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ice 2011】《羞耻》:欲望易泄 心魔难解

英国年轻导演史蒂夫·麦奎恩的《饥饿》讲述的是一个在身体上被囚禁的男人追求自由的抗争;今年的威尼斯,他的新片《羞耻》讲述的同样是一个主题为“囚禁的男人”,只不过,迈克尔·法斯宾德此次扮演的布拉登是一个被不伦之恋所困扰的男人。在这部有着大量性场面的电影里,布莱登游离在自己的公寓里,每天和不同的女人做爱,一夜情的、上门服务的、甚至自己还利用工作和生活的任何间隙在厕所手淫,在孤身一人独处公寓的时间里,他几乎所有的时间也一直在用网络性聊安慰自己。

《羞耻》有着一个直击主题的精妙开头。布莱登裸着身子,在自己的房间里从卧室到厨房,从厨房绕圈继续到卧室,一圈又一圈。尽管《羞耻》和《饥饿》有着完全不同的开放的叙述空间,但是导演的这个镜头却如此强烈的揭示了主角自己的心态状况。布莱登的生活就是一种周而复始无法摆脱的怪圈状态,而画面中的布莱登似乎也从来没有期望和努力尝试着走出这么一个怪圈。每次性爱的同时导演不停得给观众增加一个寻求答案的过程,WHY。这个在美国纽约市有着豪华公寓的成功事业人士,为什么是如此的一种生活状态?每个周而复始的绕圈过程中,始终有着一个布莱登不愿意接听的电话留言:一个女人近似祈求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哭诉。当然,所有的一切疑问都在布莱登妹妹思思的出现而逐渐昭显。两人极其怪异并且始终处于互相伤害的状态揭示了两者不太寻常的兄妹关系。

导演斯蒂夫·麦奎恩在处理这个“原因”的揭露时,是极其含蓄隐晦的。正是因为这种隐晦压抑内心力量的斗争存在,男主角迈克尔·法斯宾德的表演才成了电影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幸运的是,法斯宾德完美得展示了这种内心焦虑和斗争的心态变化。这位德国演员今年有着两部表现超佳的电影入围主竞赛单元。除了《羞耻》,他已经在大卫·柯南伯格的《危险疗法》中展现了荣格狂热沉迷于心理治疗而最后难以自拔的心理发展过程。同是表现心理困境的电影,法斯宾德却能够将两种不同的心理矛盾表现出完全不同的外在,在《危险疗法》中荣格选择沉迷是因为自己的选择;而《羞耻》中,布莱登是企图挣脱心理的枷锁。这种投入和逃出的截然不同的“出入”状态被法斯宾德轻松自如得自如驾驭。今年的威尼斯注定是法斯宾德扬名立万的舞台!

史蒂夫·麦奎恩为了一再渲染男主角这种心理斗争的激烈,不惜浓彩重墨得进行渲染,除了用他和女同事之间看似正常的恋爱关系无疾而终来说明他走出心魔的困难,最后甚至用了布莱登妹妹思思的自杀来进行最后的努力。可是这毕竟只是一部表现心理斗争困境的电影,很明显斗争的过程远胜于结果的重要性,于是电影呼应开头的结尾设置尤其显得意味深长:他在地铁上曾经企图勾引但是未遂的一位已婚女人在结尾的时候主动向他靠近,尽管布莱登此时的眼神早就丧失了第一次相遇时的炽热,可及时黑屏的结尾还是给观众造成了很大的想象空间。但不得不承认,电影中类似于《不可撤消》中文森特·卡洛进入同性恋酒吧的那个场景,是电影最大的败笔所在……

电影中,除了男主角迈克尔·法斯宾德的倾情演出之外,女主角思思的扮演者凯瑞·穆里根在电影中的全裸演出也成了媒体津津乐道的话题。这位曾经在《成长教育》中备受瞩目的新星也开始着“家庭女孩“之外的角色尝试。《羞耻》中的思思角色既有着叛逆女孩的不羁,又有着无助女孩的软弱,凯瑞穆里根的转型不可谓不成功,只是很显然导演史蒂夫麦奎恩并不愿意让电影分散角色焦点所在,因此大多数的镜头里她也只是以背部示人。和《饥饿》一样,尽管《羞耻》中有大量的女性角色(和女性肉体)的存在,这部电影依旧只是一部关于男人企图从樊笼里挣脱出来,追求自由的电影。

新浪娱乐专稿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29 Comment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