来临。”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