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影周记】我眼中的“布莱克”和“China”们

本文为迷影周记,来自迷影编辑部的原创作品。

看完肯·洛奇(Ken Loach)执导的《我是布莱克》(I, Daniel Blake, 2016),我对欧洲的记忆又涌现了出来。且不说影片的现实还原度有多少,起码展现的事件和人物都是真实可能存在的。

46319_1
《我是布莱克》海报 | 来自网络

回家上网搜索英国社保体制的相关资料,发现一条一年前的旧闻: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英国工作和养老金部发布的数据显示,至少2600名享受政府救助金的病人和残疾人在被裁定‘重返工作’的数周后死亡。”

看来,布莱克远远不止一个。

按照影片中的逻辑,布莱克因为心脏病,而丧失了劳动力(根据他的全科医生、心内科医生以及理疗师的判断),于是他去申请因残疾而无法工作的救济金,然而一位医疗健康护理人员却裁定他可以继续工作,驳回了救济金的申请。

在等待上诉的过程中,布莱克被建议去申请失业救济,但是领取条件是必须积极地找工作,参加就业培训。而事实上,他因为心脏问题,就算找到工作,也无法就职。在这样尴尬矛盾的状况下,布莱克为了捍卫仅剩的尊严,决定不领取失业救济,而是等待前一种救济金的上诉结果。就当希望的曙光即将出现,布莱克却倒在了救济中心的卫生间。

抛开布莱克的例子,仅仅从社保体制来看,是健全且合理的。参照法国的社保体制,因生病丧失了劳动力的人(arrêt maladie),会得到医保的赔偿,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公司,一部分是基本医保(sécurité sociale)和补充医保(mutuel),大约等于全工资的百分之七八十。

此外,失业的人确实会有失业补助,就相当于我们国内的失业险(cotisation chômage),每月从工资里扣除的险金加上公司为个人缴纳的险金,就是为了在失业时期,让失业者得到保障。

英国同法国类似,都有所谓“平摊风险”(mutualisation des risques)的社会保障体系,无论是生病、失业或退休,都会得到一定的救济金;但如果你又勤奋工作又不生病又年轻有力,那只能说你“活该”!事实上,这样的体制造成了大量薅羊毛的懒人,他们完全依附于这样的体制,苟延残喘。

回到《我是布莱克》,既然体制如此健全,为何还能造成这样的悲剧?问题首先出在裁定他可以继续工作的那位医疗健康护理人员身上,我们可以指责她工作死板、不严谨、不负责任,而这背后正是英国行政体制的僵化和官僚。

此外,据了解,影片中的该机构已是英国政府外包给美国的公司,其运营体制是否会因此更加复杂?其次,就算被驳回救济金,基本的医保赔偿在哪里?影片似乎对此避而不谈(由于笔者并不了解英国体制,只是参照法国体制推测),前雇主是否有相应的工伤赔偿?

46319_2
单亲母亲和布莱克在免费食物领取处 | 来自网络

由此感慨,一个相对健全、运行已久又试图在规避漏洞(领失业救济必须找工作的体制近年才有)的体制,必然会带来相应的刻板、程式化和不近人情;相反地,一个年轻、灵活却到处可以打擦边球、通关系的体制,难道不会有相应的其他问题吗?

影片中除了有心脏病的英国老人布莱克,还有带着两个不同肤色孩子的单身母亲和绰号叫“中国”的,靠着中国山寨走私货物的黑人小哥。

之所以选择后两者(看似是比布莱克更弱势的群体),是为了造成某种对照性。无论是被迫卖淫的单身母亲(性别对照)还是靠着中国试图发横财的黑人小哥(种族对照),他们为保全生活而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尊严。从影片效果来看,选择一个本土老头的如此遭遇,确实更能针砭时弊。

46319_3
单亲母亲一家被救济中心驱赶 | 来自网络

观影过程中,几次引发的笑声都源自于“China”这个人物。黑人和阿拉伯人群体事实上已经成为欧洲各国的一大“祸害”,赶不走、除不掉。他们各种坑蒙拐骗偷,加上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隐患,让人避之不及。

可我们不能否认的一点是,他们在以自己的方式存活下去,其中的狡黠和卑劣,相比于老派欧洲人的骄傲,的确更能保命。

肯·洛奇通过“China”,展现了他的“中国想象”,在经济低迷、社会种族问题混乱的欧洲,也许中国变成了一根救命稻草,更确切地说,是金矿。

我有一个法国朋友,严格说来是出生长大在巴黎的非裔黑人女孩。一次相约逛街时,她对着店里昂贵的假头套,说道“听说中国广东有很多生产假头套的工厂,如果我能够有进货渠道,以一顶100元左右的价格买进,到欧洲再以100欧的价格卖出,岂不是赚翻?”我诧异地问道“为什么假头套在这边会有这么大的需求量?”她解释说“我们黑人女孩会有编发的传统,长期以来导致头发稀疏,可我们也会向往像欧洲女孩那样的浓密的散发,所以只能寻求假发套的帮助……”

后来,她果真联系了一个广东的厂家,生意已经从巴黎做到了伦敦,上个月告知我,她已经彻底搬到了伦敦。

原来,不仅有众多“布莱克”们,还有很多“China”,一个在体制下相信、遵从体制而无助,一个灵活把握生存现状而能找到别样的出路,他们不只在英国、法国,也在我们身边。

Piggy
Piggy

「 爱电影又八卦的小猪猪 」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