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PR

德国女导演瓦莱斯卡·格里巴赫(Valeska Grisebach)的第二部长片《西方》(Western)入围第70届戛纳影展的“一种注目”单元,这是她第一次入围戛纳,她带给观众的,是一部表面上朴实无化,但只要花一点耐心,就可以换来许多迷人时刻,并且令人回味再三的内敛作品。

主角蒙哈德(Meinhard NEUMANN饰演)是一位退伍军人,参加一个德国在保加利亚、希腊国界附近山区的水力发电场建筑工程,在百无聊赖的基地上,一群大男人想着寻村里的女孩开心,他却一副事不关己。独来独往的他开始和当地村民有了来往,尽管语言不通,但他似乎慢慢被接纳成为一家人,但似乎又不是如此?


电影的形式与剧情结构皆朴实无华,本片影像风格追求的是如实呈现山间乡村地景的真实色彩与光影,而故事中并没有发生任何特别重大的事件。表面的平淡与缓慢的节奏,很容易让观众丧失了专注力,但在这一切平淡之下,却潜伏着人与人之间因各种情感、权力而产生的张力,这些幽微的张力让影片的氛围时而纯朴动人,时而暗涛汹涌。

故事的张力来源之一,是历史与政治。保加利亚过去曾受德国侵略,今天德国人因为先进的工业技术,变成来帮当地盖基础建设的援手。从敌人变暂时的邻居,村民起初对这些德国工人的不信任,以及德国工人私下聊天时不经意流露的优越感,看在拥有全知视角的观众眼里,在在增加了两个阵营关系的张力。

《西方》|©️PR

张力的另一个来源是本片的剧情形式,本片名叫做“西方”(Western),又是一个关于开垦荒野(在山野建筑水利工程)的故事,我们也可以将本片看作一部德国版的「当代西部片」(contemporary western)。西部片发展到21世纪,已经不尽然是关于牛仔与盗匪、牛仔与原住民之间正邪对抗的故事,更多时候,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没有归属的个人,和荒野、和陌生族群之间的故事。在德国工人之间格格不入,又有军人背景的蒙哈德虽然是德国人,骨子里正是这样的典型西部片人物。我们在片中就是这样跟着他和村民一点一点建立信任,在这段过程中,我们也看到许多令人心动的一幕,例如主角和村民虽然语言不通,却和其中一个男人发展出情同手足的交情,他和这男人的一场交心长谈,画面上两个角色用最简单的语言与最真诚的眼神交心,是这部电影最令人难忘的一幕。

美国的西部片总将化外之地视为应许之地,在《西方》中,主角也对村民朋友说,保加利亚的这一片山头宛如天堂。只是,应许之地从来不是西部英雄的归属。然而,就是这个孤狼与众人的人生交会时的曙光与遗憾,成就了一个值得细细品味的佳作。


版權合作©️放映週報

洪健伦
洪健伦

中央大學英文系碩士班畢業,曾任「MUZIK ONLINE」網路編輯和《放映週報》主編。書看得不夠多,自認不是文青;買不起時尚的行頭,也當不起假文青。只是喜歡表演,喜歡電影,喜歡音樂,喜歡照著自己的步調探索銀河。