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袭2:暴徒》:年度最猛动作片

《突袭2:暴徒》是第一部进入IMDb网站评分TOP 250的印尼电影,想必这也可以证明影迷对它的喜爱。三年前第一部上映的时候,就被媒体誉为“十年最强动作片”,而这一部年初在圣丹斯电影节全球首映之后,就被赞为“史上最伟大的动作片”“动作片中的《教父》”。

如果说小格局的《突袭》是一部无需对白,无需情节,无需角色,只有逼真残酷无休止动作戏的暴力闯关游戏,那么这一部导演就是有意想打造这个三部曲系列的史诗格局。在第一部的成功带来的高期待面前,这一部如何突破成了重点,这也让这部电影充满了各种或轻或重的制造感。它确实很优秀,但也一些明显的不足之处。

raid2text11

设计感的成与败

如何制作一部电影?其实就是各种设计的过程,特别是对于类型片的创作,比如片中最后厨房的打斗戏,光是动作的设计就花费了6周时间,实拍了10天,最后导演选择了自己中意的那196个镜头。

为了动作史诗片的格局,这一部的剧情变得很复杂,有三方黑帮组织的明争暗斗,还有警察的介入,被迫卧底深入险境的拉马(伊科·乌艾斯 饰)除了要对抗黑帮,还要揪出腐败的警察。故事很复杂,却又经不起推敲,比如日本黑帮只是可有可无的酱油功能,片中也融入了很多卧底警匪类型片的惯用桥段,比如监听电话、跟踪和追逐,但导演却无心场景气氛,更像是在通关游戏上设置的关卡。导演埃文斯对于文戏的节奏掌控和氛围营造明显的力不从心,他太想要营造影片巴洛克式的史诗歌剧风格,除了配乐上不断的使用亨德尔的《萨拉邦舞曲》组曲,镜头的调度也始终是凸显仪式感的十字架轨迹。大量全景和中景内的演员调度也很随意,好在场景中常常会出现各种吸引眼球的暴力元素。

另一个设计感强烈的地方就是片中多达19场的动作戏,使用了60多种枪械,印尼传统武术马来拳和混合格斗在不同的场景中为了凸显实战感也做了不同的编排,片中动作戏的花样和时间都做的很足。甚至几个令人惊艳的角色就是因为想要某种兵器来被设计出来的,导演在采访中说,他们最先想要的是一个使用棒球杀人的杀手,后来就想干脆设计出一对兄妹,之后就有使用锤子杀人的锤妹,于是就有了这两个片中最具华彩的配角。

raid2text12

摄影机也是主角

相比上一部,这一次片中出现了大量的跟拍长镜头,无论是文戏,还是激烈的武戏,也让整部电影在风格上变得更加真实和激烈。片中的动作戏编排本来就是重实战,注重的是功能和用途。手持摄影长镜头的运用让画面中演员打斗的时间和剪辑之后观众看到的时间尽可能的保持了同步性,大部分时间使用小全景的目的也是如此。小全中切入中景里演员的反应和近景中暴力的细节,一方面可以丰富镜头的多样性,加快剪辑的节奏,另一方面还能弥补演员功夫的不足。

很多时候,我们说摄影的功能是记录,它充当了观众的眼睛,而在《突袭》系列里,摄影机一直是一个演员,一直在表演,它不仅仅是旁观者,还是参与者。比如白乔手下三名杀手——棒球哥、锤妹和爪刀刺客首次一起行动的那场动作戏,导演有意采用了平时剪辑来营造事件发生的同步性,三场不同的动作戏剪辑靠的不是相似的“动接”剪辑点,也不是相似物件的蒙太奇转场,而是相同的摄影机调度。

其实片中类似的例子很多,比如最后那场雅加达街头的追车戏里,剧组请到了香港罗礼贤的团队,用三名摄影师传递摄影机的接力土法制造了一个镜头穿过汽车的酷炫长镜头。最后那场致敬李小龙的《唐山大兄》的打斗戏,摄影机的调度同样层次分明,从小全中不用武器时的近身格斗开始,反派处于弱势之后随着他开始使用爪刀,镜头的景别也跟推进,在反派身上使用的中景也逐渐增加,直到反派割伤主角之后,景别也变成了大量的近景。其实片中的动作戏编排的不仅仅是拳脚,还有摄影机的运动。

动作戏风格的东西融合

我们很熟悉香港的动作片,比如成龙杂耍风格的打斗和甄子丹标志性的翻腾旋转踢腿,还时长用慢镜头来放大动作的难度和美感。如今这种动作戏的打法已经让观众逐渐丧失新鲜感,后来凭借《冬荫功》而崛起的泰国打星托尼·贾靠的除了教科书般的泰拳打斗,比拼的是动作的难度系数。

东西方的动作电影最明显的差别是,西方人靠的是动作节点的剪辑,他们将镜头分解的更细,擅长制造奇观式的场景;东方人讲究的是套路和真功夫,要是硬桥硬马、拳拳到肉。《突袭》的动作风格算是二者的集大成之作,伊科·乌艾斯虽然也是练家子,但他在片中的打斗已经去掉了套路化,你看不到遵循章法和套路的“花拳绣腿”,而是不同场景中千变万化的逼真实战。

《突袭》中这类讲求实战原则的打法有很好的例子,再说乌艾斯和印尼拳宗师西西普·阿里夫·拉赫曼(Cecep Arif Rahman)最后那场终极对决,从一开始见招拆招式的打斗,慢慢的各种阴险毒辣的打法层出不同,各种黑手招招致命,即使这时候出现典型的印尼拳风格的反关节技等高难度动作,观众也早就没有察觉不到任何展示的成分了。尽管打法很东方,但它呈现出来的不止是动作戏,而是暴力奇观,制造视觉奇观一直是好莱坞电影的发家秘籍,也是东方电影所欠缺的,像片头那场监狱烂泥大战和锤妹的地铁杀戮就是暴力奇观的最好诠释。

虽然这部电影存在一些瑕疵,比如无法较真的逻辑细节,演员的演技不足,或轻或重的设计感,导演对于史诗格局下的文戏节奏控制上的力不从心,但《突袭2》的动作戏绝对代表了当下动作片的最高水准,甚至可以说,它革新了动作片的镜头语言!

【原载于《新京报》】

(编辑:段进宇)

亵渎电影

影评人,影视文化工作者

50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