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地魔才是哈利·波特之父

在现实世界里,一位葡萄牙记者和一位苏格兰医生在罗琳阿姨“孕育”哈利·波特的过程中起到了正面或负面的重要作用;在虚构世界里,詹姆·波特和小天狼星则一个给哈利·波特提供了基因,另一个一直在恪尽教父的守护职责,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或实或虚的人物都可以被看作是哈利·波特的“父亲”。不过,真正在哈利·波特的整个成长历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父亲”作用的,恐怕另有其人。

没错,就是那个神秘人,那个在孤儿院门口出生、在霍格沃茨上学,成绩优异、性格霸道、长相英俊、心狠手辣、极具煽动能力和组织天才的汤姆·里德尔——后来,魔法世界里的人都噤若寒蝉的称他为“神秘人”,而他自称“伏地魔”。

伏地魔的人生轨迹简直就像希特勒的翻版,混血出身的他在魔法世界里掀起了种族主义的血雨腥风,并建立起极权秘密组织网罗“食死徒”追随者,开始秘密颠覆魔法部的行动,最终掀起了一场横扫整个魔法世界的全面战争。这一切所作所为,都与那个来自奥地利的小胡子留在历史耻辱柱上的行径如出一辙——伏地魔的那个动态蛇魔印记,无疑正映照着魔法世界里的卐字徽标。

单从人物自身角度来说,伏地魔跟希特勒一样都才华横溢,浑身上下散发着强大的个人魅力,而且同样有着一个极能蛊惑人心的病态偏执理念,不过跟那位维也纳的草根流浪汉比起来,伏地魔更难掩一身不俗的贵族气质,而其内心的黑暗和阴郁又恰到好处的展现了魔法哥特意味的一面,虽然复活后变得相貌狰狞起来,但这张扭曲面孔下的隐藏的,仍然是一颗令人着魔的灵魂。

恶的就是恶的,是非正义的界限当然不能模糊,不过恶有时也会有其独特的审美价值,譬如伏地魔,就堪称魔法世界里一朵盛开的恶之花。罗琳给伏地魔加诸了一个颇为凄苦的身世,他几乎是含着黑魔杖出生的——近亲结婚的不良遗传给了伏地魔异常暴虐的基因,孤苦伶仃的童年经历和优异的魔法天赋则给了他仇恨以及报复整个社会的内心情结和能力基础,而当他得知自己身上流淌着与古代伟大魔法师相同的血脉时,这一切叠加起来,便合力造成了伏地魔崇拜纯魔法血统,力图建立起“纯种”魔法师对泥巴种和麻瓜残酷统治的偏执心理。就事论事的说,伏地魔其实也挺可怜的,他内心的自卑不言而喻——他自己就根本不是纯血统魔法师,正如整日鼓吹金发碧眼的希特勒自己却是一头的乌黑油亮的头发一样。

在整个《哈利·波特》故事中,神秘的预言不时传达出浓厚的命定论气质,这也是罗琳高妙的写作技巧之一:伏地魔的悲剧命运就在于他无法逃脱被一个小男孩杀死的魔咒,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位百年难得一遇的黑魔法大师一步步迈入特里劳妮早就预言好的结局。这种命定论的悲剧宿命延续了古希腊神话以来的西方悲剧传统,伏地魔竭尽全力回避这个预言,但他的种种努力却最终促成了这个预言的实现,这不免让人想起那个杀父娶母的俄狄浦斯——俄狄浦斯父亲所做的一切努力,却成了俄狄浦斯杀父娶母的直接导火索。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伏地魔亦即哈利·波特的父亲,因为是他选择了这位额头上带着闪电伤疤的小男孩,并让波特在前半生中始终生活在自己的阴影下,或者我们也可以说,伏地魔成了哈利·波特的人生终极意义——起码在这个系列故事里是这样的。

从精神分析学的角度来看,哈利·波特在七集故事里完成了男性的成长,而他与伏地魔的大决战无疑代表着一场弑父的终极仪式,在杀死伏地魔以后,哈利·波特才拥有了完整、独立的人格——在罗琳笔下,波特自此娶妻生子,开始过起平淡、幸福的生活。

荣格的父亲去世后,他的母亲对他说:父亲为你及时的死去了。此语一出,荣格便开始不自觉的担负起男性家长的职责,慢慢取代了父亲在家中的男性家长地位,并开始自由、独立的思考,日后终成一代心理学大家。
同样,作为一个注定被弑的父亲,伏地魔用自己的灵魂为哈利·波特的成长注入了最关键的动力——伏地魔为哈利·波特及时的死去了,从此,哈利·波特真正成为了哈利·波特,不用再作为“伏地魔之子”(潜在杀手)而活着。

不过额头的那道伤疤仍然在提醒波特,也是在提醒我们,他的这位黑暗父亲一直未曾离去,某种意义上讲,波特始终背负着这位父亲的重压。

好在罗琳告诉我们,十九年来,那道伤疤再也没有疼过。

【原载于时光网】
图宾根木匠:影评人,电影学博士,著有《疯狂影评》等书。


|编辑:夏若特和树

图宾根木匠
图宾根木匠

电影学博士,中国电影家协会理论评论委员会理事,中国青年影评人联合会理事,北京电影协会编剧与导演专业委员,制片人,编剧,业余影评人 出版《疯狂影评》影评集

213 Comments

发表评论

这是一个用于测试的演示店铺—将不会履行订单约定。 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