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中的传奇》:托德·海因斯的新作稍失准头

“《寂静中的传奇》不只是一部描述两个小孩冒险的成长故事,我们也可以将他看做一部关于声音的电影。”

《寂静中的惊奇》|©PR

美国导演托德·海因斯(Todd Haynes)继2015年的《卡罗尔》(Carol)之后,再以新片《寂静中的传奇》(Wonderstruck)入围坎城竞赛单元,本片虽然有不少有趣之处,但是《卡罗尔》设下的高峰在前,要超越实在不易。

改编自小说的《寂静中的传奇》,叙述的是发生在两个不同年代,却意外交会的的博物馆物语。 1977年的本(Oakes FEGLEY饰演)因为母亲过世终日哀伤。母亲的死,更让他想要揭开不曾谋面的父亲身世,但唯一的线索,只有母亲柜子里一本来自纽约自然博物馆介绍「惊奇屋wonderstruck」的小画册,与画册里一张有着男人署名的书签。 本在一场意外让他丧失听力,却更激发他启程纽约的决心。另一方面1927年的聋哑女孩罗丝(Millicent Simmonds饰演)因为思念明星母亲心切,也自己搭船来到纽约,却意外走进了崭新的自然博物馆,原本在两个时代中切换的叙事随着故事发展而交会,终于揭开小男孩寻找的答案。

《寂静中的惊奇》|©PR

《寂静中的传奇》不只是一部描述两个小孩冒险的成长故事,我们也可以将他看做一部关于声音的电影,《寂静中的传奇》两个分属不同年代的主人翁同样丧失听力,这样的生理特质让导演有机会因此以不同形式来呈现电影的声音。 1927年是默片时期,因而罗丝的故事都以黑白画面搭配配乐来呈现,形式看似默片偶尔也会使用默片中可见的构图方式,表演方式却是很当代的写实手法。真的效仿古典默片形式的,是导演在这段叙事线中安插的另一段影片,他让朱莉安摩尔在这片段中效仿默片时期的表演方式拍了一段默片,也像当时的电影一样,在镜头与镜头之间加上字卡。另一方面,生活在1977年的本则属于有声电影的年代,导演除了透过许多放克乐(Funk)重现时代氛围,他也透过不同的声音质感,呈现现实生活中的环境音,与本耳中听见的声音做为对照。我们可以将这样的对照,看做是陶德海因斯在思考如何用两种不同的形式,呈现听不见的世界。可惜的是,虽然陶德海因斯在声音设计上下足功夫,在1970年代的场景中呈现了极为细腻的声响世界。但在这一形式上的探索仅仅点到为止,未能玩出更有趣的可能性,也未能让形式和叙事之间建立起更强而有力的连结与互动。

剧情上的表现也未能出采,《寂静中的传奇》不但是一个关于两个年代、两个小孩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博物馆的故事。但很可惜的,议题的份量盖过了两个角色,角色本身的刻画也稍嫌平淡。关于博物馆神秘面纱后面的各种工作、空间,固然令人好奇,但是故事引人入胜的原因,终归还是来自于人物的个性与遭遇的挑战,但是《寂静中的传奇》的人物刻画与剧情推进在张力上都略嫌不足。

或许是我对陶德海因斯的新作期待太高,平心而论,当我们以一部儿童电影来看《寂静中的传奇》,它有一种简单而纯粹的童趣。或是你对于博物馆的一切都充满兴趣,他仍是一部能够满足不少人的可爱电影。


版權合作©️放映週報

洪健伦
洪健伦

中央大學英文系碩士班畢業,曾任「MUZIK ONLINE」網路編輯和《放映週報》主編。書看得不夠多,自認不是文青;買不起時尚的行頭,也當不起假文青。只是喜歡表演,喜歡電影,喜歡音樂,喜歡照著自己的步調探索銀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