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ice 2011】《危险疗法》:走火入魔的精神分析


“喜欢《苍蝇》电影的粉丝不需要钟意这部电影, 但是荣格和弗洛伊德的追随者们会喜欢它的,何况他们两人的粉丝比我多很多”,大卫·柯南伯格用一种婉转的方式向观众们做如此说明。但是熟悉大卫·柯南伯格的观众知道,在他的电影中,隐藏在人体某段神经末梢深处的某种欲望最终会因一种诱因的出现而得以释放。只是这次他回归到了他电影作品中最本质的东西:心理分析。而且直接选择了人类近代史上精神分析学的三位先驱心理学家的真人真事作为故事的主人公。显而易见,这种结合注定是大卫·柯南伯格期待已久的,所以在他看到剧作家克里斯托弗汉普顿的话剧《聊天治愈》后,他立马感受到对他自己而言这是一个极其诱人的题材。

这是一个颇为艰难的故事,因为电影主要介绍荣格、弗洛伊德和萨宾娜斯皮勒林三人从相识到成就各自在心理分析学上成就的那段恩怨。这段恩怨的来源在于荣格和弗洛伊德两人之间从互相敬重到决裂的过程。它是一段友谊的破灭,也是一段爱情的诞生,而所有这些感情的基点在电影中是一个漫长的治疗过程,是荣格接受萨宾娜作为自己的病人开始进行心理治疗开始的,何况治疗的手段是关于“性心理学”的。好了,焦点来了,如何用电影的视觉语言来进行“心理治疗”?!这是一个“危险的治疗”过程,这不仅仅是电影的标题,更是导演大卫·柯南伯格需要面对的实际问题。

电影《危险疗法》存在着两条线,一是荣格在治疗萨宾娜过程中逐渐由投入的治疗过程转为爱意,并且一发不可收拾最后陷入难以自拔;另外一条就是荣格在借助萨宾娜的治疗过程中成功取得的宝贵经验,并以此和弗洛伊德在学术研究的道路上分道扬镳并最终导致绝交。在电影中,弗洛伊德和荣格所代表的不同心理学观点可以用两个不同的名词进行辨别,那就是弗洛伊德的“分析”和荣格的“治疗”。在弗洛伊德的陈述中,心理分析学的关键在于分析人的精神状态,进行表述并且最终确认和接受这种状态的存在;而荣格走得更远一些,他认为每个人的心理隐射都是有其发展趋势的,心理学家可以通过分析得出一个人的精神状态并且进行诱导和了解个人精神发展的趋势。这两种学说在电影中通过无数次对话进行,但是更重要的是,导演让两个演员直接将两个人的学术状态进行了外在的展示,迈克法斯宾德扮演的看似平静稳重实则忘我得沉浸于工作并充满激情;而维果莫腾森扮演的弗洛伊德则是表里如一的冷静。用人物角色的外在和由此展现的个人性格特点来暗喻不同学说风格的对立,以此表明两个人的友谊本就是一场不太美满的婚姻,暗示了最后的决裂。这确实不可谓是导演别有用心的处理方式。

《危险疗法》在气氛上承袭了大卫一贯的冷惊悚处理方法,特别是前期萨宾娜的治疗过程(奥拓出现之前);更为重要的是,《危险方法》能让人想到几乎所有大卫·柯南伯格的电影作品,特别是在针对人性最为原始的素材性和死亡时,他总是让人性中充满戏剧性的二元对立,而这个过程在电影《危险方法》中的结构设置中也是一场明显:开头结尾的呼应,人物结局的最终转变……电影中二元转换的契因就是奥拓的出场。这位吸毒的崇尚“摆脱一切束缚”的纵欲主义者最终让荣格完成了一个彻底的转变,也正是这个转变成就了世界精神分析学的先驱者。

导演大卫·柯南伯格在一次媒体采访中提到《危险疗法》是他第一部传记片,但事实上他之前的作品《蝴蝶夫人》和《赤裸午餐》也全是按照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但导演很显然希望借此确认电影中那些史实的真实性,并且以此为自己电影所有作品中主角心理状态的转变做一个精神分析的探讨。很显然,导演成功了。而随之成功的还有扮演萨宾娜的英国女演员凯拉·奈特利。出场时萨宾娜被带到荣格所在的精神病院,十几分钟的谈心疗法中,她不时表现出强烈的癫痫症状。电影中这种自毁形象而又极其逼真的角色表演很容易为她在今年之后的颁奖季中让她颇有收获。当然,还有导演大卫·柯南伯格的。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28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