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計閱讀時間為: 15 分

《轻松+愉快》剧照|PR
《轻松+愉快》剧照|PR

圣丹斯作为美国本土,最负盛名的独立电影节,其中除了美国本土的剧情片与纪录片竞赛单元,也有着国际剧情片和纪录片竞赛单元。圣丹斯不仅仅为美国独立电影发声,更是全世界独立电影人的共享平台。

2017年,5%左右的入围率,更是让竞赛单元的作品,含金量倍加。而今年,在国际剧情片单元,赫然醒目的中国影片《轻松+愉快》,引起了我们的关注。这也是今年,唯一入围圣丹斯的华语剧情片。影片讲述了两个骗子、两个警察、一个护林员和一个基督徒,几个人在一个荒芜废弃的城市里,相拥相杀的故事。

圣丹斯电影节开幕第二天,帕克城就下起了大雪。当小玄儿见到《轻松+愉快》的主创人员时,他们说这里的雪跟东北老家相比,不算什么。零下十几度的气温,算是暖和的了。于是,在半山腰的一栋小木屋里,小玄儿对这次来到电影节的耿军导演、演员徐刚和张志勇,分别进行了专访。

导演耿军|©️小玄儿
导演耿军|©️小玄儿

|“独立电影是DIY作品,做到最好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导演耿军

小玄儿:《轻松+愉快》整部电影从构思撰写,到拍摄后期,一共用了多长时间呢?

导演耿军:2014年8月开始写剧本,到2015年3月份拍摄,剧本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前期筹备用了一个月,拍摄了50天,最后后期又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其中筹备,既包括了找投资,也包括了演员和排练的部分。整体来看,从2014年8月份写剧本,到2016年9月完成,一共花了两年左右的时间。

小玄儿:看起来这一次的新片,与您之前的《青年》一样,都是用几年的时间来创作完成一部作品,这是您对电影作品的一个常态频率么?

导演耿军:对,我做片子的时间,确实有点慢。有些公司对于我这个节奏,有点不太适应。但是对于我来说,因为不是流水线的产品,所以我得慢慢儿的把一个作品做好,这也是我对自己的一个要求。

小玄儿: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每一部独立电影,对您来说,自己的作品,对自己的交代,更重要一些?

导演耿军:对,因为做一个电影,太难了。我也不会轻易的去做一个电影,如果做得话,我就想把自己的能力水平,以及我能调动的资源,身边主创的人员都调动起来,去把一部作品做好。因为电影不是一个人的劳动,需要各方面的协调。我跟很多人解释,这是一个DIY电影,不是一个流水线电影。

|“从试映到圣丹斯,我是又平静,又激动”。——导演耿军

小玄儿:《轻松+愉快》这部电影在来圣丹斯之前,在国内试映过么?

导演耿军:其实试映过,在宋庄栗宪庭的电影基金会,试映过粗剪版和一个中间版本。最终完成版是今年的1月份,在尤伦斯艺术中心,请了很多圈内的朋友们,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小玄儿:那您觉得观众的反应怎么样?

导演耿军:这样的放映,其实对我来说挺陌生的,其实两年的制作过程,已经让我们对观众的反应,有点失去判断了。尤伦斯试映当天,其实很有意思。很多我自己都不太去在乎的点,他们还在乐,觉得感兴趣。我觉得那一刻,其实属于观众吧。

小玄儿:这部电影在创作之初,想过要来圣丹斯电影节展映么?

导演耿军:当时肯定是没想过的。在制作过程中,就像是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一样。完成之后,这部电影能去哪些电影节,这里有的是运气,也有的是机会。当然,能来这里,肯定是非常高兴的,这里毕竟是独立电影的一个最重要的影展。

小玄儿:对您来说,一直以来有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去到哪个电影节的目标或者心愿么?

导演耿军:其实这个更多的,也是看制片人的能力。他们根据已经完成的电影,来判断,来跟我商量,我们去这个电影节怎么样,或者那个电影节怎么样?那么当我们知道,这次可以来圣丹斯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太好了。当时接到通知的时候,制片人问题我:“你们怎么都不激动呢?,我都快激动哭了!”。然后,我就说,激动的哭是一种表达方式,我这个平静也是一种表现,我平静但是我内心也是很激动的,是一种“平静中的激动”。

小玄儿:这次来到圣丹斯,是想把电影卖给更多的发行方?

导演耿军:对,这次希望可以把电影推广出去。能有一个好的发行,对接下来的作品创作,会有好的帮助。毕竟电影作品到了后期,也是一种商品。因为拍摄电影这件事,确实很费钱,很费心力。如果商品化之后,可以收回成本,还能挣点钱,接下来可以继续搞创作,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

p2414687846
《轻松+愉快》剧照|PR

|“让别人了解自己的方式,就是不断的创作。”——导演耿军

小玄儿:这一次《轻松+愉快》也有众筹的部分集资,对您来说,这也是第三部剧情长片,之前也参加过很多国际节,包括金马奖的殊荣,是不是电影的筹资工作,越来越顺利了?

导演耿军:比以前肯定是好一些,现在国内的投资热度还是可以的,但也比较混乱,真正能谈到一起的不多,大部分都是院线作品的需求,对我来说,那个不是我的长项,我可能更适合做自己感兴趣的作品。

小玄儿:对您来说,金马奖最佳短片的获奖,算是一个重要的转折么?

导演耿军:金马奖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提升了个人的知名度。之后很多人那些不同的项目找到我,但是大部分都不合适。他们只知道我这个人的名字,但是不知道我的作品是什么样的,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只能不停的去创作。让人们知道,这个人还有这样的一个内容,这样的一种作品。其实导演是一个背后的工作,更多的了解一个导演,还是通过他的作品。

小玄儿:您现在会考虑接其他的项目吗?还是更专注于自己的作品?

导演耿军:其实也想接一些,但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很多作品,其实找别人拍摄更好,如果不是我擅长的,那其实对双方都不好。

访谈现场|©️小玄儿
访谈现场|©️小玄儿

|“即便作品70分,也要给自己100分。”——导演耿军

小玄儿:回到这次的新作品《轻松+愉快》,您觉得哪些地方最满意?又有哪些是您觉得不足,或者遗憾的地方么?

导演耿军:其实我做电影的状态是,越到后期,尽管这部电影是60分或者70分,但是我自己的满意度,是100分。因为我把自己的所有能力都用上了,但是他仍然肯定不是一个完美的作品。这是时候更重要的是清楚自己的能力,就像马拉松一样,我把所有的力气,都用上了,即便我只跑到了第60名,但是我自己还是很满意的。对待电影,我也是一样的心态。

小玄儿:有些导演到了后期,会越剪辑越觉得遗憾,您会这样么?

导演耿军:那电影就是一个遗憾的艺术,我到现在,可能也没有想出怎么做会更好,但是我知道,我现在把自己的能力都用上了,做到了自己水平的最好。也有可能,再放半年或者一年,我自己会看到一些缺陷。

小玄儿:对您来说,剧本的创作、执导演员拍摄,再到后期制作,有哪个部分对您来说,最具挑战么?

导演耿军:恩,其实对我来说,每一项的挑战都是不一样的。剧本来说,从构思、写作,到想象力的表达,我们三个人,包括另外两位编剧:刘兵和冯宇华,我们几个人合作,就够了。

在拍摄的时候,作为一个小剧组,我们工作人员最多的时候,也就23个人。拍到后来,有杀青也有走的,就剩下15个人。其实拍摄阶段,也有拍摄的难处,会遇到这个阶段的问题。我作为当地人,也承担一些当地制片的工作,哪里可以拍,哪里不能拍,哪里可以达到理想效果?摄影师对画面也有自己的要求,所以我惯性是,到了拍摄日的第十天左右,我就开始上火,嘴起大泡,就开始不想干了。早上起来坐在那儿想:现在在做的事,有什么意义? 拍摄电影其实是个很无聊的重复工作。

而那到了剪辑的部分,你又会因为一个细节,在同一个地方打转、停留半个月的时间。影片的节奏也会磨掉半年的时间,其实都有挺有难度的。

|“不断的去找寻更好的拍摄方式,对我来说是个挑战。”——导演耿军

小玄儿:您之前也提过,因为考虑到拍摄成本的控制,您会在写剧本的时候,就注意一些场景的刻画,尽量让拍摄可以简单又有效。这样的局限对于您来说,也是一种创作上的激发么?

导演耿军:对,比如说,我不能拍摄故事人物在城市里飞行的镜头。那这样的剧情不可以出现,什么样的剧情,比这个更有效果?那这个在创作的时候,是一个挑战。我要考虑到,可以拍摄,又有效果,完了这样拍摄达不到,换一个方式,这样拍摄可能比那样效果更好,这个是剧作本身的一个挑战。

小玄儿:这次的《轻松+愉快》中,最后的一个镜头,是黑色夜景里,打了灯光,还下了大雪,算是您电影里一个比较虚幻的镜头么?

导演耿军:恩,是的。因为我们的灯光非常有限,但是又要拍摄出那种,有点美好感的地狱的感觉。但是摄影师非常聪明,他说用绿色的灯光,在再远处用微黄的灯光,打出一个进入地狱的通道。因为我们用的高速摄影,于是把演员的动作放慢。那天非常有意思,拍着拍着就开始下雪了,后来又停了。后期剪辑的时候,我跟剪辑师都决定用下雪的镜头。正好前一个镜头是烧尸体,接上这个镜头,又像是骨灰在天上飘。这也是天时地利,就赶上了。

|“自嘲是我们的一种生活态度。”——导演耿军

小玄儿:您是因为在东北生长,潜移默化的影响您,有着一种“黑色幽默”的感觉么?

导演耿军:其实我是20多岁的时候,才知道“黑色幽默”这个词。后来我自己感觉,“黑色幽默”的意思是什么呢?有点无政府状态的,在正常秩序之外的感觉,不在法制的思维里。当然这里也有一些,故意的成分,毕竟是一个多小时的电影,观众看的时候需要有趣味性。就要表达你要讲的东西,又要兼顾趣味性。东北人确实比较有趣,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可能随便说两句话,也会有很有幽默感的东西出来。

小玄儿:是有一种自嘲的感觉在里面么?

导演耿军:其实自嘲是我们的一种生活态度,我们每天都在相互打击,以打击别人树立自己信心为目的,我们几个人都是这么活着的。

|“故事里的人物说一句废话,都是对角色的伤害”——导演耿军

小玄儿:您从最开始,写很多有趣的情节点,到真正把他们组成一个故事长片,这是怎样的一个写作过程呢?

导演耿军:因为剧本写作的时候,会写很多东西,很多细节。你觉得有趣,你就会写出来。而当这个故事变成一个整体的时候,你就会抛弃很多。里面很多有趣的东西,你会不舍得放弃,但是编剧刘兵老师就会说,你拍摄了这个情节,你也用不了,因为一个故事需要整体感。到最后,还是要做减法,包括我们台词。在开拍之前,我们台词做了三次瘦身,让对白更精准。

因为故事里的人物说一句废话,都是对角色的伤害。除非我这个角色的设定,就是不断的说废话,但是即便是废话,也是要有劲道的,也是有意思、要言之有物,有自己的语感和风格在里面。

导演耿军|©️小玄儿
导演耿军|©️小玄儿

|“故事的风格,决定了它的节奏”——导演耿军

小玄儿:这一次,您的《轻松+愉快》这部作品,不仅仅是对白非常的精炼,就连人物对话之间的空隙,都是一个略慢的节奏,您是故意的么,留给观众去体会当中的意境?

导演耿军:这一点其实取决于我故事的风格,风格决定了节奏。因为不是脱口秀的节目,一句接一句的顶着说。这个风格和节奏是统一的,你一言我一语之间,需要有一个思考的时间。人物角色们,每个人都藏着自己的心眼,他们回答别人的问题,没有那么快的,所以留了一个比较物理的时间。

小玄儿:听说您以前会把别人对您的批评,都记在小本本上,现在还会吗?

导演耿军:那个是年轻时候的事了,20多岁的时候,把自己的片子给好朋友看,那会儿得了肺结核,在得病期间拍了一个短片,养了半年多病好了,就把短片拿给在北京的文艺青年看。看完之后,就受到了致命打击。我们叫“精神想法粉碎性骨折”。他说我们的短片,要内容没内容,要形式没形式,角色也不成立什么的。我记得小本上,不是为了要干他,而是为了下次别犯这样的错误。那个小本现在还留着呢,但是就不了,因为现在记不过来了(开玩笑)。现在因为自媒体,微信啊、豆瓣啊,我也不太看了,一个人一个世界,表扬和批评都是每个人自己的理解。也是越来越厚脸皮了。

|“在自己能做到的范围之内,找自由。”——导演耿军

小玄儿:那您对更多的,未来要做或者想做独立电影的人,您有什么经验之谈可以分享给大家么?比如资金的困难啊,创作上的瓶颈之类的。

导演耿军:其实资金的部分,还是比较好解决的,就是你有多少钱,就干多少钱的事儿。你有一万块钱,就不能拍十万块的电影。一定要有简约的构思,好完成的场景。在自己能做到的范围之内,找自由。这个还是挺重要的。

|“我也是大环境里,犯罪的一个参与者”——导演耿军

小玄儿:关于您这部电影的主题,之前您提到过,是一种带着罪恶感的生存,您能解释一下背后的含义么?

导演耿军:恩,对。我之前说过,这是给我们时代的一曲挽歌。生存在这个环境里,你自己喝完酒之后,也会有罪恶感,罪恶感不是因为酒,而是对自己有罪恶感。或者是第二天,酒醒了,想想自己身在何处,在做什么,我自己本身就会有罪恶感。

小玄儿:这和危机感还有焦虑感,有什么不同吗?

导演耿军:还是一不样的,其实我觉得有时候,自己也是一个犯罪的参与者。是一个大环境里,坏事情的参与者,有这样的感觉。

|“为了600块路费,我把留了一年的长发给剪了。”——导演耿军

小玄儿:这次影片全是在您老家拍摄的?

导演耿军:对的,黑龙江鹤岗,这部电影是我们老家“最好的一个宣传片”(开玩笑)。场景是大约30-40年前的工业废墟,故事中人物成长的环境与他们的心境,是在一个时间长河里的。

小玄儿:这次在圣丹斯过春节,没有在老家过年,您接下来几天,有什么安排?对下一部影片的计划,又是怎么样的呢?

导演耿军:准备忙完电影的宣传活动,看一看今年影展的一些新电影。下一部作品,是一个关于复仇的,充满戏剧色彩的故事。

小玄儿:最后问您一个个人问题,听说您年轻的时候,也是摇滚青年,留过长发,什么时候改变发型的?

导演耿军:头发掉没了,就改变发型了呗(开玩笑)。其实我是19岁离开家的时候,中专毕业,我不读书了之后,我就在家写了一年剧本。白天11点才起,夜里2点钟也不睡。然后我妈就觉得,难道我们家要出一个作家?其实她不知道我写的是剧本。

我在我的小屋里,有个写字台。那个时候我就留了一个差不多齐肩的长发。然后走在我们那个霍胜屯的马路上,就有人说:我靠,霍元甲来了。但是好景不长(笑),等我20岁要去北京的时候,管我爸要路费。他说你要出门,得把头发剪了,不然不给你路费。他怕我出门跟流氓一样,回头被抓起来了。结果我就只能把头发给剪了。到了北京之后,虽然也喜欢摇滚,但是就没再留过长发。

在采访结束后,当小玄儿问起影片的卡通风格海报时,制片人介绍说:“这次《轻松+愉快》的海报,是特意找了一名艺术家朋友:“烟囱”创作的。他的作品风格与这部影片的气质非常吻合,有一种“严肃的幼稚和笨拙”。我们试图找到一种更丰富的方式来延展电影,比如海报,其实也是平行于电影的一种创作,未来希望有更多空间和艺术家们合作。导演对于影片的定位也非常清晰,一部像成人卡通片的真人电影,既现实又荒诞。”。

《轻松+愉快》圣丹斯电影节版海报|PR
《轻松+愉快》圣丹斯电影节版海报|PR

据悉,《轻松+愉快》在选送影展的同时,也计划未来在国内上映,虽然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制片和主创们还是满怀信心的,希望影迷们可以耐心等待。


首发于微信号“小玄儿的电影推荐与漫谈”(微信ID:aboutmovie-xiaoxuaner)

小玄儿
小玄儿

移居加拿大的自由撰稿人,意外的离开了进击的广告行业,无意中把大量的时间花在电影和写作上,乐此不疲。 欢迎搜索添加我的微信订阅号:小玄儿的电影推荐与漫谈 或 微博:小玄儿的电影漫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