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长城陷落 (第七季 / 第七集 龙狼聚首 ‘THE DRAGON AND THE WOLF’)

花了七年时间,尸鬼大军终于抵达了绝境长城,而且他们多了一个好帮手。就像托蒙德(Tormund)和贝里(Beric Dondarrion)看到的,漫山遍野的排成队形的尸鬼大军咆哮着蹒跚移动就像可怕的呼啸划破天际。夜王(The Night King)跨着被他唤醒复活的韦塞利昂(Viserion)飞过长城。韦塞利昂不断地喷出蓝色火焰,最终让这座已经矗立8000年之久的城墙轰然塌陷。伴着他们头顶上盘旋着的韦塞利昂,尸鬼大军突破长城防御进入北境,维斯特洛的战役才刚刚拉开序幕。by JAMES DYER

9: 浴血黑帮 (第四季 / 第八集 比武审判 ‘THE MOUNTAIN AND THE VIPER)

当奥柏伦·马泰尔(OBERYN Martell,佩德罗·帕斯卡 Pedro Pascal扮演)王子期待的伊尼戈·蒙托亚(译注:美国著名小说家和影视编剧威廉·戈德曼小说《公主新娘》的主人公)时刻终于来临——和强奸并杀害他姐姐的“魔山”格雷果·克里冈(Gregor Clegane,哈弗波·朱利尔斯·比昂森 Hafþór Júlíus Björnsson扮演)一决生死——而且差点就成功了。当然,在维斯特洛里是不会发生的——当每个人都以为“红毒蛇”(奥柏伦·马泰尔的绰号)已经稳操胜券的时候,“魔山”乘机扭转战局,挖出我们英雄的眼睛,并用一种令人震惊的野蛮方式砸碎了他的大脑。如果真要说些什么的话,这是《权力的游戏》里最为血腥的一个时刻。By BEN TRAVIS

8: 绿色地狱 (第二季 / 第九集 黑水大战 ‘BLACKWATER’)

“尿在野火,小鸡不保”,这只是维斯特洛一个老水手的谚语,直到黑水大战之前,野火还只是一种传说。当提里昂·兰尼斯特(Tyrion Lannister)为了阻止史坦尼斯·拜拉席恩(Stannis Baratheon)对君临城的攻击而挺身而出,用最辉煌的出乎意料的方式赢得胜利时,一切都变了。整个七季里,它仍然是迄今为止最好的最令人满意的军事战略之一,拜拉席恩舰队几乎完全被这支火焰箭摧毁。并不仅仅是烧了小鸡。By JOHN NUGENT

7: Fall Barn (第一季 / 第一集 凛冬将至 ‘WINTER IS COMING’)

“有人巴不得你死,我觉得这个事情对十岁的小孩来说还真点有为时过早。” 布兰·史坦克(Bran Stark)的扮演者伊萨克·亨普斯特德-怀特(Isaac Hempstead-Wright)笑着说。《权力的游戏》第一季第一集就用一个令人震惊的结尾为整个系列确立了无情冷酷的基调,其中身穿闪亮盔甲的英雄般骑士詹姆·兰尼斯特因为小男孩目睹了他和自己姐姐的偷情而将布兰推出了城堡塔的窗户。“为爱而为之”,这是真的。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亨普斯特德-怀特回忆说,“‘好吧,她和自己的弟弟发生了关系,我的天哪,这太糟糕了。’但主要是确保我没有看到那个性爱场面。只是我的父母和其他演员早就为此浮想联翩了。”对亨普斯特德-怀特来说更令他激动的是绑着一根线攀上了一个中世纪城堡,虽然十米高的坠落镜头是替身特技演员完成的。

就像那一刻的黑暗和恐怖一样,布兰从这刻开始就瘫痪了,只能在他神秘的梦境中行走。到拍摄时,这个年轻的演员早已习惯了故事的基调了。毕竟,他是奈德·史坦克在孩子前面处死守夜人这个场景的一部分。“你看到肖恩·宾像踢球一样踢着斩首的脑袋,这在某种程度上也降低了部分的戏剧性和引起的创伤。”伊萨克·亨普斯特德-怀特说到。随着即将迎来的斩首、焚烧和酷刑的七季拍摄,或许对布兰来说提前迎来人生早课未免不是件好事。 By HELEN O’HARA

6: 唤醒死者Raising the dead (第五季 / 第八集 艰难堡 ‘Hardhome’)

《艰难堡》里的高潮是整个《权力的游戏》系列里最紧张的时刻:当琼恩·雪诺和惊慌失措的野人部落仓皇逃离永恒寒冬的大军时,敦刻尔克发生了超自然的惊人时刻。不详的气氛扑面而来,决定性的时刻是这个系列很少出现的大恶人夜王抬起了他的手,复活了战场上的每具尸体,和琼恩彼此对视。

“我生动地记得当时躺在沙发上看着剧本想着:上帝啊,太神奇了。”夜王本人理查德·布雷克 (Richard Brake)说到。这是第一次夜王这个角色令人不寒而栗的实力展现,而布雷克在这个系列里最大的挑战是需要花费六小时的化妆才能让他转变成为维斯特洛大陆最高级别的冰魔。“隐形眼镜是能放进人眼里的最大号了,”他透露说,“绝对痛苦。我只能保持四个小时,然后他们不得不需要三个人按住我的脑袋重新把它塞回去。好在算是值得的。”

布雷克独自窝在拍摄现场的角落里。“我是一个伟大的冥想者,我只是呆在非常黑的地方。这样很容易保持自我,因为我是一个外表怪异的生物,何况也没有人想和我说话。”接着他和基特·哈灵顿(Kit Harington)怒目相对,光明和黑暗的力量终于狭路相逢了。再接着,就是酒吧。

由于档期问题,布雷克不再扮演夜王了。但是感谢这个时刻,他依然受到很多粉丝的拥戴。他们真是一群有趣的人,“那里有很多夜王的纹身。”布雷克笑着说,“人们爱戴他。我觉得很多人希望他能够坐在王座上。这有点疯狂,至少可以这么说。” By NICK DE SEMLYEN

James Dyer
James Dyer

美国娱乐杂志《帝国》(Empire)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