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7 分

本次圣丹斯电影节,跟随《轻松+愉快》导演耿军一起来到影展的,还有张志勇和徐刚两位演员。其中演员张志勇与导演耿军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儿。在被问到开始演戏的契机时,他说每当耿军回到鹤岗拍片时,他就帮着拎包打杂。后来在《散装日记》里,客串了一个角色。他说:“耿军导演觉得我可以演戏,我就一直演下去了”。张志勇在影片《轻松+愉快》中,饰演一个走街串巷的香皂销售。

48452_1
演员张志勇 | ©️小玄儿

| “演员再多想法,也要达到导演对角色的要求。”——演员张志勇

小玄儿:这次电影里,人物角色用了您的真实姓名是不是?

演员张志勇:是的,我们一般的情况下,能用真名,就用真名了。一个导演前期写剧本的时候,就决定了。在这个角色确定了之后,我的名字又比较亲切,就直接用了。

小玄儿:那您介意暴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吗?

演员张志勇:没关系啊,就用呗,完全不介意。

《轻松+愉快》剧照|PR

小玄儿:那这次饰演的角色是一个销售人员,您以前的生活经历中,有类似的经验吗?

演员张志勇:这个还真有,我以前就是卖香皂的(笑)。我是做洗涤用品化妆品批发的,比如洗发水、香皂肥皂、洗衣粉之类的,我都卖过。

小玄儿:那您拿到角色之后,是会跟导演讨论比较多,还是自己会有一些想法?

演员张志勇:基本上是剧本出来以后,我们会大家一起研究,包括情节台词,他也会接受我们的意见。

48452_3
《轻松+愉快》剧照|PR

小玄儿:那例如你们念台词的语速、说话的语调之类的,都会提前讨论或者排练好么?

演员张志勇:这个说话的节奏,其实都是具体拍摄的时候决定的。因为演员对这个角色,也会有自己的理解。但是我觉得,不管演员对这个角色有什么自己的想法,首先,还是要达到导演对这个角色的要求。所以说,拍摄中间,也需要跟导演去磨合。但是我们之间都很熟了,就好很多。

小玄儿:那是不是正因为关系比较熟了,耿军导演在镜头背后,您比较能够发挥,不会有面对摄影机紧张的感觉?

演员张志勇:我其实一般情况下,我不紧张。我就是一接受采访,我就紧张。像这样聊天的没关系,刚才比如有英文采访我听不懂的,我就特别紧张(笑)。

《轻松+愉快》剧照|PR

小玄儿:那除了继续演耿军导演的作品,还会接其他导演的戏么?

演员张志勇:也会,如果觉得角色合适,故事也好,会接的。

小玄儿:您跟导演是发小,小时候有觉得耿军会成为导演,您会成为他电影的演员么?

演员张志勇:小时候没有,后来觉得, 他就应该是个导演。我们小时候喜欢听磁带,听郑智化,抽屉里都是。后来他就是喜欢电影,为了这个东西跑去北京,一直努力,我很佩服他。现在还能演他的戏,非常开心。

小玄儿:这次春节在圣丹斯过,会有什么特别的庆祝方式么?

演员张志勇:准备大家一起包个饺子,我做饭还是比较好的。只要我在,导演就不做饭了。

48452_5
演员徐刚 | ©️小玄儿

演员徐刚说起跟耿军导演的渊源时,用了“患难之交”四个字。他回忆说14年前,在北京跟人打架,受了刀伤住在医院里,耿军导演只是一个朋友的朋友,算是老乡,天天在医院照顾我。也是因为那次的雪中送炭,我们的感情非常好,也是他将我带入演员这个行业。徐刚在影片《轻松+愉快》中,饰演一个四处骗人的假和尚。

《轻松+愉快》剧照|PR

| “台词越简练,越要搞清每个词的意思。”——演员徐刚

小玄儿:听说刚开拍头几天,您就受伤了,之后休息了十天,才重新开始拍摄工作?

演员徐刚:对,一不小心,被人挠伤了,正好在脸上。

小玄儿:那电影里角色脸上的伤疤,是这次受伤导致的吗?

演员徐刚:那个是之前很早的了,我愈合能力比较强,也是一种特殊能力吧(笑)。

小玄儿:你们作为朋友这么熟,在拍摄过程中,会笑场吗?

演员徐刚:也会笑场,但是当一个镜头,拍摄了四五遍的时候,你就不会笑了,再笑就影响工作了,大家都累得不行了,毕竟这是在工作。

《轻松+愉快》剧照|PR

小玄儿:那您觉得这次饰演和尚的角色,对您来说有难度么?

演员徐刚:其实这个角色对我来讲,没什么难度。导演会执导你,然后自己再用点心,去揣摩行骗的人,是什么心态。旁边的摄影啊,录音啊,都是好朋友,他们都会帮助我。

小玄儿:在生活中,您遇到过骗子,或者有上当受骗的经历么?

演员徐刚:遇见过,但是没有被骗过。从小就见到这样的人,被骗也是一个概率问题。因为我本身也有骗子的潜质,所以别人骗不了我(笑)。

小玄儿:那导演工作和生活中,有什么不一样么?

演员徐刚:工作会很严厉,有时候会急眼。在拍摄的时候,他觉得你的角色没到位。我还不知道自己哪里没有到位,这种就得等一等,可能晚上跟导演坐下来聊一聊、理解了,第二天拍摄,可能就会好很多。

《轻松+愉快》剧照|PR

小玄儿:那演耿军导演的电影,台词不多,但是也并不容易对么?

演员徐刚:恩,是的,台词太简练了,但是你的理解其中的意思。每一个词之间,也许都有特殊的意思在里面。

小玄儿:这次拍摄的过程中,哪场戏拍摄的次数最多?

演员徐刚:那必须是在房间里和基督徒对话的那场戏,光吃带鱼那对话,就拍了三天。因为另一位演员,入戏也比较慢,需要两个演员不断的磨合。等两个人的语速和感觉都到位了,才行。总之,就是一种折磨,把你折磨够了,也就到位了,导演就过了。

48452_9

影片《轻松+愉快》的几位演员,均为业余演员出身,但是对待电影、对待角色、对待演戏这件事,一点也不业余,反而令人感受到他们的认真与真诚。相信他们跟着耿军导演的独立电影团队,继续拍电影、演电影、做事情,作品一定会掷地有声。


首发于微信号“小玄儿的电影推荐与漫谈”(微信ID:aboutmovie-xiaoxuaner)

小玄儿
小玄儿

移居加拿大的自由撰稿人,意外的离开了进击的广告行业,无意中把大量的时间花在电影和写作上,乐此不疲。 欢迎搜索添加我的微信订阅号:小玄儿的电影推荐与漫谈 或 微博:小玄儿的电影漫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