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Cannes】《勒阿弗尔》:欢迎非法入境者的一个天堂


有些人食言,被人唾骂;有些人食言了,有人欢呼。芬兰导演阿基·考利斯马基就是属于被人簇拥着欢呼的人之一。他多年前就声明自己要息影了,不过还好2011年第64届的戛纳,他又回来了……电影名字“勒阿弗尔”是法国北部诺曼底地区的一个城市,不过据参加过导演新闻媒体发布会的《东方早报》的记者蔡晓玮说导演自己解释这个题目的另一层含义是“天堂”,也就是属于那些可梦而不可求之意。回顾电影内容,却是还真是如此。阿基·考利斯马基在《勒阿弗尔》中讲述的不是一个属于移民向往居住的天堂,而是电影中如此善良的人性只有在超越现实的“天堂”中才有机会实现。

关注移民问题对欧洲导演来说应该算是具有时代意义的素材。申根协议国家国民最近几年对于移民问题的探讨已经直接反馈到了电影艺术作品中。2009年法国导演菲利普·里奥雷就曾经拍摄过一部《非法入境》(Welcome,2009),电影中,邻居门口那极具讽刺意味的写着WELCOME字眼的地毯表明了欧洲人对于移民两难的纠结心理。芬兰导演阿基·考利斯马基以前作品基本上聚焦于芬兰底层人民的生活现状,像《没有过去的男人》《薄暮之光》等。在这部《勒阿弗尔》中,他却第一次选择了在法国拍摄电影,讲述了和《非法偷渡》类似的故事:一些生活拮据的居民如何帮助一个来自非洲的偷渡儿童逃避警察的追捕,并且一起资助男孩前往英国和他母亲回合。

在《勒阿弗尔》中阿基起用了自己的御用演员安德烈·威力姆斯(法国演员)和凯蒂·欧汀恩(芬兰演员),采用了典型的阿基式的场景和静止画面。如果没有在电影开始点明这是个法国城市,那么熟悉阿基作品的观众会发现,这个城市的色调几乎和阿基镜头下的赫尔辛基没有任何区别。而所有的酒馆、以及在场的酒客以及建筑物,和瑞典导演罗伊·安德森(Roy Andersson) 电影中的画面一样,完全是受到美国著名画家爱德华·霍普(Edward Hopper) 的影响,尤其是1942年的油画作品《夜游者》(Nighthawks)。寂寥、孤独永远是阿基电影中的挥之不去的主题。

不过,在阿基的电影中,与寂寥和孤独氛围相伴的是一种源自北欧文化的黑色幽默,这种幽默源自于人与人之间彼此误解的言语和行动,行动者本身并无任何喜感,但是这种交错行为产生的后果却能让人心酸发笑。如果说阿基在他以前的电影作品中,将这种幽默隐藏在角色寂寥孤独的背后时,《勒阿弗尔》中展现出来的幽默却是一种外在的,是靠对话和场景同时表现的,相比而言,这种幽默更为温暖,更为光明,或许这是因为阿基需要在《勒阿弗尔》创造一个理想化的“天堂”社会有关。如果重新比较比较下角色的对话,《勒阿弗尔》会是一部阿基的《阿里郎》,但这里他不是一种自我梦幻般的呓语,而是通过角色们唠叨不休的对话来实现自己需要表现的讽刺和幽默。这是阿基电影中对话最多的一部,如果你设想下他曾经使用相同的男女主角拍摄过一部默片《尤哈》时,更可以理解和他的过去比较起来,这几年短暂的息影生活似乎让他对社会的理解更为光明一些了。

美中不足的是,在《勒阿弗尔》中,阿基原来最为擅长的那种靠画面空白和静止画面营造气氛的力量在过多的对话中弱化了许多。有生活在法国多年的影评人提到电影在涉及法国文化元素时还不够彻底。细想一下,或许这也是因为阿基还是坚持创造自己芬兰某个城市影像世界的原因,又或许他正是藉此来表明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欧洲的其他城市,尽管《勒阿弗尔》中通过题目就表明这是发生在法国,但绝对不会是一个有着地理意义的法国。“天堂”本就是没有地理意义的一个空间概念,不是吗?蓝色的背景色彩,甚至完全相似的酒馆医院,这个天堂可以存在于诺曼底,也可以存在赫尔辛基,它可以存在欧洲其他国家的某个城市。

《勒阿弗尔》是芬兰导演重新回到影坛的一部力作,沿袭了他所有的电影风格,不同之处在于电影中展现的他比多年前开朗欢快了许多,而且他似乎也对这个社会充满更多的希望了。

tati
tati

旅居丹麦,深度影迷分子,曾代表网易、新浪和腾讯参加过戛纳和威尼斯电影节,也曾为国内多家媒体杂志提供电影稿件。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