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nice 2011】《黑马》:托德·索伦兹的落马之作


如果需要为托德·索伦兹起个绰号的话,我希望叫他“忧伤的伍迪·艾伦”,因为在同为描写美国社会百态众生相的话痨电影中,他有着一种类似于伍迪·艾伦的才华。如果说伍迪·艾伦善于在对话词风犀利中带幽默的话,那么托德·索伦兹则用人物表情动作和言语之间造成的性格反差给人造成幽默感;伍迪的主角话语是调侃嘲讽,针对的对象是美国中产阶级;托德的话语则是误解错会,针对的对象则是略带孤僻的生活群体。这里所指的略带孤僻的生活群体不存在任何歧视语气,只是因为这个社会造成的交往沟通隔阂给人心理之间造成的间距变大而已。

对于托德的电影在威尼斯出现是由期待的,因为他的《爱我就给我快乐》(Happiness)和《战时生活》(Life During Wartime)是我个人较为喜欢的作品。不可否认,《黑马》在人物角色设置和对话上和这两部作品义一脉相承,带有非常明显的个人风格。甚至连电影的开头还是一样的场景,只不过多了一个逐渐推移的镜头将一场婚礼宴会的舞蹈场面转换到一对正襟端坐的男女。没有人会误解这是一部喜剧,因为这是托德的电影,既然开头还是一样的,那么这注定也是一部悲喜交加的题材。当然,他会是一部时常令人哄堂大笑的电影。

这种观影的欢乐就源于依旧与父母住在一起的成年男人阿布(约登·戈尔贝扮演)生活在自我世界里的忘我状态。他热爱收集玩偶,在父亲的公司里上班无所事事,甚至在第一次见面之后就准备向曼 琳达(瑟拉穆·布莱尔扮演)求婚。在这个求爱的过程中,他和父母兄弟以及曼琳达的关系都慢慢清晰起来,同时这也成了他寻找自我成长的一个过程。

和托德·索尔兹的前作相比,《黑马》将人物关系进行了简化,就以两个家庭作为陈述 的主题,谈及的话题也不再是动辄种族屠杀和乱伦等禁忌。和阿布肥硕成熟的外表和年龄不太相称的是他的生活习惯和话语,这种不和谐是电影中最大的笑料所在。但正是这种弱化人物关系和对白嘲讽力度的处理,让阿布直接成了一个失败者的形象而已。《黑马》再也难以找到托德对于美国社会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这未免不说是托德的失败。《黑马》在威尼斯很显然是难以脱颖而出,反而让托德从往日的马上摔了下来,砸了个跟头。当然按照托德的个人习惯,他依旧还是非常冷漠面无表情的看着你而已,就像《黑马》中阿布的父亲一样,丝毫不为所动。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3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