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那里》:黎明的乡愁

导演卢晟,30出头,在法国学完电影后,以摄影师的身份参与多部华语片的拍摄工作,此番回到国内,首执导筒,推出了他的导演处女作《这里,那里》。

这里,那里》在北京做了多场放映,在映后的主创见面会上,女主演黄璐坦言自己曾不相信卢晟能筹到拍摄这部电影的资金,因为打一开始,《这里,那里》就是部小众文艺片的路数,在时下唯票房的国内电影环境里,有谁会青睐《这里,那里》?但不管怎样,卢晟做到了,而且从小众文艺片的角度来看,《这里,那里》的口碑和“票房”都不错。

不走商业院线的文艺片,往往会陷入到孤芳自赏、不知所云的陷阱里,见过不少拍“文艺片”的国内年轻导演,大都以“艺术家”自诩,动辄提及自己影片里的“思想内涵”,从电影的角度来看,其实连基本的技术都不达标——放在这个参照系里,不免对卢晟有些溢美之词。

跟导演的留学背景有关,《这里,那里》的幕后制作团队也非常国际化,影片选取了大兴安岭、上海和巴黎三个空间,通过人物的血脉亲情,连接成了如诗如画的《这里,那里》。跟商业片比起来,虽然剧情很淡,但在平静的叙述下,也不乏蓄积的张力:大兴安岭篇的主角是一个执拗的鄂伦春养鹿人,上海篇以一个家庭作坊式的小面馆为核心场景,巴黎篇的主角则是一老一少两个华人。三个截然不同的空间,个中人物却因血脉亲情有了微妙的联系。

卢晟说,他想拍的是“思念”,是思念把这些不相干的人物、时空在了一起。从三个故事看来,反倒是巴黎篇相对单薄一点——大兴安岭篇把人物的执着和孤独刻画得相当到位,上海篇则带有常见的批判现实主义锋芒(尽管略有刻意)。通篇看下来,整部《这里,那里》都有一股浓重的疏离感,所谓“思念”,根子里乃是无家可归的恐慌。鄂伦春养鹿人固守着祖先的生活方式和人生道德,但在现代化的冲击下,连他的夫人和孩子都不得不弃他而去;小伙计和四川妹来到上海打工奋斗,但这个城市并无他们的容身之所;至于巴黎,当老房东来到华裔雇佣兵公墓时,我们能分明能感受到那种飘零异国、落叶不能归根的孤苦……

《这里,那里》当然带有导演卢晟浓重的个人色彩,对这位生长在国际大都市(他们都是这么形容上海的)、有着发达国家留学经历、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来说,这种思念(乡愁)想必是跟他的留学经历息息相关的。值得注意的是,《这里,那里》主要还是反映年轻人心态的年轻人故事(老房东的故事也是以年轻人视角来旁观演绎的),对这些年轻人来说,他们就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正处在人生的黎明,但在全球化、现代化的巨大冲击下,虽然年纪轻轻,心头却早已被罩上了一片无家可归的乡愁暗影。

影片很淡,但从摄影、剪辑、音乐这些细节来看,《这里,那里》难得的体现出国际范儿(考虑到国产电影特别是国产小众文艺片的整体水准,这当然是褒义用语),而最为难得的是,卢晟虽然年纪不大,但对影片节奏的整体控制很到位,颇有大匠风范。

【作者简介】图宾根木匠:影评人,电影学博士,著有《疯狂影评》等书。


|编辑:夏若特和树

图宾根木匠
图宾根木匠

电影学博士,中国电影家协会理论评论委员会理事,中国青年影评人联合会理事,北京电影协会编剧与导演专业委员,制片人,编剧,业余影评人 出版《疯狂影评》影评集

236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